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83章 更深的联系

  “你何必这么拼命!?”白语晴不解地劝道:“你已经被停职了,此事不在你的管辖范围。再说租界这么乱,到处都是贼,天天都有案子,就算一个都逃不走你又能逮到几个?”

“你不懂!一旦你下定决心做一件事,并且是一辈子的誓言的话。你是痛苦的,但同时又幸福着!”

“哼!大道理!”紧紧地打上一个美美的蝴蝶结后,白语晴不屑地哼了一声,便起身不予置理。

她的不予赞同惹得于子延颇为在意,赶紧起身跟了过去,嘴上并未打算止步:“你现在还小,有的就是意见和浮躁。现在看不见的东西,到了契合的时机,自然就懂了。人啊,不痛过,记不住。刻骨铭心说的就是这个东西……”

“我不熬夜的。大叔你有什么唠叨话等明早,我洗耳恭听ok?”白语晴一个急转身,手一横,将于子延拦在了房门口。

那边似乎慢了一拍:“我是在传授人生阅历给你,好让你少走不少歪路……等,等一下,你刚才叫我什么?”絮絮叨叨的于子延说到一半才转回来意识到有什么地方不对,仿佛被雷劈了一样的难看表情,惊讶地瞪大着双眼看着理所当然模样的白语晴,有点匪夷所思。

“大叔啊!”白语晴平淡的回应划过满满的不屑。

“我才三十出头,哪有这么老!”

“可是你整整大我一轮十二生肖,这是铁铮铮的事实啊!难不成你还想厚颜无耻地让我像子衿一样叫你‘哥’?”

“这你倒不用,”于子延隐讳地一记落寞神情说:“她从来不这么叫我。”

“那一定是你不称职!”

“我们不是亲生兄妹。”

“……哦,那倒是她的不对了。”白语晴傻傻一笑,圆润地带过了自己的尴尬转移话题说:“我有点饿,想吃牛排!”

“这么晚了,哪来的牛排?”于子延白眼一个,便转身转进了厨房,从里面幽幽地传来一句话:“有隔夜饭,大小姐不介意的话,给你炒个蛋炒饭可否?!”

“OK!”白语晴站在门口朝厨房大声喊了过去。

然后,整个房子变得很安静,只能听见被风打得微微作响的窗户,和厨房油煎鸡蛋滋滋作响的香味。

对,她听见了家的味道!

于子延用了短短三天就养好了伤。在感慨他异于常人的康复能力之外,白语晴更在意的而是这三天,上海发生的巨变。

君成朗的死因疑点重重不说,连个侦查的源头都找不到。传言是走私军火畏罪自杀,所以白语晴想要从军火商入手。可这个想法刚一说出即刻被于子延否决。一来军火商都不是什么好惹的角色;二来,这个“害死”君成朗的军火商并不好找。而胡景的不便现身,正是为了揪出这位不明之人。拜托于子延接走白语晴也是怕自己万一有个不策,至少对自己有个交代。

于是在等待胡景的回应之前,白语晴的注意力便转移到了与君府有关的事件与个人。

首当其冲,就是冯翔的死因,与罗永辉之间的关联!

第83章 更深的联系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