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章 沧桑了老者的眼眸

  林夏浅好久以前就爱问她奶奶,为什么要等船。

奶奶从来不回答。

林夏浅有一个奶奶,住在一个有许多许多船的地方。

奶奶有个好听的名字,她叫林朵。

听说,很久很久以前,有那么一个男人,爱叫她朵朵。

她其实,不是奶奶的亲孙女,她是个没人要的孤儿,奶奶捡了她回家,并没有嫌弃她从小就多病。教了她许多东西,奶奶有两个儿子,可惜,最疼她的大伯因为白血病过世了。

奶奶带她离开了繁华的大城市烟熏里,那时,林夏浅不明白,奶奶怎么又牵着她的手,回到了船边住。

这样看着江面的平静,遥望着天际边的彩霞,山山的迷雾,究竟能看到什么?奶奶总是这样,呆呆地看向远方的某一个地方,就像看到了什么人,让他如此着迷。

她不只是一个孤儿,还是个有心脏病的病人。

大家都以为,这种病很可怕,但,在她看来,这确实只是安静地睡着了,就不会再醒来了。

得知,自己有这样的一种病的时候,她跟平常人一样那么恐慌,慌到了夜晚都不敢闭上眼睛睡觉,她怕一觉后,自己就死了。她还有好多好多事情都没做呢!渐渐地,她每天都早早就睡了。或许,是生活让她变得像个正常人一样。

林夏浅这样一个人,骄傲似火,她怎么都不清楚,自己的人生会有一个意外。她原本就打算了,这一辈子就在这船里度过了。

撞上光年的怀里,无缘无故就被他套牢了。光年就是个比她还固执的人,只要林夏浅不愿意,那他就非要捆绑她,就算她会恨死他。那她恨去吧。

他们在一起后,光年明明知道她有心脏病,当然不愿意她离开他身边。

奶奶就成了他们之间的问题,页清风刚流产了,还要人照顾。这些,都够她费劲脑力了。

光年带走她,离开了奶奶以后,在计程车上,光年强迫她给奶奶打电话,看着她握着手机迟迟不肯打通,光年开始不忍心说她:“想奶奶就打电话啊!”

是啊,她想奶奶,却不敢听见奶奶那祝福的语气。

光年的前女友回来了,或者,这就是所谓的旧爱吧。她什么都没有做,就突然放弃了。

“雪糕,我不要了!光年,你听好了吗?你,我也不要了。”

那是,她最后一次见到光年,还有那个怀孕了的女人说的话。

这就是林夏浅,在爱情里没有伤亡,你退出了,才是赢的那一个。

页清风,搞不懂她的心里在想什么,那天,消失了一个星期后,拉着行李箱出现在了门口,猛地吐了一口血,都吓坏了她。

能看见页清风哭,是件非常困难的事,没有想到,她醒过来,奶奶眼眶布满了泪水。

滚烫的眼泪打在了她的手心。当,你以为坚强的人,没有眼泪,那是因为,你没有看到她伤心欲绝的时候。

奶奶表明什么都没有,内心已经十分恐惧,当,她们去市场买菜时,走回家的路上,林夏浅苍白的嘴唇颤了颤:“奶奶,我有点儿累,我们休息一下好吗?”

一老一少坐在了一棵大树下,树叶散发着淡淡的柠檬味。

老人的心,产生了急剧抗拒。

潜意识,她已经开始担心孙女的病情,已经严重的不是她能想象得到的了。

那几天,路过一棵有着一定年龄大树下的路人,总是可以,看见一个老人的肩上靠着一个虚弱呼吸着的少女。俩人没有过多的举动,唯一的动作仅仅是,老者那双皱手,仿佛瘦的青筋都可以看的透彻,她只是静静将手抬起,为她身边的少女挽了发丝在耳后。

许多人,开始留意起这一对温暖的老少。他们开始称她们为:树下的老人与少女。

这也是暂时的新潮,新鲜过了,人言也就随之淡了。

再有人问这对祖孙的故事,那个说故事的人,根本不知道从何说起。

后来,那些人都知道了,老人的孙女去世了。骨灰据说带回去给她姑姑了。听闻,少女的姑姑是个巫师。

页清风抱着林夏浅剩下的骨灰,站在光年面前时,光年似乎明白了什么,抓住她不放,追问她:“她?她在哪里?告诉我。”

这个经历百般沧桑的女生,忽然觉得有点好笑,凝望了他会,从口袋拿出了那条乌黑的辫子。

“她在这儿呢!”她手一摊开,就让他看了一秒收了回来。

光年的脸上看不出什么表情,只索取要带走他心里的人。“把她还给我吧!”他累了,没有林夏浅,或许他的心都死了。

“我会把她交给你,不是因为你有多优秀,不是因为你表现得有多爱她,但,我猜,我离开后,你会哭吧?呵呵……”页清风轻笑,手里的辫子交到了他的手里。

果然,当她离开后,光年握着林夏浅的头发,像个失去糖果的孩子,一直哭。

页清风明白,他爱她。

可惜,爱得微不足道,难以让她接受这种人渣。

奶奶脑袋长肿瘤了,页清风心里心疼着,无法接受这样的变故。奶奶住院了,躺在病床,终于都不跟她说话了。

在她闭上眼之前,页清风,才发现,奶奶的眼睛是那么亮,亮到透彻了这个世界上所有的肮脏。明明那么亮的一双眸,忽然就黯然失色了。

“奶奶,为什么,我们每天都要在这里等船啊!等到了,它不是还会开走吗?”

“等不到人,风自然来。”

一阵风一场梦一场空,浮生未醒醉一生。

第四章 沧桑了老者的眼眸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