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章

    白雪纷飞,我和慕容无痕把臂同游,在雪花漫步的天地间忘情游览,棉花似的雪砸在我们的脸上、身上,轻柔得令人陶醉。渐渐地,雪花变了颜色,竟染成了血一样的腥红,我惊慌失措的看向他,他的脸忽然也变成了红色,比血更红更浓,我吓得大叫,四肢乱挥乱舞,只听“咚”的一声,我整个人摔在地上,痛楚使我清醒,从梦里回到现实。

  茫然的张望,我还在慕容无痕的房间里,而他还躺在床塌上,昏睡了两天两夜的他竟没有丝毫要苏醒的样子,一个个的大夫摇着头离开了,我的希望渐渐变成失望,失望渐渐变得绝望。

  “慕容无痕……,”我爬起来坐在床边,抓着他的手痛哭失声,“你不要睡了,快醒过来好不好?如果你走了,谁来保护我啊?求求你醒过来!”

  “他伤得很严重吗?”有人走进房间,我震了震,回头看着他,这个自称艾忆辰的人,他究竟是不是雍正,是不是爱新觉罗•胤禛?如果他是,他应该有办法救活慕容无痕啊!

  于是,我扑过去,抓着他的手腕哀求他,“你找人救救他好不好?他快要死了,如果连你都不顾,他一定活不了了,我求求你,求求你!”

  他没有说话,只是将我推开,自己走到床边,打量慕容无痕许久后说,“他不会死的!”

  “真的吗?”我喜出望外。

  “我说他不会就不会!”他坚定的语气不容怀疑,我心里重新燃起希望,他一定可以活过来!

  “但是……,”艾忆辰!不!雍正盯着我,古怪地说了句,“想救他,必须牺牲你!”

  我脑子一嗡,莫名其妙的看着他,什么叫牺牲我?我要牺牲什么?

  雍正步步逼向我,凌利的眼神几乎要将我看穿看透,他的神情里不再对我有怜爱和珍惜,更多的是一抹霸道和强迫,“云霓裳,想救慕容无痕,就必须牺牲你,你怕吗?肯吗?如果你不肯,他就一定要死!”

  “我……,”连连后退了几步,我不知道自己会怎么选择,我会为了救他而牺牲自己吗?

  “我再给你一天时间考虑,明天你还决定不了的话,慕容无痕就会死,他中了毒,最狠最辣的毒,如果没有解药,他必死无疑,你考虑清楚!”

  他说完转身就走,根本不给我询问的机会,看着他的背景,我的目光渐渐寒冷,人说雍正无情,果然如此,他是要报复我不理睬他的恨吗?是要报复慕容无痕夺去我的仇吗?这个男人,根本就心胸狭窄,为了个女人不顾兄弟情谊,不顾慕容无痕为他出生入死的恩,他根本不配为人,根本是魔鬼!

  我浑浑噩噩的趴在桌上,不时看看床上躺的慕容无痕,心里强烈挣扎和矛盾着,不知道该不该用自己的命换他的命。人,真的很自私,当初他为救我毫不犹豫,若不是因为我,他也不会伤成这样,不会中毒,可我现在竟然还犹豫要不要救他,我是不是很冷血?

  天色渐渐暗了,我屏退了所有下人,静静的守在他床边,我觉得自己几乎决定救他了,既然还有一夜的时间,让我们好好相聚吧,等他醒过来我已经不知在何方,也不知还有没有命在,就当我根本没有来过满清,根本没有与他相恋吧!

  “云丝……霓裳,”凌凯不知几时溜进房间,拉了我一把问,“发生了什么事?这个人是不是慕容无痕?不是说他出远门了吗?”

  我的精神防线彻底崩溃,一头栽进他怀中泪如雨下,面对着这个唯一知道我身份的男人,我再也无法坚强,不得不展露自己最脆弱的一面。

  把自己从来到满清发生的所有事倾泻给他听后,我浑身一阵轻松,压抑着我的烦忧在这一刻忽然释放开,再也不似先前的沉重了。

  他皱着眉,浑吟许久,侧目看了看慕容无痕,悠悠地说,“目前我们还不知道雍正的目的,不过我总觉得他在利用慕容无痕,其实慕容无痕在江湖人的心目占有极重的份量,听说他豁达豪爽,行走江湖间惩善除恶,广结善缘,深得武林中人爱戴。后来,他为了挽救更多的汉人,拉平满汉之间的阶级差距,毅然走进官场,多年来做了很多救济汉人百姓的事,深得老百姓喜爱,这次的武林大会也是他发起的,我正想问问他是不是受雍正指使,他却为了你身中剧毒,其中会不会有什么诡异呢?”

