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书童与剑客

  长安一笑舞倾城,来如化蝶去如风。数不尽的练歌坊,道不尽的画廊春。芸芸众生,大汉风起,却也不尽的酒徒饭袋,愁煞了伊人,那一缕缕的情诉。这教歌坊里面出来的才艺女子,她们一弹一唱,也需有缘人才能意会。

而每年这灞桥相会,七夕作弄,多少美人才子,在这厢企盼,那厢伤心,都伤春伤时,不能自已。可天下的绮丽之风,早随着经济繁荣,已经泥沙俱下,这女子学教坊的风,早已经争奇斗艳,传承世间。

话说云梦当年,也承娘的教诲,学了莺飞燕舞,整个人儿,也是教坊里的头角。可是这也不是一个良善之处,许多人并不是奔着学习目的而去,她们只不过把它当作跳板,好结识几位歌教名流,接着顺藤摸瓜,好泡上几位大腕神官。于是这些人学艺倒放在了第二位,多是去外面串场子,引风吃醋的时候居多。

结果反而是云梦这样的,脑子使得少的洁身自好,在那里埋头苦练的,得了教坊的真传。可是哪里都有是非,虽然云梦舞道唱功练得好,但这是在练功房。到了外面,木头一般的不来事,就没有她们吃香了,于是云梦反而时常受到冷落。

这样不久,人事交际也烦,她毕竟还小,就不想待了。她本来秉承母亲的意,就是学习真艺,没想到还那么多的道道,于是就打道回府了,宁愿天天到了家里,数青天白日的,再就是不时找我玩儿。

我有时说,“你白浪费了这样好好的身段,柔柳似的。你应该在那长安城楼上,最好是到那未央宫,娘娘太太们面前,去唱一出才好。”

“得了吧,”她接我的腔说,“我才不给那些人唱曲呢,他们就是天子绕群儿的,我也才是不去。”

那你到我们米巷里大牌坊去唱,节日里,好多人来看你。我又给她说。

“这我更不会呢。这些大老爷们,他们才不懂你唱什么,就那一双眼睛,滴溜溜的围着你转。”

我说,“你这样不好那样不好,到底要怎样?别人可盼都盼不来那样的。”

“我才不稀罕的,我要的,只要得简简单单;我只要三五友朋,每天玩耍,日子如流水而过。这样的美事。”

“就像现在这样?我们两个过?好不?”我楞的冒出这一句。

“你可真会想,想得美,”她鼻子哼哼的一说。

“那好吧,我就懒蛤蟆不想吃天鹅肉了。不过你唱曲好,我就想每天作你的一个伴唱的,行不行?”

“才不要你跟我伴唱来,你那鸭公嗓子,”她捏着嘴,学我样。

“你可不能这样笑话我,你再这样,我可不理你了。”我气哼哼的说道。

“好了,我是说着玩的,不要生气嘛。”她反哄起我来,“不过我倒缺一个书童,还有一个剑客。”

我听她这么一说窃喜,就这两个希望啊,嘻嘻,可都是哥我的长处啊,我又念起了自己诗书剑侠的梦。我就跟她说,“那你喜欢他们啥样的?如果他们被分派到你面前。”

她这时有些凝住了,再也不是那么一副随意的样子,见得出她与平常嬉笑颜开的时候有些不同。“或许,我希望我的书童,是每天的陪我悲,陪我伤,也使我笑口常开的人。他有一颗慈悲的心肠,还要有善解人意的心意。他是那样的对我好,抚慰我一颗脆弱的灵魂。我希望我的所见,我的所欲,他都能看到,也能最深的感受,我是他唯一的在乎。”她说出了话,好像在心里憋了好久才出。

我就给她说,“这天底下哪有这样好的人?遇见都难。”

“会有的,”她瞅了瞅我一眼。

“也许吧。那你觉得那个剑客呢?他是怎样的,你想要他在你面前?”我继续问道。

“我希望他是坚定而又执着的。他就像一阵风一般,只要我一声召唤,他就会来到我的身边。当我遇到险境,无论什么时候,他都会奋不顾身的来救我的。他是名扬天下,却珍惜名节,他是有情有义,公道正派。他从来到这个世上,就是为爱而生,他生命里全部的力量,那一剑与天下战。你看不尽的风花和雪月,从他生命力,汩汩的流出。他是一个谜一般的存在,又那么动人在我的身旁,把我呵护。”云梦仰了仰首,深切的说。

我只有默默无言,听到云梦刚才的这一番话。刚开始我还以为我能配得上她的所思,所想,可等到她把他们说出来,我才感觉自己离他们都还那么的遥远。这是云梦的标准。

我不禁想道,我的人格,我的力量,我的志气,我在人间里与生俱来的秉赋,我能抵达到怎样的一种境界?我会怎样的,面对明天的世界?这锦绣山河上,我血写的痕迹,它们要创造美好生活。

可是云梦,我不告诉你,我想我即便在有一天,背叛了全世界,我也不会抛下你不管。你是多么的纯洁善良,即便有一天你脱去了青涩,在那人潮中央转换颜色,我还是能清晰的把你认出,你是我的长安,一世长安。

我又跟云梦聊了一些别的话,无心无绪的,无非是我这次还是要到灞桥,不能时常回来,但是我会依然记得你之类。云梦也只是一个劲的跟我说,你不用担心,你母亲在这边,我们也会时常去看看她。我们就这样的坐在园里面的一个小亭子里,说了整整一下午的话。

“虎子,要不要我挑一只舞给你看?”云梦没事在那里得得得的哼着调子,突然来了兴致。

“好啊,好久没看见你来一支舞曲了。你可来一首最好的。”

“行,我就来一首虞姬曲吧。这可是我练得最好的那时。”

她开始准备。我看着她,那玩笑的样子消失了,变得很凝重的神情。先是满脸的悲咽,站定在那里,一切仿佛全部凝固,很长,很长时间,都没有动。接着,不久,像是突然的受到一下震惊,她动了起来,那脚尖,那转动的裙裾,刚开始是一点一点,一下子,猛地的加快,这速度,旋转,旋转,仿佛世界都在旋个不停,你仿佛觉得自己都快要昏眩过去一般……这时又为之一变,她慢了下来,仿佛再也承受不了身子的重量,我们听到那哀惋的歌声唱响:

世间都晓风草青啊,风草又要黄,为何不早以归田园,归田园?奴今敛容颜,为我的霸王歌一曲,歌一曲,船顺时常记回头,走过了平路还有山路,世间哪得万般皆顺,万般皆得顺?我们要看得清,何时与我归家园?

忧伤的调子唱响,那一身红妆又凄清,翩翩起舞时,我听得如痴如醉。

“唱得怎样?好久没动过嗓子了,都有些怀疑自己了。”云梦对自己作着评价。

“唱得太好了呢。你看你那唱功,腔正字圆,你那步履,悠软自然。我好久都没有听过这样一出好的了。”

“你可不要骗我,只是我感觉虞姬太悲了,我又想起自己这两年颠沛流离,所以感同身受,想把它表现出来。”

“嗯嗯,就是这样的。一切美好的才艺,都具有现场性,你能她的角度去把握,这就走对路了。”我欣喜的望着她。

1。

书童与剑客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