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城里乱成一锅粥

  萧锋在深山里整军备战。而陆水城里,却乱成了一锅粥。

袁晨光失去了踪影,又曾在口福楼的血案中驾车出现过,并且,袁晨光是李立意提携起来的亲信副局长。这一系列的情况,让陆水城的各派暗流涌动。其中,鳄鱼帮的弟子,公开走上街头,打出了“李立意包庇凶手”的旗帜,呐喊着“血债血偿”。

维持会公开斥责游龙帮龙正啸暗杀龚国栋,目的是想取代维持会会长之位。伪军也非常仇视伪警局。

善养寺子登时焦头烂额,整天忙于接见鳄鱼帮弟子、伪军高层中的林森和黄诚方、维持会的大批卖国殷商。大岛智子则是在特高课里坐怀不乱。

龙正啸却暗捏了一把冷汗。此时,在大戏楼里,龙正啸无心看戏,也无心陪达官贵人。他在三楼的大办公室里,来回的踱步。

他心想:谁他娘的这么狠,仅仅两三天时间,就制造了这几起环环相扣的袭击血案?先是谁弄得皇协军和警察局为了龙某的利益和鳄鱼帮的利益针锋相对?继而,李立意那王八蛋挨揍,然后,又是傅里真身负重伤。

狠啊!真他娘的狠啊!

陆水城里,到底谁这么狠?没什么其他势力了?江湖上的,除了敝帮和鳄鱼帮,其他帮会几乎被老子灭了。皇军统辖下的各机构里,李立意也不可能为了挨顿揍就想要了傅里真的命啊!更他娘的狠的,前些天刚放风老子想当维持会长,今天,龚国栋就让人给炸死了。矛盾明显是为了让老子去扛啊!唉……

“大哥,鳄鱼帮有些人表面来大戏楼看戏,实际上是发传单,闹起哄,说你派人暗杀了龚国栋。”就在此时,龙镶玉和龙正英推门而入,急促地提醒龙正啸。

“反击啊!你们将鳄鱼帮的人打出去。然后也派发传单,就说许旭辉是贼喊捉贼,明明是许旭辉想取龚国栋而代之,却假装身受重伤。”龙正啸是江湖帮会的大佬,他的思维习惯就是以牙还牙,然后就是暗杀,打击对手。所以,他蓦然抬头,果断下令。

“是!”龙正英接令而去。

龙镶玉却没走开,反而关好房门,低声说道:“大哥,你刚才所说的,只是应急之策。万一,皇军真怀疑你呢?敝帮的弟子,现在基本上都是公开露面做买卖,皇军要是要灭咱们,咱们躲都躲不了啊!”

“妹子,你说的极是。但是,现在血案扑朔迷离啊!大哥出去澄清,那等于贼喊捉贼。不出面澄清,又等于默认。唉,都怪李立意无能。这几起案子,他一个也破不了。现在,都是无能平庸的人当道。这是什么世道啊?”龙正啸闻言,心里更烦了,坐在沙发上,拿起烟斗,狠狠地吸了几口烟。

“大哥,我刚才去找了大岛智子。她说,现在最重要的是,你给善养寺子送点礼,向他表示效忠。并且,你出面为皇军秋收征粮出力。只有善养寺子,才能把袁晨光当作凶犯,宣布这起案子已经查清了。然后,社会上的舆论就会慢慢平息了。”龙镶玉咬咬牙,说出了心里的一点秘密。

“你那是什么屁话?现在,社会各界已经把大哥当成大汉奸了。你还让给鬼子送礼?秋收征粮?让我公开承谋捐赠多少钱粮,支持鬼子打中国人?”龙正啸闻言,却暴跳如雷,敲着大烟斗,厉声斥责龙镶玉。

“你每个月把帮中的收益都分给了善养寺子,那已经是在卖国,是在当汉奸了。你还在乎多赠鬼子一些东西吗?哼!真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龙镶玉被他骂得眼泪汪汪的,气呼呼地抛下一句话,质询龙正啸的良心,然后摔门而去。

“砰……”

房门被关得老响,响得让龙正啸一阵脑嗡耳鸣,心都差点蹦出来。他跌坐在沙发上,久久无法起身,无法平静心情。

“妈的,板源井一,你把我害苦了,你把游龙帮害苦了。”龙镶玉夺门而去,夺泪而出,边跑下楼去,边落泪哭泣。刚才,她到龙正啸的办公室之前,去找了大岛智子,质问“板源井一”去哪里了?大岛智子说执行秘密任务去了。

现在,社会各界的舆论压力越来越大。龙镶玉感觉之前“板源井一”所说的杀了龚国栋、让龙正啸取代龚国栋接任维持会会长之职,现在看来,对游龙帮而言、对龙家而言,简直是一场噩梦!可“板源井一”却说到做到了,他是在表达爱的行动,爱的宣言?还是在阴谋害龙家、害游龙帮?

龙镶玉跑下楼去,脑袋却越来越大,头疼得厉害!她又转身跑上楼去,跑回自己的香闺里,伏在床里,痛哭了一场。

城里乱成一锅粥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