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回味长安

  我说过了多少年,鬓角如霜时,还是得和你说相同的闲话?你是我的长安,它在嘴里嗫嚅了无数回,没有出口前又被重重放下。

如此你在我眼里翻滚,拍打了多少浪花?它们与我的心紧紧连到一起。那时斑斓色的梦,眼中的光,从混沌中也会越来越清晰——终有一天如能化为了现实,举案齐眉,说什么也不要再分离。

我们打败了丘默,救回了粮草,打开了往车师去的大门。这看起来是一件大快人心的事情。但现在谁能快乐起来?战场上尸横遍野,不仅有敌人的面目全非,我们也好不到哪里去。死伤人数与敌人大致相抵,征战多年的老兵都倒在了血泊下。尤其作为二队的老营突然遇伏,惊慌失措之间伤亡惨重。

这满目凄凄,终究是谁的过错?是我吗?是我叫他们接二连三的投入战斗。是大汉帝国的天子吗?是他下达了向西域进发的命令。或者是匈奴人,他们狼子野心,一心要和我们拼个你死我活?这静静的战场,却仿佛什么都不能回答。它就静守着时光,一天一年的下去,只徒添了后人前来吊唁。

写到这里,我却不能再从此下去了,我要笔锋一转,说一说我的长安,那里有云梦,还有熟悉的人间事物。

话说我上次被押解回京,不仅没有被杀头,反而能很快得汉武的重用,这岂完全是汉武的洞彻之明?或者是发了慈悲心肠?这自然不会这样简单。那时我记述过,说云梦知道了我被诬陷递送回京的消息。她当时都急得吃不下饭,左思右想,都不能得两全的法子。

想想一下,她虽然作为才艺宫的人,但这是一个何其微小的地位在里面,她哪能直接向汉武进言?或者她也可以去求陈皇后,因为陈皇后已经把自己罗为门下,给其填词谱曲。但她反复想了一下还是觉得如此不妥。要知道陈皇后是一个如此狷狭的人,如果让她知道自己这样处心积虑,就仅仅为了宫外的一个钦犯,那她心里的那一块毒劲还不很快就要发作。如此下去,自己岂能保得了他?就是自己也很快会陷入万劫不复。

她又想起了另外一个人,能在汉武面前说说话的,萧妃绝对算是一个。汉武那么宠幸她,听她说几句话应该没什么问题。她这样想着。而萧妃的性子又处于随和得多的那种,自己去跟她说,就算她没有帮忙的意思,但也绝不至于有加害的想法。她打好了主意,就偷偷去找了萧妃。

萧妃随常的去处,就是那个荷花池。汉武知道她有这个爱好,就把这整个池子都赐给了她。所以如果没有她的召唤,外面的人是不能走到里面来的。

萧妃见是云梦,既没有显得特别高兴也没有什么异常之外的言,就只是说了一声“你来了。”言语中显得有些冷淡。

云梦也顾不得那么多,只是咬着牙说了一句,“想求娘娘一件事儿。”说着就跪了下去。

萧妃这才把眼睛从莲花间移了过来,“你这是作什么的,快快起来呢。有花儿慢慢说就是。”她平素和云梦打交道,知道其是个挺倔强的人,今天突然变得这样礼恭,弄得她心里都感觉到奇怪。她马上叫自己的贴身女侍,赶紧扶云梦起来。

云梦这才把自己心底的话儿,一股脑儿的抛了出来。说完了之后,就把眼睛直直的望着萧妃,希望她作主的帮自己一次。

“你这个忙我可帮不了。朝廷钦犯,那可是杀头的大罪,谁能破坏国法的?”萧妃把眼睛转向一边,又看她的荷花去了。

“娘娘你就积善积德的,帮奴婢一次吧。你若帮得了忙,我来生做牛做马,都感谢你的大德。”云梦几乎是挣着哭腔说。

“瞧你说的,何必这样作贱自己。你要求的这个事呢确实难办,如果是一般的事,我答应你十件都不成问题。”

“可是真的没有办法了吗?”云梦嘴里嗫嚅着,正在她失魂落魄的时候,萧妃身边的风荷对她努了努嘴,往陈皇后住的方向。云梦好长一段时间才回过神来,宫里最近又要举办大型宴饮,前几次萧妃都在唱曲儿上被陈皇后身边的轻婷所败,幸好她还能轻歌曼舞,这样才保留了一些面子。现在又到了这个节骨眼上,她心里也愁急着呢。如果我能帮她谱一首好歌儿,献唱给汉武,这不就解了她燃眉之急?

云梦自顾自的想个不停,“可是自己又曾经答应过陈皇后了啊,这样脚踏两只船的话,”她觉得自己越想越乱了。“额不管了,该怎么去就怎么去吧,只要能救得了他,还有什么再值得考虑的呢。”云梦下了最后决心。

这时候她说话反而从容下来,“听说娘娘最近谱了新曲,能否给臣下瞅瞅?我最近也忙着写词儿打发时间,可惜总无法使词得答意,没有一个好曲儿配呢。”

萧妃听到这么一说,紧缩的眉头才稍微一展,“我曲倒有好曲儿,就是欠缺美词了。如果妹妹肯得帮忙,到时候你的事儿可就是我的事儿了。”

萧妃这样表态,又复风荷在旁边眨着眼睛,看来这事有戏了。云梦也不复再言其他,就只要萧妃把曲子拿出来,自己马上回去给它配词。

她只想着越快越好,他还在牢里的,只要自己把词填好,就能马上叫萧妃前去帮忙。萧妃说的话,汉武很少不信的,只要把他以前救过皇上的事情都摆功出来,他至少应该能被赦免死罪的。云梦匆匆的想道。

这时候她已打开了萧妃的谱曲,果然是不同凡响,萧妃这个人。难怪她能得汉武喜欢,要知道,她作的曲子,就如行云流水般呢,简直是太美了。而我就只有想出好词来给它配上了。

她坐在那里,一动不动。她想起了他因为自己,在长安街被侯少陷害,先是作为临时征被发配南方,而后又在北方跟匈奴人交手,最后又去了西域……这一路危险重重,他所盼着的长安,总是与他擦肩而过。这些情景仿佛历历在目,从云梦的心里一一带过,她手中的笔,也沙沙的飞舞在莎草上:

谁肯认真,认真一生守空城?大漠远,虎狼奔,风沙列列雪花飞,古来沙场几人回,几人回?

似海啸,山河喷,一场厮杀遍山血,虎狼之师遇险伏,弦音断人肠,哪个将士恸,匹马把家还?

箜篌引,声似铁,谁家天下犹征杀?一曲琵琶入梦来,将士白骨犹眼前?可怜闺中人。

一生守空城,空城肃杀若云中,云中谁潜来?破晓盼。远方人声巨如雷,又是敌寇近。

转眼犹望在长安,百万人家,户户小声,谁家没有征战郎?妾心如玉犹操守,就只怕,空城里,人声骤然静。

回味长安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