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章 如梦如烟的往事

  “温总监,”白浦挺直了肩:“我要回去了。”

寒山僵立片刻转身向门口走去,背影佝偻的竟像个老人。

白浦看得心酸,听到他在门口轻轻的说:“走吧,我要关灯了。”

啪!

黑暗再次降临,她与他默默的向着电梯间行进。

他们曾经的故事也像是这样,开始是光,后面是灰,再到最后,是全然的黑暗。

电梯搭着两人下降,红色的数字又开始倒退:5、4、3、2、1,可属于他们的时光却再也回不去了!

以高度的默契晃过热情过度的小保安,走出大厦白浦情不自禁的打了个寒颤。一道玻璃门,门里门外的温差竟那么大。

“你在这里等等,我开车送你回去。”寒山开口,声音恢复了往日的平静。

“不用——”

白浦的话音一顿,寒山已不容拒绝的向停车场走去。

她抬了抬头,下着雪,天上没有星,那她该如何以看星的理由憋回眼底涌上的泪?

不想等,白浦下了台阶向着家的方向走去。已过了末班车的点,街上没什么行人,连车都半天见不到一辆。

忽然有两道灯束从身后照来,白浦回头看了一眼,是一辆银灰色的宝来。

不是出租车,她又回身继续向前走。那车灯却始终跟在她身后,不远不近,不紧不慢。

白浦停住了,那车也跟着在她身边停下了,车窗开着,寒山坐在车里。

“上车吧!天冷,也晚了。”

温柔的口气,依然是那般体贴,白浦垂头眨了眨泪湿的眼,没动。

寒山叹了口气,语声里带上了疲惫:“你放心,我不会再怎样的。”

他的疲惫好似感染了她,白浦突然间也觉得累了,这一天的经历耗去了她太多的精力。

寒山下车为她开了门,白浦乖乖的坐了进去。

再反抗也没意义,她可以继续倔强的走,他也可以继续坚持的跟。所以,真的没意义在这件事上矫情。

车窗关上,车里开着暖气,没有那种令她厌恶的车载香水味,只有淡淡的皮革味与烟味……

烟味?!

白浦一惊,目光不着痕迹的斜去。果不其然,在车载CD的上方放着一包香烟和一枚火机。

他什么时候开始抽烟了?

白浦的目光凝住,愣起了神。

“已经在戒了,久不久才抽一根。”

耳边响起寒山清淡的语声,白浦一惊,心慌的好像车里的暖气全扑在了脸上,热的难受。她连忙侧了侧身,将目光投向窗外。

寒山抬手按下了CD播放键,行云流水般的吉他声在小小的空间里回荡,白浦蹙了眉。

爱的罗曼斯?

有一瞬,她想大喊一声关掉!但接下来的一瞬,她又冷静了。

不过是一首流行的吉他曲,不过是凑巧的、她曾经最喜欢弹的,但那又怎样?她又何必自恋的以为,他车上所放的音乐还与她有关!

车平稳的行进,在一个红绿灯的路口,寒山问了她地址,她平心静气的报上,然后,就是一曲接一曲的吉他曲伴了他们一路。

“还没有到吗?”白浦忍无可忍的发现,今晚她回家的路变得格外长。

寒山没答言,印在他脸上的阴影抖了一下,他回了方向盘。

车子在小区门口停下,白浦没等寒山再次展现绅士风度,一把推开车门下了车。

“小浦!”寒山焦急的追下了车,白浦用尽了最后一丝耐性停住,她不想一追一嚷的让小区保安也对她产生好奇。

“对不起。”寒山低低的道出三个字,白浦忍了一个晚上的泪终于夺眶而出,忍都忍不住。

“哈!”她听到自己笑了,笑声尖锐的不像她自己。

“对不起有用吗?”白浦回头看了寒山一眼:“你这话说的,可真让我恶心!”

迈开大步,白浦再没回头。路灯下,寒山仿佛石化,他也没再追赶。

小浦说的对,五年后才来说抱歉真的太晚了,而且也没有任何用。

雪,越来越大,积白了两肩。寒山转身慢慢的跺回车边。从车里拿出香烟抽出一根点上,他靠在车上,目光茫然的搜索着小区的每一栋楼。

万家灯火,不知哪一盏是她?

烟灭,他坐进了车里,打着了火却没有离开。按下CD的power键,《爱的罗曼斯》将他再一次甩回五年前……

“我叫白浦,计本11级一班,我想应征文艺部。”

九月的艳阳将无数光丝从教室的大玻璃窗射进,投射在台上抱着吉他、满脸是笑的女孩儿身上。

寒山坐在台下静静的看着她,她不是很漂亮,但她的笑容很惹人喜欢,像窗外的艳阳一般灿烂的不可思议。

他兀自浮想联翩,白浦却已坐下,指尖在琴弦上轻轻一勾,一声轻渺的泛音听得他瞬时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再然后,一连串如行云流水般的音符似轻蝉细鸣,如情人低喃。

她偶尔看一下吉他,偶尔又将目光投向远方。那一脸投入的温柔令他不禁想象,她是在遥望她的情人,那炙热的目光几乎能让所有人血脉贲张。

他在台下惊讶的望着她,目不转睛,甚至开始隐隐嫉妒她看的“那个人”,为何不是他?

一曲终了,雷鸣般的掌声甚至惊动了旁边自习教室里的人。

他记得当她站起,抱着吉他冲众人微微一笑的刹那,尚带着婴儿肥的脸上笑容自信而极美……

*

一杯咖啡热腾腾的放在茶几上,白浦依着沙发抱着腿坐在地上的蒲团上。咖啡的热气太冲,熏得她的泪一直流,停不下。

泪光中,她没出息的仿佛又看见了当年的寒山,洁白的衬衫,整齐的墨发,他望着她笑,目光宠溺温柔。

她永远记得她第一次站在系楼的宣传栏前,看着通版的喜报全是一个人的名字时是多么的震惊。

Esri,挑战杯,全国大学生数学建模大赛,全国大学生电子设计竞赛……所有的比赛,所有的获奖者姓名都是同一个——温寒山。

“这是真正的大神啊!”她目瞪口呆的仰望,想着什么时候要是能亲眼见见大神本人就好了,看看他到底是不是三头六臂,怎么就这么的“不是人”。

在学生会的竞选现场,白浦第一次见到了传说中的寒山。他看起来却并没有什么与众不同,只除了更帅一点,待人更谦逊一点,更有礼貌一点……

第八章 如梦如烟的往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