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七章 禁婆

  “婆婆,有客到。”

晦暗的大殿,老态佝偻的婆子杵着根棍子,正在捣弄乌黑粘稠的液体,幽绿的青鼎散发出刺鼻气味。

“小蹄子坏事,耳根想清净清净都不行,去请过来。”

灵献此来,本是想拜会私府,所以披着那件斗篷,低调得很,谁知还是被发现了,只好随鬼差走这一遭。

巍峨的酆都大殿与九条铁索相连,空悬于十八层之上,底下是火海刀山,哀声凄鸣,纵然万物更迭,这里日复一日,从来不曾更改。

陆湛一路看的稀罕,此刻刚抠下铁索上悬挂的一颗小牛头抱在怀里,“欸,这怎么过去啊,你这朋友品味够奇葩的,这底下炉火生的,住里头不怕长痱子啊……”

没等他话说完,就被灵献提着衣领子揪进了大殿,应该说,是飞进了大殿。

老婆子放下手中石杵,接过女奴手中的拐杖站起来,如七岁孩童般矮小的身躯缓缓从乌帐后走出,眯眼打量灵献与陆湛,声音嘶哑,笑地阴沉。

“老身年纪大了,耳目不甚灵敏,不曾迎接远客,实在失礼。碧奴,给两位贵客斟茶。”

说话那只生满老茧的手就要摸上陆湛的小脸,硕大下垂的鼻尖勾起,几乎碰到她发黄的牙,身上气味与她招待的茶一样,难闻得很。

陆湛起了一身鸡皮疙瘩,捧着茶碗缩向灵献身后,喝也不是,不喝也不是。

“怎么了小兄弟,是我的茶不好喝吗?”

灵献看了眼茶碗中的幽绿液体,勉强拿起茶碗,“茶是好茶,只是这么好的茶,吾等擅闯酆都之界,岂敢消受,自然应当以茶代酒,先敬鬼帝。”

老太婆笑容更甚,“鬼帝早已闭关多年,酆都之事,不论大小,一应交由老婆子暂理,姑娘来此所谓何事,不若先说与老身听听。”

灵献听她言中之意,是不打算让见鬼帝了,看来是个硬茬啊。

“倒也没什么要紧,就想同您老打听一桩事,和一个姑娘。我一朋友,前些日子被有心人蛊惑,不慎在平都山上挖了几锹,不知是否因冒犯酆都,遭了祸事。幸得一位姑娘相救,于是托我来当面谢一谢这位姑娘。

哦对了,这姑娘名叫艳翎,不知您老可有印象?”

老婆子眼中精光一闪,装模作样挠了挠脑门,“近些年凡界不昌,时有祸乱,弄的我地府也是不堪重负,哪里还得空照看平都山那些琐事,至于这姑娘是否已往生来此,老身倒没有印象,不若让碧奴查查生死簿,碧奴……”

灵献看了眼桌案上堆积如山的册子,脸霎时拉的老长。

“既然如此,就不叨饶您老了,咱们告辞。”

陆湛很是不解,“喂喂,咱们好不容易来一趟,就这么走了?”

灵献拽着他步履急促,末了又回头问了句,“还不知道您老如何称呼?”

“老身掌管酆都秩序,姑娘只管称老身禁婆就是了。”

“好,改日必递上拜帖,正式登门拜会!”

送走不速之客,禁婆脸色顿时阴沉,握着拐杖在掌心摩挲。

第十七章 禁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