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两百四十章 书生

  回宫的半路上,马车在一处人潮拥挤的地方被拦下了。和夏掀开帘子往外看去,一群衣着鲜亮的年轻人正围着一个白衣书生打骂。书生楚楚可怜的模样落到和夏眼中,不由腾升出不悦来,果断下了马车,喝住那群人。

“看你们衣冠楚楚的样子,何必去欺辱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呢?”

和夏振振有词,那书生的背影一僵,缓缓转过身来。和夏望去,入目的是一张格外清秀的脸,唯一的瑕疵就是上面被划伤的红痕。

水润的眼眸望着和夏,书生顿时呆住了。

和夏没注意书生的表情,只顾得上与那群年轻人对峙。

“哪来的姑娘?这么喜欢多管闲事。”为首的年轻人笑得格外轻佻,竟伸出手想去触摸和夏的脸蛋,没想到半路被什么东西打了一下,火辣辣地红了一片。

“谁?谁偷袭本少爷?”

宋雅手里举着一张小巧的弹弓跳下马车,蔑视地盯着他看了几眼:“狗东西,我姐姐也是你能摸得的?再有下一次,我就把你的手卸下来当肥料!”

和夏手托下巴摇了摇头,补充建议道:“不妥不妥,还不如放油锅里炸了让他尝尝自己的肉味呢!”

“好主意!”宋雅笑了起来,盯着那人的手,那眼神饥渴的,恨不得当场给卸下来试一试。

吓得差不多了。和夏收了收尾:“他何处冒犯了你们,至于在大街上被你们打骂呵责?”

见和夏与宋雅以及她们身后的家丁均气度不凡,为首的年轻人咬咬牙开口:“他冲撞了我。”

“是吗?”和夏提了音调反问。

“才不是呢!是他们故意找茬寻这个书生玩笑呢!”

“对啊!”

“可怜书生手无缚鸡之力,根本没办法跟他们讲道理。”

围观的百姓纷纷仗义开口为书生打抱不平。

和夏耸了耸肩,微笑道:“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各位,你们还有什么好说的?”

为首的年轻人冷哼一声,傲然道:“就算是这样又有什么关系?我乃堂堂镇国大将军的外甥!你们谁敢惹我?”

他傲然,宋雅比他更傲然。当即赏了他一个石子儿,露出一个标准的冷笑道:“管你是张三还是李四!见到本公主统统给我跪下磕头!”

年轻人很不服气,拌嘴道:“你如果是公主,那我就是皇帝了!”

“啪!”脆生生的巴掌声久久不绝于耳。和夏甩了甩手,脸上肉都没几两,硬梆梆的硌手。

“你,你敢打我?”年轻人捂着脸不敢置信,声音中竟带着一丝委屈。

和夏讥讽地睨了他一眼:“打你怎么了?打你还是轻的!竟敢冒充皇帝陛下,你有几个胆子够砍?”

可怜年轻人死都不相信,非得一群牛逼轰轰的穿着皇家徽印的侍卫跑来护驾才吓得一屁股坐到地上求饶。

“抓回去,赏板子!”公主殿下手一挥,颇有英豪之气。

他被抓走之前,和夏补了一句:“你得给人家医药费呀!”

闻言,年轻人哆哆嗦嗦地从裤腰带出解下一个钱袋子,正打算从里面取出一锭银子给她,没想到和夏一把夺去了,掂掂分量,挺满意的。

“都要去领板子了,不知道还有没有命回来。倒不如全给了他,就当作是做善事了。”

第两百四十章 书生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