  我摇摇头,对他所说的一切都不清楚,我从来都没有打听过慕容无痕的为人和名声,原来他竟这么出名,他真的是个好人,好人不是应该有好报的吗?老天爷是不是瞎了眼睛?不!我不会让他死的,只要牺牲我他就可以获救,可以继续造福人民,多好!

  “你先答应雍正,记住与我保持联系,不到万不得已时,我不会露面,但我想总会有一线生机的。”

  凌凯的话愈发坚定了我救慕容无痕的心意,第二天,我将自己打扮得最美最妖艳,静静等着雍正来临。

  正午时分,小香奔进来说,“云姑娘,门外有顶轿子,说是来接你的。”

  我扬起玉腭,无比高贵的走出去,到达门口时,不忘提醒小香,“好好照顾公子,如果他问起我,就说我出去走走,很快便回。”

  她很是不解,但终于什么也没问,眼睁睁看着我坐进轿子,渐渐远去。

  我不知道自己会去哪儿,也不知道凌凯是不是在附近,只知道自己这一去可以救下慕容无痕的命,这样就足够了,哪怕我一去不回,也算还了他一条命!

  不知道走了多久,我忽然闻到一阵怪怪的香味,然后头晕目眩,整个人倒在轿子里……

  再次醒来,人已置身一座石室中,迷迷糊糊的听见有人说,“皇上交待了,任何人伤害她就是与朝廷作对,他绝不放过!”

  另一个粗犷的声音恨恨的说,“那把她送来有什么用,我的目的就是要杀掉她让慕容无痕心痛一生,看他还敢不敢再与我作对,雍正插手算哪门子事,岂有此理!”

  我睁开眼睛,目光触及到正对着我的一张脸,很眼熟的一张脸,不是那次在街头强抢民女的达达木?那旁边这人一定就是慕容无痕所说的罕木耳了?我盯着他,上上下下将他打量个够,这个比起达达木更添了一份凶悍与霸气,骨子里的心狠手辣从他幽黄的眼珠里看得清清楚楚,果然是他要害慕容无痕,是他想要慕容无痕的命!

  “臭丫头,看着我干什么?”他狠狠的瞪了我一眼,也许是认为我手无缚鸡之力,他并没有用绳索绑住我,但这间隐蔽的石室透露出了他不想被人知道的事实,也许是害怕慕容无痕将我救走,也许是害怕被人知道是他弄死了我而报复他,也许是怕雍正发现他是幕后主使人……总而言之,他还是有所顾忌的,只要知道这一点,我还是有逃生的希望!

  “你杀了我,充其量只是让慕容无痕暂时伤心而已,有用吗?能满足你的快感吗?”我故意嘲笑他,想要激怒他,反正也不知道自己逃不逃得出去,不如搏一搏。

  他果然被惹火了,扬手甩了我一巴掌,僵硬的手打得我的脸生疼生疼,感觉眼前金星乱冒,可我没有哼一声,也没有后退半步,我仍然狠狠的盯着他,想用目光显示着我的坚强和不服输!

  “臭丫头,算你有点能耐,”他忽然狂笑,笑得人莫名其妙,我心底渐寒,他越是这样模棱两可,越让人看不出他的真实想法,越是可怕!

  达达木看我的眼神里也有一抹深深的恨意,我知道他还怪我上次坏他的好事,可像他这种小喽罗,我压根不放在眼里,反正是抱了必死的心理才来,还有什么能让我害怕呢?

  “云霓裳是吧?果然不是一般的女子,难怪慕容无痕会心仪你,”罕木耳阴恻恻的笑声并没有吓倒我,昂头迎视他的目光,我故意装得满不在乎,“可惜他太重情义,所以常被人抓住痛脚,当年他母亲为了不让自己威胁到儿子,竟然上吊自尽,哈哈,他也算得不偿失了。”

  什么?他还有这样一段历史?我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的母亲竟是自尽的吗?怎么他从未跟我说过?

  “他也够狠,为了报母仇,硬是将古那送上刑场,要了他的命!”

  我再次动容,慕容无痕就像一本书,越往后看越觉得他不简单,不平凡,我对他的了解已从表面深入到内心,然而他的事却是由别人的嘴透露给我,并非他自己告诉我的,为此我还有些梗梗于怀。

  罕木耳灌了一口酒,颇有些为难地转向达达木说,“现在该怎么做?你说!”

  “大哥说怎么做我就怎么做,我听你的!”他的躬腰哈背真让我看不起,鄙夷的扫了他一眼,目光又移回罕木耳身上,这个人是慕容无痕的最大敌人,我要将他看得更仔细,以便将来能够帮助慕容无痕对付他!可是我还有以后吗?想到这我脸色一黯,心底隐隐作痛。

  罕木耳想了想,挥挥手道,“走,我再想想!”他将酒坛子丢给达达木,这人慌忙接住,然后他们离开了石室,关上那扇沉重的黑漆铁门。

  我的世界恢复了寂静,墙上微弱的烛火摇曳着,一如我左右浮摆的心,不知如何是好!

