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贼窝惊魂

  我也曾望过万里河山,长城内外,我所见的你,眼睛扑闪扑闪着,我说我一见过了你,就忘却了世事变幻,年华流转。我说我所给予呈现的,只是到了你这里,才是一个完整熟悉的自己。

它们在人间里踽踽着步履。这光阴的照耀里,我们并不能走得更快,也不能一次的,就想着在这山河之上,洞穿了自己。那么多的微凉,人间里不同的声响,谁能马上就得圆满?我们从一开初,如果不是非富即贵,就只有默默的走路。人也不是一生下来就占有了先机,谁占尽了天时地利,他也不能完全圆满。不通过人间的学习,那些唾手可得的东西,也不过废铁一堆。还需要努力,还需要获取人世间最珍贵的宝藏,我们风尘仆仆,也尽从生命的规律。

我们要自己去把它们走通,这生活中萃取的精华,是处在奋斗的基石之上。我们受过多少苦,就得过生命的多少恩赐,它使我们知道人生的真正价值。人世间最不乏的是大言,或者是愤世嫉俗,事实上你还什么都不会,就在那里叫嚣自己能行,只能是本末倒置,反过来也戕害了别人。这脚步不停,我们需要多少的善良,多少的隐忍,才得一个更加的明了。只有我们知道了自己所走的路,前人也磕磕绊绊了无数回的时候,你才能真正的看清了自己,认清了这个世界。

那些善良的人,那些潜下心来修身养性的人,他们在时光中不断进步,直到有一天,散发出灼灼的光辉,这是他们自身雕琢的修养所致。

这些南道而来的人,已经完全一副土匪腔调了。他们一口一声大王的叫着,又卑言厚利的,把这个独眼龙哄得好不舒服。“看你们这么懂事的,本王可重重有赏的,到时。我们寨子里,最近呢粮草有些不济,你们的好意呢,我可都收下了。”转眼之间,他们带过来的物什,就被独眼龙的部下搬了个干净。现在,该是怎么分派他们的时候到了。

这独眼龙也精明,他并不像其他的土匪窝一样,一来就要收编他们,他可不提收编这个词呢。他有自己的想法,那就是按新来的人自己意愿,看怎么分派合适。一个是留在近处,分派在近寨些的地方,但他们得打破编制,完全分散开的,接受独眼龙的调遣。一个就是留在远寨些的地方,遇到外面有什么轻重缓急的事情,这些人可先挡一挡枪子。

一般来投靠他的人,都面临这两种选择。按说,他这样作也说得过去,防人之心不可无嘛。而那些投奔者,自然也无话说,毕竟别人还肯接纳自己。就只这编制打乱一说,却令来投者比较头疼。不是他们大多数都选择了第二套方案,为独眼龙戍守周边去了。这戍守周边,说起来是那么的一件好事,还可以独立自主嘛。可真到了那地方,才感觉是大呼受不了。为什么呢?原来这可就要受内外的苦了。要知道,他们是到了西域人的地盘上,别人可恨得牙痒痒的,因为你占了别人的地。可是因为有匈奴人撑腰,他们大规模的军事谋划没有,可小规模的摩擦,却一直不会间断。因为他们要告诉你们这帮强盗,谁才是西域的真正主人。

所以给独眼龙守边的人,日子也过得不怎么地。于是那有些意志薄弱者受不了了,就又求独眼龙给把他们分派到中心寨子里去。这独眼龙也挺大方,你们这请求呢,我能答应,但我的要求呢,却也一个不能打折,谁要留下来,这每军每队杂糅进去,这样以后大家就都是兄弟了。

这样的说法大部分人都还是无异议的,因为边地环境实在太艰苦了嘛。所以他们就踊跃同意了。只有极少数几个,也就是那投奔而来的上层分子,他们现在一下子降为降户编民,这可折煞了当年作老大的威风。他们就心里不爽着。这倒好,这几个人不爽着正是独眼龙所希望看到的,他就是要打倒这新投帮的凝聚力,于是就借口他们怨望,把那几个核心人物,趁机以各种形式办了。这时候那些新降户,见独眼龙所新行为,也于理有据,就觉得他们不是自找的吗?这样人心独眼龙得了,又除去了眼中钉,可谓是一石二鸟。

独眼龙就多次通过这种方式,逐步的积聚了自己的核心势力。现在从南道来的他们也面临着同样的选择,令独眼龙惊异的是,他们竟然一开始就选择了不同的道路。他们只对独眼龙说,我们本来原就是不同的两伙,一伙是老营,一伙是新营,现在我老营可是死心塌地的归顺大王你,我们就留在寨子里,为你效犬马之劳。而新营却没有做声。

这可把独眼龙难住了,这还是他头一次遇到这样的问题,一伙投奔的人竟一开始就打着两种心思。这个嘛,独眼龙犯难了一会,“既然你们是一起过来投奔我的,理应肝胆相照,荣辱与共,何来此言的?”他先作了一个试探的问法。

大王你有所不知,我们可受够了老营的气以前。现在既然他们提出这个要求。我们自然也不能等闲视之,我们就出外去,无论到大王你的哪一个辖地,尽管分派就是。只是我们有一个请求,我们人寡单薄的,希望把我们给缚着同来的那些人,留用供我们使唤。

你们这要求也不无道理。本来我还想撮合你们两营,行秦晋之好。看来现在不行了,那我就允了你们新营也允了旧营,让你们尽得欢喜吧。不过对于新营,你们到边地去,我可还重申一条,那就是你们可不仅是给大家看门的,因为你要了这么多劳作的过去,我要你们出点车马钱,你们不会介意吧?

大王这个尽可放心,该孝敬的我们怎能不出呢?只是也希望大王手下留情,能分一点厚实的土地我们就感激不尽了。

“哈哈,你们要厚实的土地?到这地方来灌溉耕种?你们可真前卫。这些可不能马上换为真金白银的。不过既然你这样提起,我也就答应你们,把天山麓口,那隘边的一片绿洲分予你们。”

“谢谢大王仁慈。”他们听到独眼龙这样一说,心里都高兴起来。这独眼龙看着他们那兴奋劲儿,脸上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冷笑。

贼窝惊魂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