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擦身而过

  为什么我惴惴不安?心里藏着一座城,长安孤独,你一直和我如影随形,它们在你眼前摇晃,多少年过去了,我还怀抱着希望的种子,就像相信星光一样长久,它就是你,我目不转睛的守望。

曾经的左大使束手就擒,他的手下也死伤殆尽,大臣们转危为安,只有几个刚开始时措不及防的,作了刀下的冤魂。这大堂里,从刚才的喧闹一片,已经慢慢的变得静下来。就在这时候,有歌声飘了过来,才举觞的地方,有血迹,原来是我曾与临风见过的翠楼羽衫女:“哥哥哦,一出楼兰征万里,黄沙吹脸颊,莫回头。我把哥哥鼓气来,羽衫挥到你面前,雪舞连成片,送一程。”歌声传悠扬,震荡在堂上。许多人都听得呆了下来,仿佛忘记了这里才发生的血腥。

汉武也有些惊异,这么好听的歌声,又兼壮行的曲目。“来,我们干了这杯酒,祝我们的将士,旗开得胜!”他高声的叫起来。台下齐刷刷的举起了酒杯,都一口而尽。没想到,匈奴人本来是要来搅局的,现在反而成全了众志成城。

现在到了处理善后事宜,我成了引人注目的目标。“我从何处来?怎么混迹到这里,为什么穿着内宫武士的服装?”我是外军,现在突然出现在这里,汉武心里疑问重重。不过他也认出了我,我和他在临洮镇的谈话,对他来说竟记忆深刻,我一下子入了他的脑海。

他很惊诧的看着我,我能从他眼睛里看出,一些隐隐烁烁的复杂东西。她一面是感谢我的救命之恩,另一方面对我这个外来人,在心里的对待可谓是慎之又慎。他直视了我好几次,最后还是叫执法人员,把我带了下去,对我进行讯问。

他们一直问了我许多问题,各种各样的刑侦手段,都用遍了,我却绝口不提自己到这里来的真实目的。这怎么好说出口呢?说我为了云梦所以追逐到这里?这是万不可提的事情,以色动心,在那时是最不可饶恕的事情。再就是我的服饰衣着,从哪里来,这个如果说漏了嘴,可又要牵连到临风的。

想到这,我就撒了个谎,“我休假在家,闲着无事,就到长安街上逛着。没想到就碰到这批人图谋不轨,就一路跟了过来,好险。”我还吐了一个舌头。

“那你怎么料定他们是图谋不轨?”这些人步步紧逼。

“你们要知道,我可是刚从匈奴中回来,那一仗,我身上的伤还在呢。”我把自己手臂上的伤疤给他们看了看,“这么久和他们打交道,我对他们的习性可也了解了些。所以他们稍微露了一下形,就被我发现了。”

我说得倒是冠冕堂皇,可是到底有没有人信呢?这个连我自己也不知道,先糊弄过去再说,我这样心里想道。但有一点我清楚,这没有得号令,私闯未央宫,就这一条罪,已经够我受的了。它们是摆在这里,自己推也推不掉。我现在唯一的希望,只寄托在汉武的身上。也许,他的一句话,就可以决定我的生死。

我等了好久,终于得准信了。这次竟又是临风,来给我传话儿:汉武也不再穷究我的来处,况且我也真救了他。但是在大庭广众之处,国法难违,我死罪可免,活罪难逃,他给我的罪责就是:继续随着西进大军,往攻西域,看能不能戴罪立功。

我这时候是一惊一喜。惊的是汉武还是没有饶过我,我现在成了被发配的人往西域。喜的是乱闯未央宫,总算是保住了一条小命。可是,在这一惊一喜之外,我更多的是忧。想着我大半天的来这里,谋筹了那么久,究竟是为了什么来着?还不是想见我的云梦?但直到现在,我连她的影儿都没见着,这边已闹出了这么大的动静,看来我真是了不了心愿了。

我被他们押着,像一个钦犯般,往宫外走去。看来,我这一生,将会只是与那孤悬塞外有缘了。我缓缓的踱了出来,看着未央宫的宫门,在我身后逐渐的关闭。我的眼睛还在搜寻着,这时我看到一个脸上戴纱的女子,在往外张望着,她裹得严严实实,看不出是谁。我眼睛瞟了一眼,太远,没注意也就转开了。

我望着那要紧锁的重门,只是在心里一遍遍的呼喊着:“我多么想再次扑得进去,去看一看她,即便仅仅是看上那么几眼,也心满意足。能不能得偿一次,我的心愿?”

我几乎是被押回军营的。他们郑重的对我宣布:从现在开始,你的休假期,已经结束了,回到你自己的营地里去,给我们戴罪立功。

这就是他们给我的惩罚。但值得欣慰的是,他们并没有把我小尉的职衔给撤掉,相反的是,还给我的小队多配了一百人,加上我小队本来的一百名战士,现在我带领着两百人的分队,这可是天上掉馅饼的事情。

我也不管这些,想着多一个人,就多了一份责任。所以我一归队,马上对他们开始了训练,每一个环节都不放松,这是为了保留他们的血,不至于最后流干。

一长串的,都是我自己的遭遇。现在,我再来说说云梦,她那时的经历。那一天,也就是我独闯未央宫之时,因为涉及到匈奴行刺的事情,所以急报很快就在宫里传开了,云梦也听到了这个消息。

她开始也没想得太多,只是庆幸刺客被逮住,我方并没有伤亡多少人员。及至以后,她还听说有一个私闯宫里的人,救了汉武一命,就显出好奇来。她想看看,谁这么胆大包天的,敢私闯禁地,最后还能在混乱之时,不卑不亢,也没有逃走的,她就偷偷的溜了出来看。

她出来之前,为了作保护,把自己封得严严实实,用纱幕把自己的脸盖住了。这也是为了防止宫中人多嘴杂,她才出此下策,“谁知道谁没有坏心呢?尤其身处是非之地。”她就悄悄的溜了出来。

当她到达的时候,正发现那个人,被推推搡搡着往外走。“怎么这个人看来似曾相识?”云梦只看到他的背影一眼,就发出了这样的感慨。但因为他穿着宫中武士大家都穿的衣服,而且脸又没有看到,云梦一时还想不起他到底是谁来。

就这样过去了几十秒钟,突然,那个往前走的身影,往未央宫这边,回望了一眼,他是什么都看不到,从云梦纱幕的笼罩下,也仅迟疑了一秒钟,头又转了回去,继续往前了。

这时候,云梦可全看清了,是他,就是他,他的样子烧成灰自己都认识。可是他怎么往宫里跑?这明显是要被治重罪的,无论你出于什么样的理由,你都不能作出这样的傻事。云梦对我进行着各种猜测,但她楞没有想到一种可能:这仅仅因为我急着见不到他了,才冒此下策。

擦身而过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