  缓缓走到墙边的木板床上坐下,我打量着这个四四方方的小石室,一股莫名的悲哀充溢心头,仿佛这里就是我生命的终结地,将永远埋葬我的梦想与心愿!

  日子不知道过了多久,每天除了有人为我递两碗饭菜进来后,没有一个人来看过我,每晚的辗转反侧困扰着我的心,我不知道将来会怎么样,也不知道慕容无痕救活了没有,罕木耳究竟会怎么对我呢?还有凌凯,他知道我在这儿吗?

  蓦然,门锁轻微地响了响,我警觉地走过去,等待着救我的人出现!

  果然,探进来的脸正是凌凯,紧随在他身后的是韩幽雪,华山掌门的女儿,也是华山派的大师姐。

  “霓裳……,”他迅速关上门,拉着我的手躲到墙角,很快很快地说,“我们只有十分分钟的时间,待会儿看守监牢的人就会来了,我们带着你肯定逃不掉,与其三个人都被抓住,不如你先忍一忍,我好难才查到关押你的地方,等我回去告诉慕容无痕,他会来救你的!”

  “他醒了?”我的声音有些发颤,老天保佑,他终于还是醒了,我的付出没有白费!

  凌凯点点头,转脸看向韩幽雪说,“我们要走了,不然会被发现。”

  我这才意识到还有第三者在场,偏脸看向韩幽雪,她的脸色有些难看,目光紧盯着我们的手,原来凌凯一直抓着我的手,大概因为紧张他忘记放开,结果引起了韩幽雪的误会。我急忙缩回手,想要解释终于放弃了,在这生命攸关的时刻,哪里还顾得了她的小心眼?

  眼看着他们走了,我的心渐渐平静,只要知道慕容无痕没事,而我有可能获救,我已经很开心了。

  接下来的日子似乎过得很快,我不知道自己在石室里待了多久,当慕容无痕出现在我面前时,我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可他确实就站在我面前,用他一惯温文尔雅的笑容看着我说,“我们又见面了!”

  是的,我们又见面了,这一别竟似隔了许久许久,仿佛一个世纪那么长,但最终我们还是见面了,不是说有缘千里来相会吗?上天安排我们从两个不同的时代相遇、相知、相爱,不就证实了我们是有缘份的吗?

  “没有时间,慕容公子,快走!”

  韩幽雪的声音打断了我们的彼此凝望,急忙拉住我的手腕,慕容无痕当先冲了出去,迎面冲来的一队人马吓得我瑟瑟发抖,但我分明感觉到他手心里的力量和热气,他是在告诉我,只要有他在,我一定没事的!

  我相信他,所以我没那么害怕了,他挥舞着手里的剑左右厮杀,劈开一个又一个对手,韩幽雪也在从旁协助,我们三人从长长的巷道里冲出去,在重见月光的一刹那,我闭上眼睛,感受着空气的清新,呼吸着树木的香气,我似乎忘了我们还陷入危险的境地,也忘了自从我来到满清,战争似乎从没有离开过我,但只要能握住慕容无痕的手,我已经满足了,真得谢谢缘份的安排,谢谢缘份给我们相爱的机会!

  惨叫声打碎了我的梦,睁开眼看见慕容无痕身上的血,我的眼泪又爬上脸颊,为什么他总在我面前受伤,总让我这么心如刀绞?

  “住手!”有人的厉喝制止了越来越多的对手,看着包围了我们的汉人,慕容无痕的脸色十分难看,他停止了厮杀,用剑尖扫过他们的脸说,“我们都是汉人,为什么要自相残杀?谁人没有父母亲人,你们为什么不肯放过这么一位姑娘?”

  人群中走出个中年男子,冷冷的目光划过我的脸说,“慕容公子,江湖有江湖的规矩,这位姑娘心甘情愿来到本教,我们并没有强迫她,既然她来了,就应该由我们处置,你不能插手,否则坏了规矩!我也不好跟教主交代!”

  “弈西风,我要见你们教主!”慕容无痕语气里的坚定容不得人反对,对面的男人沉吟片刻后,低声对旁边的手下说了句什么,那人领命而去!

  趁着这机会,我悄悄的对慕容无痕说,“真正抓我的人是罕木耳,我见过他了!”

  慕容无痕没有说话,大概是在意料之中,我感觉得出他很紧张,因为他脖颈里满是汗珠,在这月色寒凉下,愈发显得他内心焦急!

