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章 赌场豪云

  从沈府出来,白源坐着车一路来到了自家的赌场。他一早便收到了消息,周长发不满大哥接手浦鑫仓东家的位置,今日要再赌场挑衅大哥。虽然大哥不太愿意自己过多的插手帮会里面的事情,但这么精彩的好戏,他可不想错过。

还没踏进门口,他便能感觉到赌场那异样的气氛。场内赌桌无数,但玩法却不一。赌场的中间有一张大桌子,而就是这张桌子,此刻却被人里三层外三层地围了个水泄不通。所有的人都盯着站在赌桌边上的那个年轻人。

他身姿挺拔,剪裁标准的西装笔挺,俊美的轮廓棱角分明,飞扬的剑眉下有着一双深邃幽暗的眸,韵味深长。不可否认,他那傲人的俊朗,不敢置信,他就是白家的大少爷白少轩。看起来也不过二十出头的年纪,但是却掌管了整个浦鑫仓。只能说,如果不是他那病在家的老爹,任凭这么一个毛头小子,是如何也坐不到这个位置的。

心中对他不服的人很多,这不,此刻坐在赌桌对面的周长发就是其中一个。

赌场的气氛有些僵硬。白少轩一脸坦然地坐在赌桌前,沉默不语地看着那坐在自己对面的人。

那人一身素衣长衫,神态严肃地端坐在椅子上。那两鬓的头发已经花白,岁月早已在那褶皱的脸上留下了足迹。仅管如此,那动作却还是如年轻般地麻利快速,一点都不让人觉得那是一个上了年纪的老人。

“我说周长发,谁人不知你是上海界有名的“顺六”,执骰子比大小在这上海可没人比得过你,而现如今你却要跟白少比试,这不摆明了欺负我们白少吗?”坐在一旁围观的耿虎开口说道。

周长发一脸鄙夷地看了耿虎一眼,眼里充满了不屑。

“众所周知,白老堂主骁勇善战,在赌界也曾博得一时头衔。身为现任浦鑫仓的东家,想必白少的赌技断不在令堂之下吧!今日周某斗胆讨教几招,不知白少肯不肯给周某这个面子?”

黑眸骤集,白少轩神色不变地看着周长发。心知周长发是想借着这次机会给自己来个下马威!唇角不由地微微上扬,双手抱拳示意:“承蒙周叔的抬爱,悉听尊便!”

听到白少轩的回答,周长发的嘴角上扬地更高了,露出了那一口的黄牙笑着道:“好!好一个悉听尊便,既然这是你家的赌场,我自然也是不能够坏了规矩。自古以来,进了赌场就一定要下赌注。我愿拿我的华泰酒楼做赌注。白少是如此有胆量的人,我想定也不会出手小气吧!”

周长发的话刚一出口,现场便开始躁动不已,大家都紧紧地盯着面色不改的白少轩。谁都知道,周长发是个大老粗,好赌且嚣张。早年凭着一口勇气跟着白老爷子闯出了一点家业。但这个人并不懂得经营,虽然这么多年名下涉及很多产业,但是真正赚钱并支撑他到现在的就是这华泰酒楼了。今日他能把这酒楼拿出来作赌注,想必也是吃准了白少轩不可能赢得了他。这么多年他虽烂赌无数,但唯独掷骰子是无人能敌,要赢他几乎不可能,所以江湖人称“顺六”。

“那周叔觉得我该拿什么做赌注好呢?”白少轩反问。

“我知道你们白家产业遍布,区区这一间赌坊想必也是入不了你白少的法眼吧!那白少何不将这间赌坊拿出来作为赌注呢?”周长发嘿嘿地笑着,态度更加地嚣张了。

“区区一间赌坊?周叔就满足了吗?”

“哈哈哈哈,瞧白少说的,是嫌这赌注太小了是吗?我若再加条件,只怕是白少输不起啊!”

白少轩直视着周长发道:“周叔但说无妨!”

“我要你浦鑫仓少东家的位置,你敢赌吗?”

白少轩冷哼了一声,面色不改道:“那倘若周叔输了呢?周叔又要拿什么来作为赌注?”

“这……”周长发顿住了,他从没想过自己会输,也从没在掷骰子的时候输过,这个问题他真没想过。凭着信心,他猛地拍了一把自己的胸膛:“大不了用我这条老命做赌注,白少觉得如何?”

白少轩听着周长发的话,摇了摇头:“周叔的命又能抵得了什么?赌场有赌场的规矩,我不要命,周叔还是拿手来赌吧!就你那右手。如何?”

