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百二十七章

  我眼里闪过异样,在心里记住了这个人的样貌,抬手叫起身,吩咐身边的人空个屋子出来,我要接待人了,顺便也将人领去那里。

一行人一路浩浩荡荡,在一个婆子的带领下,来到了指定的一个屋子里。我不耐烦身边跟着那么多的人,只留了几个人,其他的,全都给我在门外站着,没事不准进来,包括孙二小姐带来的那么一大帮人。

宾主落座后,我叫人上茶。我不是个能说会道之人,能不说话,我自然是不愿意说话。再说,我和这个孙二小姐不熟,也不知道要和她说什么好,只是不知道这个孙二小姐今天是怎么回事,这么气势汹汹的来了,现在居然闷闷的坐在那,一句话也不说,实在是,和那个外界所说的,在宫里头都是横着走的形象相去太远了。

茶上来后,我看了一下,是祁门红茶。祁门红茶以高香着称,具有独特的清鲜持久的香味,并蕴藏有兰花香,清高而长,独树一帜。我慢慢的闻着,静静的品着,特意忽略周围的闲杂人等,等着这个孙二小姐自己开口,这一大清早的,大闹南王府又是为了哪庄。

眼角扫过孙二小姐一脸紧张的盯着自己双手紧握着的茶杯,欲言又止,却又不知为何,一直坐在那一句话也不说。

我不着急,慢慢的品着,目前的我,有的是时间和这个人耗。

“你们这是什么待客之道,拿这样次的茶来糊弄我家小姐,欺我家小姐好脾气不成?”

安静的屋子里,突然爆出一声怒喝,惊的所有的人眼角都扫向了那个说话的人。

我慢慢的放下茶杯,抬起头看向那个说话的人。是那个站在孙二小姐身边,一脸恶狠狠看向我的那个小丫头,此时这人又一脸怒容的看着我,又是那副我欺负了她家小姐,要找我拼命似的表情。

“祁门红茶,怎么你家小姐看不上吗?”

我好笑,掩下眼里的嘲讽,现在闲的无事,不如逗逗这个小丫头玩玩,顺便出口恶气,谁叫,这些人吃饱撑的了,大清早的来找我晦气。

“什么祁门红茶,在我们尚书府,这种茶根本就没人喝的,你们王府也好意思拿出来,分明是看不起我家小姐,赶明儿我家小姐去宫里走一趟,谁敢给我家小姐气受……”

小丫头不知天高地厚,还想叫嚣,被孙二小姐一把拉住。两人眼神交流着,似乎还没有统一意见。

“祁门红茶,今年刚送进宫的贡品,当今皇上体恤王爷新归,流落在外吃了不少的苦,特意送了一些过来,想必这些是入不了尚书府孙大人的眼的,也入不了孙二小姐的眼的,或者,也入不了你的眼的,是不是呢,孙二小姐。”

我无意等她们两个统一意见,有意吓吓她们,顺便感受下,将人从云端上推下去,看着那人挣扎,痛苦,会是个什么样的感受,只要这个孙二小姐还没骄纵到无法无天,唯我独尊,不顾一切的地步。当然,这个茶是不是贡品我并不知道,我只是以前曾在这个王府里见过标有贡品字样的祁门红茶而已。如今这孙二小姐是个红人,宫里宫外谁人不知,府里的人都是有眼色的,上来的茶又怎么可能差到哪去,说是贡品也不为过。

果然,这孙二小姐一听,赶忙站起身,一脸惊慌的拉着那个小丫头盈盈下拜,极力解释一番,为那小丫头的话向我道歉,并且起身告退。

我求之不得,顺势起身送客,顺便小声的嘀咕着,这南王府的牌匾,似乎要找个人擦擦了,不然这先皇亲笔题写的匾额,这鲜红的玉印,似乎人家要看不到了。

眼角扫过那孙二小姐,看着那孙二小姐略显惊慌的神色,我决定不再刺激她,将这浩浩荡荡的一大群人送走,眼不见,心不烦,对着昔日差点成为南王妃的人,我可不愿多理会。

“终于是,走了啊。”