  韩幽雪往我们这边靠了靠,我向她露出个宽慰的笑容,以示我对她舍命相救的感谢,而她回应给我一个淡淡的笑容,可见对我并不是很友好。

  大概有半个钟头的时间,人群自动散开一条路,只见一个身披黑色披风,蒙着半张脸的高个男子走出来,他只露出一双眼睛在外面,这双眼睛却布满寒气与杀机,让人一看便不寒而栗。

  “司马碎,我们又见面了!”慕容无痕冷笑说。

  “是的,我们有十年没见了。”对面的人也笑起来,声音却仿似来自天宇,遥远而寒彻入骨。

  “不管我们有什么仇恨,这次放我们一条生路!”

  慕容无痕的语气软下来,我听着却很不舒服,虽然知道他是为了我才低声下气,我却特别不希望看到他软弱的一面,我心中向往的一直是英雄豪杰,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气势,他有时候未免柔软了些!

  司马碎仰天狂笑,笑声凄厉而恐怖,笑完后才说,“慕容无痕,当年你夺我最爱的时候,可曾想过会有今天哀求我的时候?哈哈,我最爱看到你低声下气的样子,看到你这样我很开心你知道吗?”

  夺我最爱?我的心一沉,他还有过爱情的历史?

  “不要强辞夺理,你明知道落莹心中没有你,离开是她自愿的!”慕容无痕没有看我,他全神贯注的盯着对方,丝毫忘记了我的存在。

  赌气的缩回手,我心中有点酸酸的感觉,原来他心里还有别的女人,是我一厢情愿吗?

  他竟没有注意到我的手缩回了,还在与司马碎商量,原来他最紧张的并不是我,也许他是怕死呢?

  “不要再提那个贱人,从她走的那一刻,我已经当她死了!”司马碎的眼睛红了,如野狼吞食的眸子瞪着慕容无痕,仿佛想将他一口吞下肚。

  “仇恨并不能让你快乐,你的‘摄魂教’不走正途,迟早会自取灭亡,枉费了司马伯伯的一番心血!”

  慕容无痕的话更加激怒了司马碎,他向前逼近两步,咆哮着喊,“我们教怎么做不关你的事,你这么爱管,当初老东西让位给你你为什么要拒绝,既然你拒绝了,现在就没有资格在这指责我!”

  “我拒绝是因为我觉得你更胜任教主的位置,”慕容无痕也怒了,我从没见他如此生气,“当初的你一腔热血,一心为国为民,所以我力荐由你担任教主之职,司马伯伯才下定决心把一身武艺传授给你,谁知道你为了个女人自暴自弃,还为了报复我跟罕木耳联合起来对付汉人,你的所作所为已经令人发指,司马伯伯在天之灵也不会瞑目!”

  “闭嘴,我不用你这个伪君子可怜,你以为你的施舍我会感激,你以为你把教主的位置让给我我很高兴吗?告诉你,我很生气,因为老东西不赏识我,他眼里心里只有你,口口声声你是最能干的,我是他的儿子,可他什么时候拿正眼瞧过我?还有花落莹,我跟她青梅竹马,却比不上她与你短短的几日相处,你不光抢了我的父爱,还抢了我的女人,我恨你,所以我要跟你作对,你帮汉人,我就要踩汉人,你和罕木耳不和,我就要跟他做朋友,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证明给你看,我并不比你差!”

  说完这些话,司马碎攸地窜起,鹰爪般的手掐向慕容无痕的脖子,速度之快令人咋舌。

  连连退了好几步才站稳脚跟,慕容无痕却一直退让,始终没有主动进攻,司马碎却招招想要他的命,欲将他毙于掌下。

  我不懂武功,仍看得心惊肉跳,慕容无痕一被抓伤我的心就如刀割一般,眼看他身上已被抓伤好几处,我忍无可忍地喊,“你说过会保护我,如果你连自己都保护不了,怎么保护我!”

  这句话令慕容无痕震了震,他深沉的目光看了我一眼,猛提一口气跃向司马碎,银剑在他手上绕出团团剑花,他已经换了被动为主动,招招逼得对方无路可退。

  我就是希望他这样,见他占了上风,我脸上才露出笑容。

  眼看司马碎已经避无可避,退无可退,慕容无痕陡然收剑,冷冷的脸上划过一丝柔情,但只是瞬间,他已恢复一惯的面无表情,淡淡的说,“你斗不过我的,不要以为你投靠窗罕木耳,他就会助你胡作非为,似他那种城府极深的人,只会把你当作棋子!”语毕,大步走向我,用他湿润的手掌牵住我,大踏步穿过司马碎的身边,那些档着路的汉人见教主没发话,自然都没有反抗,纷纷让出一条路来,任由我们离去了。

  风中还飘荡着司马碎的凄厉吼声,“慕容无痕,有生之年,我一定会战胜你!……”

第四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