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神奇杀猪刀

  梅瑞瑛蹲下身子,帮忙牵拉系着手雷和手榴弹的线绳,笑道:“你不也没走吗?你不怕死,我会怕死吗?为打鬼子而死,死得光荣,死得其所。这场阻击战,我和你一起行动,我听你这个智多星指挥。”

萧锋见情况危急,也顾不及许多,便说道:“好了,不废口舌了。现在埋好雷了,洞里的火把别灭。你让秦队长别打了,咱们一块跑到洞外上面的大树上去。一旦鬼子进入山洞搜索,踢到线绳,手榴弹和手雷都会炸开。鬼子和二鬼子都会闷死在山洞里。所以,一旦炸开,鬼子就会挖洞救人,便无法追击咱们。然后,咱们边打边撤。走!”

说罢,转身跑出山洞,将仅有的两颗手雷互磕一下,便甩了出去。

“轰……轰……”

两声巨响,洞外三十米远处一阵火光,一阵浓烟,鬼子的机枪哑了,旋即山间着火。

梅瑞瑛跑出来,附冲到秦民义等人伏身之地,说道:“山洞里已经埋好地雷,萧锋说,咱们往洞外山顶上撤,然后爬树,躲在树丫里,相机边打边撤。”

萧锋此时也赶到,急促地说道:“秦队长,撤吧。呆会和鬼子拼剌刀,小李广负责开枪。只要拼剌刀,只要咱们和鬼子、伪军粘贴在一起,鬼子的重火力便无法发挥。走!”

“娘的,老子是队长,还是你们是队长?咦,指导员,你怎么不撤?不是让你去玉龙潭吗?”秦民义一听,倒是发火了,骂了一句,又反问梅瑞瑛一句。

“来不及了,撤!”梅瑞瑛知道秦民义的牛脾气,顾不及解释,便伸手一拉花福顺,转身就跑。

萧锋又抓起地上的两枚手榴弹,拧盖拉栓,又甩了出去,然后转身就跑。秦民义无奈,只好下令撤退。众人往洞外正东方向跑了一会,已经抢先来包抄的傅里真便开枪了。

“叭叭……”几颗子弹从秦民义等人身边掠过。

“他娘的,姓萧的还真是智多星,好在他提醒,果然身后有伏兵。”秦民义也不知是骂还是赞,说了一句话,便握枪朝正东方向射击。

“叭叭叭……”

火星在树林里闪显。

黑漆漆的夜里,谁也看不见谁。但听到有声音,敌我双方便开枪射击。

萧锋听声辨人,躬着身子,跑到秦民义和梅瑞瑛身边,低声说道:“上树,不能硬拼!现在看来,咱们被敌人包围了。只能等着山洞的轰炸声响。等着鬼子命令伪军挖洞救人,再相机逃跑。”

“好!”梅瑞瑛怕秦民义又骂又反对,便应了一声,将手枪别回腰间,伸手攀树。

如此一来,秦民义没办法,也只好收枪攀树。

花福顺早就攀上树丫了,正托枪瞄准伪军的指挥官。

只是,傅里真很狡猾,并不冲锋在前,而总躲在几名警卫员身后,不时地打一枪。

黑漆漆的树林里,枪声一停,火星一灭,便什么也看不到了。花福顺这个狙击手没法发挥作用。

秦民义没有开枪,其他两名队员也不敢开枪。但是,秦民义也没法传令另两名队员攀树。那两名队员便躲在树后,伺机伏击包抄而来的伪军。

“萧锋没走,肯定在附近。警卫连,亮火把!傅传新,你带队冲锋!”傅里真不见动静一会,略一分析,便大声下令。此时此刻,他顾不及什么了,立功要紧,向鬼子献媚要紧。“是!”傅传新是傅里真的亲侄子,执行傅里真的命令最坚决,他应令一声,便命一个连的官兵冲锋上去。

傅里真的警卫连部分官兵随即亮起了火把,将附近树林照亮了。两名没攀树的队员被发现了,傅传新朝他们开枪。

借着树杆的掩护,两名游击队员开枪还击。

“叭叭……叭叭……突突突……突突突……”

伪军人数多,一个连就是一百多人枪,包围过来,虽然暂时谁也没伤着谁,但是,两名游击队员命在旦夕,他们俩背贴着树杆,不停地转动身子,打一枪,就转一身。

秦民义性子急,躲在树丫里,看不下了,便拔出腰间的两板斧头,从树丫里附冲而下,两斧各斜劈。

“咔嚓……咔嚓……”两名近前的伪军脖子立折,歪头惨死,跌倒在树林里。秦民义性子急,但是,武功高,附冲之机,杀了两名伪军,便快步一蹿,双握斧左勾右削,再次两名伪军。

傅传新见状,大嚷一声:“这帮畜生在树上,弟兄们,上!向树丫林里开枪!”便握枪向秦民义瞄去。花福顺见有机可趁,又看傅传新是下命令的军官,便在树丫里掉转枪口,朝傅传新开枪。

“叭……”

一颗子弹击出,正中傅传新的额头。

傅传新仰天而倒,额头钳着一颗子弹,不瞑目地惨死在树林里。

“新儿……新儿……我的新儿……”傅里真看到侄子死了,又气又恼又伤心。这个傅里真以前生过一个儿子,但是,丢失了。现在,他把傅传新当亲儿子一般培养的。看到傅传新被暗枪所杀,顿时伤感落泪,泣声大喊。

萧锋看准时机,握着杀猪刀,斜飞而下,冲入伪军人群之中,使出“五虎断魂刀法”中的一招“云龙三现”。

他握刀一横、一捅、一扫又斜削,侧腿一蹬,左手五指一抓一拢,握刀之手又反肘一击,再身子旋转,扬腿一蹬。他的杀猪刀虽然不长,但是,刀身重,动作猛,出手快。

这把杀猪刀,虽然不是什么名刀、宝刀,但是,是萧锋的师父的祖传之刀,历代相传,不仅仅是杀猪的。至于为什么刀身这么重,为何又要历代相传,且是传男不传女,萧锋也不知道。当他刚刚成长的时候,师父却被财主所杀,师妹也失踪了。

瞬息之间,一名伪军被他横刀砍断了脖子,一名伪军胸窝被他一刀捅穿,一名伪军被横刀一扫而导致臂膀折断且腰勒被划了一道长长的刀痕。一名伪军被他侧踹,跌出丈余远。另一名伪军的枪杆被他左手扣住并被一拖,伪军身子立足不稳,被拖动身子至萧锋跟前,再被萧锋一脚蹬中胸腔,这名伪军登时腹腔变形,惨叫吐血,仰天而倒。

神奇杀猪刀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