“好,赌就赌!”

才刚说完,就见周长发站了起来,不紧不慢地卷起自己的长衫袖子,举手示意了下。很快地一名赌场的服务员便托着装满筹码和一个骰盅的托盘放在了周长发的面前。

“白少,承蒙外界的厚爱,给了我一个“顺六”的名号!别说我周某以大欺小,恃强凌弱。今天我就来跟你赌一把小的,不知白少意下如何?”

“好!”白少依然坐姿不变地看着周长发。

周长发脸上露出了诡异的笑。只见他将盘中的筹码尽数地倒在桌子上,不慌不忙地将骰子一粒一粒地往骰盅里投,一脸高傲地看着白少轩:“白少!你是庄家,不好意思,我占先了!”

白少轩神色不改地点了点头,算是默许。

如得了圣旨般地,只见周长发将骰盅盖住,两手大力地摇晃着。赌场安静极了,谁也不敢发出一点的声音。那骰子碰触骰盅的声音异常地响亮,大家都紧盯着周长发,一眨也不眨地,静静地等待着那摇出的结果。

“啪!”

只见周长发大力地将骰盅拍在了赌桌上,唇角上扬了一个胜利的微笑,手也跟着打开骰盅。

在跟着他骰盅的打开,周围顿时响起了一片嘈杂声。

“哎呀!都是一点啊!”

“真厉害啊!”

“太厉害了,这是最小的了!”

“……”

如同热锅上的蚂蚁般,大家在议论的同时,不由地把眼光看向一直沉默不语的白少轩。周长发摇出来的最小数似乎已经暗示着这场赌注的结局了。大家对白少轩赢的概念不大,但是却都想看看白少轩会做何反应。

“白少,该你了!”周长发满意地笑着,眼神示意着白少轩开始摇骰子。

白少轩唇角微扬起,站了起身。在众人的注目下不慌不忙地拿起赌桌上空的骰盅缓慢地开始摇晃着。只见他突地凭空将那放在桌子上的几粒骰子摇进了盅里面,骰盅也由慢渐渐地到快。只是那么地两三下,骰盅如没事般地平稳地盖在了赌桌上。动作一气呵成,干净利落的手法使得人们看得都呆了。原本这是一场结局明显的赌局,但是随着白少轩摇骰的专业手法,使得人们的心里纷纷开始了猜测,但谁也不敢肯定结果。

赌场的气氛瞬间紧张到了极点,大家都期待着白少轩所摇出来的结果。事情似乎到了白热化的程度,围观的群众都屏住自己的呼吸盯着白少轩。

只见白少轩一脸坦然地重新坐下,眼神示意着让站在自己身边的人揭蛊。

在那盅被揭开的刹那,人群顿时沸腾起来了!

“哎呀!也是一点啊!”

“真是厉害啊!”

“都是一点啊!”

“……”

周长发盯着那叠山般的骰子看了一会,却又哈哈地大笑了起来。

“哈哈哈哈哈哈,白少,你输了!赌博靠的是实力,可不是光凭你那三两下的耍耍花枪就能赢的!”

“哦?是吗?”白少轩笑着看周长发反问着。

“难道不是吗?若想胜我,除非……”周长发看着白少轩反问着,脸上那抹得意更加地浓了!心里不由地觉得自己高看了那坐在对面的年轻人。

“除非什么?”白少轩笑着看他问道。

“除非你的点数比我的更小。”

白少轩的笑意更加地深了,只见他对着那小山叠状的骰子轻吹了口气,那骰子如被人捶打了般,顿时四分五裂开来。一堆残骸七零八落地倒在了赌桌上。

现场在沉静了几秒之后,更加地沸腾了。

“裂了!”

“哎呦,裂了呀!”

“这下连一点都没有了!”

“……”

“周叔,现在你觉得呢?”白少轩笑着问周长发,只见周长发紧紧地盯着那对碎开的骰子,黑着的脸的充满了不可置信。

“好!白少好本事!哈哈哈……周长发,是你输了!”那一直在一旁围观不语的耿虎适时地站了起来拍手称好着。

此刻的周长发僵愣在原地,面如死灰。他的手紧握成拳,“啪”的一声,重重地摔在了桌子上。怒目圆瞪着白少轩激动道:“不,这不可能。一定是你,你出老千。我的耳朵从不会骗我,就凭你那刚才的花拳绣腿还不足以将这骰子摇成这样。”

