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鬼子空袭

  陆水城东向大海,北临龟山,西靠黑山,南临东湖。东湖连着长江,紧挨大海。龟山与黑山之间有条峡谷,峡谷两边分别是公路和铁路。

陆水城内河湖交错,此城既是江南水陆交通咽喉,其西面的黑山也是矿藏众多之地,更是敌我双方在军事上的必争之地。

1940年4月初,鬼子为打通江南水陆咽喉,谋夺陆水黑山丰富的矿产资源,特派混成独立师团板源师团攻打并夺取陆水城。

随之,陆水城血战爆发。

负责镇守陆水城的是国军A19旅。

少将旅长胡振兴年约五十,一米七六的个头,在这样的年代,他这样的身高已经属于鹤立鸡群的高大威猛。他出身于西北军,甘肃人,马上战将。在中原大战的时候,他和他的骑兵连的长马刀曾经让蒋军闻风丧胆。

时过境迁,10年之后的胡振兴现在已经是国民革命军的少将旅长了。那场中原大战,最终蒋军获胜。胡振兴所属部队归顺了老蒋。

以胡振兴的个性,他既然率部归顺了老蒋,他就必定忠诚于老蒋。虽然,他不是老蒋的嫡系,但是,他多年来的忠诚表现,让他也颇受老蒋的器重。他的A19旅,无论兵员还是装备,都与蒋军嫡系的待遇差不多,拥有炮兵营、骑兵营、警卫营、机枪连。

实力很强大!

对于其他那些杂牌军而言,胡振兴的部队已经算是老蒋的嫡系部队了。

胡振兴率领的A19旅原本是援军,接替前陆水城守军A38旅。但是,胡振兴万万没想到的是自己率部驰援到陆水城,他的A19旅却成为了陆水城的守军。声言出城休整几天的A38旅再也不见踪影,而新的援军则是迟迟未到。

A19旅陷入了空前的危机。

这次守城之战,可不是胡振兴部的特长。他的部队更擅长于在山地和平源之间的策马冲锋,挥舞长马刀砍杀。

鬼子师团长板源井武也是年约五十岁,中等身材,不胖不瘦,长得很匀称。他指挥鬼子在数天炮轰黑山阵地、夺取黑山阵地之后,便坐镇黑山,指挥归他所属的海陆空三军共万余鬼子攻击陆水城。

“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

每一阵机声轰隆掠过陆水城上空,便会有一阵密集的“大铁蛋”扔砸下来。

“轰轰轰轰……轰轰轰轰……轰轰轰轰……”

鬼子不停地空袭陆水城。

鬼子军舰不停地炮击陆水城。

鬼子的几支步兵联队包围了城外的国军阵地,也包围了陆水城。鬼子的坦克不停地朝城外的A19旅各团阵地冲击。

炮火纷飞。

A19旅的骑兵营、炮兵营都在鬼子空袭和重炮轰击中已经丧失殆尽。陆水城,断墙残壁,硝烟滚滚。

不少民居遭鬼子炮火轰炸而坍塌,在鬼子军机的轰炸下,民众死伤无数。

“挨千刀的小鬼子,凭什么轰炸我们手无寸铁的老百姓?凭什么?”

“畜生,畜生!为何总在俺们头上拉屎?”

“爹……爹……呜呜呜……你死的好惨啊!”

“娘……娘啊……娘……今天是您的五十大寿啊!为什么您偏偏今晨离铁牛而去?”

老百姓血泪控诉声十余天都没停止过。

战火尘埃形成的雾霾,多日弥漫在陆水城和四周前沿阵地的上空,久久未散。

黑山阵地已经被鬼子所占。

东湖也游荡着鬼子的军舰。

东门城外码头,驻满了鬼子的海军陆战队。城外北面,所剩唯一的龟山A19旅阵地已成火海。

东湖水面一片血色,死鱼浮现,死尸横浮。

然而,胡振兴旅长率部拼死守护陆水城,怎奈鬼子科技先进,在空袭和炮火轰击多时的情况下,A19旅三千多将士伤亡惨重。

4月13日正午,胡振兴率领卫队和旅部部分军官走出陆水城,到前沿阵地视察。旅部参谋长、“两头蛇”傅里真却因胃疼,从前线指挥部里被卫兵抬回了城内的旅部。

听说胡振兴出城到前线指挥部视察,三团代理团长、“智多星”萧锋赶紧从阵地上往指挥部跑。三团警卫排的官兵前呼后拥,在枪林弹雨中,护卫着萧锋跑向指挥部。

平素,都是“两头蛇”、旅部参谋长傅里真呆在前线指挥部里指挥三个残缺不全的团作战。今天,傅里真因为胃疼的厉害,正午休战之时,便被警卫员抬着回到了城内。所以,胡振兴不放心,亲自出城,到前线指挥部指挥作战。

“智多星”萧锋年约二十五六岁,身高一米八零,国字脸,胡子被刮得干干净净。他一身戎装,缠着武装带,腰间左右两侧各别着一把勃朗宁HP-35手枪,腰背部则别着一把用真皮刀销包裹着的杀猪刀。

他英挺威武,帅气阳光。

10年前,16岁的他,是中原山林的一个小猎户,因为与财主争夺一只猎物而家破人亡:师父被杀,师妹失踪。路过山麓且参加中原大战的时任西北军连长的胡振兴营救并收留了他。

于是,萧锋由一名马夫开始,由于枪法精准而受到胡振兴的重视及培养。10年间,随着胡振兴军衔的不断升级,萧锋也由小马夫先后晋升警卫员、班长、排长。1932年12月到1933年2月,时任警卫班长的萧锋追随胡振兴营长,被调往赣粤闽边区“剿匪”,在对苏区第四次“围剿”中,因不适应红军的高度灵活作战的游击战术而败北,萧锋为保护胡振兴而身负重伤。

1934年11月27日至12月1日,时任警卫排长的萧锋追随胡振兴团长被调往参与著名的湘江战役,因为保护胡振兴而再次身受重伤。萧锋两次为保护胡振兴而身负重伤,让胡振兴对萧锋刮目相看,被胡振兴视为儿子一样看待。随后,萧锋被选送到南京中央陆军军官学校念书,专业学习术科。

萧锋用三年时间,学习了典范令、战术学、军制学、兵器学、筑城学、交通学、地形学、通讯学、航空学、战车学、瓦斯学、输送学、军队教育、卫生学、经理学、制式教练、战斗教练、野外演习、实弹射击、与小部队之指挥练习等等,尤其是在步兵榴弹炮教练、八二迫击炮教练、以及各种加农炮和马克沁机关枪教练等术科方面更是取得了优秀的成绩。

全面抗战爆发后,萧锋刚好毕业,以他优秀的学业成绩,他本可调到蒋氏嫡系部队任营长职务的。但是,为了报答恩人胡振兴,萧锋主动申请调回到A19旅任职。当时,A19旅作战部队没有什么职务空缺,胡振兴只好让萧锋出任自己的警卫营营长,这是一个新设的职务。也就是说胡振兴为了安排萧锋,特意将他的警卫连升格为警卫营。

萧锋从此追随胡振兴南征北战,抵御倭寇入侵。

此后每次胡振兴遇险,吸取前两次替胡振兴身负重伤的教训,萧锋都能机智地为他化解,因此,萧锋在胡振兴的五十寿辰时被胡振兴赞誉为“智多星”,萧锋也被A19旅的官兵誉为“智多星”。

言归正传。

这天上午,在鬼子的空袭和炮击事件中,三团团长牺牲,胡振兴当即任命心腹爱将萧锋为三团代理团长。胡振兴等这个空缺太久了。而萧锋自军校毕业后,也一直在等待机会到作战部队任职,以实现自己浴血沙场、保家卫国、马革裹尸的夙愿。

马革裹尸,那是军人的终极追求目标。

而刚接任三团代理团长的萧锋,在这个血与火的疆场上,尝试着用游击战术,打退了鬼子三次冲锋,打死打伤鬼子六十余人。

胡振兴是萧锋人生中的贵人和恩人。

听说胡振兴要来前线指挥部,萧锋便赶紧前来迎接。尽管在同一支部队,平素也是朝夕相处,但是,因为萧锋任代理团长坚守阵地,与鬼子浴血奋战半晌,也离开胡振兴半晌。

这半晌的分别,对于萧锋而言,如同与胡振兴分别了半年。毕竟,他们情同父子,之前他们朝夕相处也习惯了。

此时此刻,萧锋听到胡振兴来了,心情十分激动。

萧锋虽然刚接任代理团长不久,但是,他不仅打退了鬼子的三次冲锋,守住了阵地,而且打死打伤鬼子六十余人啊!对于伤亡最惨重的三团官兵而言,可是一个极大的鼓舞,对其他两个团的官兵也是一个鞭策。

萧锋出任代理团长仅半天,便赢得了三团官兵的爱戴与拥护。因此,萧锋决定趁热打铁,他要恩人提出建议,这仗不能再象之前那么打了。再如此血拼下去,A19旅的资本就没了。而且,即使拼光了老底,也守不住陆水城。必须借鉴第四次反围剿时红军的高度灵活的游击战术。萧锋曾在第四次反围剿时,吃过红军高度灵活的游击战的大亏。他对红军的那种战术记忆犹新。

没错,一定要学习那种战术。

说来也怪,胡振兴刚刚到达城北龟山前线指挥部,鬼子十三架飞机便呈品字形飞掠而来,接二连三扔下了数十枚炸-弹,空袭前线指挥部。

似乎,鬼子算准了胡振兴会在此时进入前线指挥部的。

鬼子空袭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