“周长发,你输了就在这里血口喷人冤枉我们白少,我们白少岂会是这种人!我看这骰子就没事。”耿虎在一旁道。

“你懂什么?这赌场都是白家的,在骰子里面做手脚还不是极简单的一件事情。就凭他刚才那么几下子,绝不可能会掷出这种样子!”周长发激动不已,极力地辩解着不可能,不相信。好像只有这样说他才能够保住自己的命。

“如果不是说到骰子,恐怕我还真的忘记了一件事情。阿峰!”白少轩直呼了一声名字,只见那一直站在他身后的一个男人站了出来。

那男人走到周长发面前,揭开他的骰蛊,拿起他的骰子用力一捏。出乎了所以人的意料。比赛的骰子是有问题,但是有问题的却是周长发的骰子。

周长发红着脸,手直直地指着对面的白少轩道:“我明白了,这一切都是你搞的鬼,这是你的赌场,是你给我的骰子,这骰子有问题也是你弄的。”

“你说是我给你的骰子有问题,那你能解释一下藏着你身上的骰子又是怎么回事吗?”白少轩冷冷地回应着,似乎不愿再与对方有过多的纠缠。

白少轩的话音刚落,那名叫阿峰的男子便抓住了周长发的右手,紧紧地握着,一个抖动,几粒骰子便由周长发的袖子里掉落在桌子上。

人群瞬间沸腾,原来这么多年周长发那掷骰子的技术竟是如此来的,众人被这个周长发足足地骗了这么多年。欺骗感油然而生,大家都叫着要剁了周长发的右手,尤其是那些曾输在周长发手里的人,叫嚣的更加厉害。

但周长发却不死心般,仍梗着脖子红着脸,硬说着白少轩冤枉了他。激动使他那肥胖的身体浑身抖动,但任凭他如何解释,都已经没有人再相信他了。一个失势的人是没有资格为自己辩解的。很快地,他便被人给强压了下去。

风波过后,赌场一下子安静了下来。大家静静地看着白少轩,开始对这个新上任又年轻的少东家有了一丝的忌惮。毕竟这周长发是跟着他父亲打的江山,不看僧面也要看佛面。而这位少东家却什么面也不顾,下手够狠。

白少轩抬头双手抱拳地向大家打了个招呼:“承蒙诸位长辈的厚爱,这次受家父之托,接管了浦鑫仓,心里是诚惶诚恐,今后还望诸位长辈多多提携。”

“白少谦虚了。白少还需我们提携吗?现如今应该是白少多多提携我们才是啊!”耿虎在坐在一旁笑着说着。

“是啊!是啊!”耿虎刚一说完,那站在身后的人立马跟风了起来。

“虎叔真是说笑了。”白少客气地说着:“待会大家到筹码台,每人各领一百个筹码。希望大家玩得尽兴!在下还有些事情,大家各自尽兴。”

说着,白少轩便转身向二楼的包厢走去。

“好……”

“好……”

“……”

四周顿时响起了一片赞好声。很快地,赌场恢复了常日的模样,嘈杂声和押注声此起彼伏。

“你回来了。”当白少轩推开包厢的门看见笑脸相迎的白源时,脸上却没有半点的诧异,如早就预料到般。

“刚从沈家出来就过来看你了。不过也亏赶来了,倒也看了场好戏。不过大哥,刚才你那招可真厉害,把那群老不死的唬的一愣一愣的,在哪学的?能不能教我?”白源满脸敬佩地看着白少轩说着。

白少轩走到落地窗前,居高临下地看着赌场下面。二楼的房间黑暗隐晦,唯一的好处就是可以纵观楼下的赌场。赌场又恢复了往日的嘈杂,不知是否白得了筹码的缘故,人们赌的更加地凶了。他背对着白源,并没有回答他的话,似乎是在思考着什么。

白源感觉自讨了个没趣,扁了扁嘴没有再说什么。端起桌上的茶正准备喝。

“人见到了?”

“见到了,跟你给我看的照片一模一样,应该是沈小姐没错。我特地选在沈从文不在的时候拜访,不过这沈小姐也够磨蹭的,我在那足足等了一个时辰之久。”

“她那不是磨蹭,只是她凑巧也出门了而已。”

“咦,出门了吗?我都没看出来。不过不是说这沈小姐是个久居深闺的大小姐吗,但是给人的感觉却又是有点性格的女孩子,有些特别却又说不上来,同小的时候完全不同。大哥,你真应该去见见她。”

“再说吧!”

第三章 赌场豪云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