看着越来越远的人群,我松了口气,正打算回屋去,身后不远处,南王的声音传来,接着,一身白衣的南王就来到我的身边,学着我的样子,看着那远去的人群,很是夸张的松了口气,一脸的揶揄。

“这个时候才来呢,早点来说不定还能当面送送呢,搞不好人家一见到你,就跟苍蝇见到有缝的蛋,盯着不放,就不那么早走,直接留下来了呢。”

我将南王从头打量到脚,丢给他个似笑非笑的眼神,转身向屋子里面走去。现在是冬天,西北风呼呼的刮着,又有点下雪的样子。这外面这么的冷,南王却穿着单衣就这么的站在寒风中,他不冷,我看着都觉得冷。

“那个孙薇薇?我才不要去见她呢,那么凶的人。”

身后,南王一脸嫌弃的嘀咕着,跟着我一起进了屋子里。

“孙薇薇”?这应该就是那个孙二小姐的名字了,不过奇怪南王怎么会知道这个孙二小姐叫孙薇薇的,这里的女子一般名字是不会让外人知道的吧,我敢打赌,南王根本就不知道我到底叫什么,除了我随口说出的“莫离”两字。

“人家好歹等了你那么多年。”

进到屋里,我将屏风上挂着的南王的外衣拿了下来,递给南王,顺便点出事实。这个时代的女子,可不时兴等男子,也等不起,孙薇薇等了这么些年,想来年纪也不小了,再找人嫁了应该是很难了,估计除了在南王这棵树上吊着,就只有孤独终老了。

“我们两个都已经离开最少有五年了,那孙尚书也不知道在想什么,居然还没把她给嫁了,改天咱们去她家看看去。”

南王不接,两手一伸,舒展着等着我给他穿上,避重就轻的说着。

去孙尚书家看看?是光明正大的从前门进去,还是偷偷摸摸的从墙上进去?我想了想,估计南王一个人去,可以从前门进,顺便感受一下被隆重接待的热情,至于带着我,那就只能从墙上进去了。

我将手中的南王的外衣摊开,来到南王身后,就着南王伸展的双手,将衣服给南王套在身上,接着走回南王面前,整理了下,将衣服上的带子一一系好,又从一旁抽出配套的腰带,仔细的系好,最后整理了下,满意的看了一眼,来到桌边倒了杯热茶,递给南王:“外面天气冷,喝口热茶吧。”

另一边,孙尚书府,孙薇薇一回到府里,将众人遣走后,一个人关在自己的屋子里,半天没有出来。期间,自己的贴身侍女,自己的庶妹,其他表亲们派来的人,不管在外面怎么喊,都没有将那扇门敲开。

中午时分,孙薇薇突然一下子将门打开,沉着一张脸,走出门后,狠狠的用力将门甩上,在门发出“碰”的一声巨响后,一路怒气冲冲的向着孙尚书夫人的院子里走去。

现如今的孙尚书夫人,是孙尚书后来续娶的,进府也才几年,和孙薇薇年纪差不了多少。

孙薇薇不待见这个新夫人,认为她抢了自己母亲的地位,仗着自己姐姐孙贵妃在宫里的地位,加上如今又怀上了,在府里处处和这个新夫人作对,时时要压这个新夫人一头。孙薇薇如此,这位新夫人也不差,她也不待见孙薇薇,两人在府里,要么互相挤兑着对方,要么直接能不见就尽量不见。

孙尚书原来的夫人,也就是孙薇薇的亲生母亲,在生下孙薇薇后没多久,就坏了身体,调养了几年,一直没有缓过来,最后去了。孙薇薇的姐姐,如今的孙贵妃,大孙薇薇好多,在母亲去了后,就开始主持府里大小事务,并且照顾年幼的孙薇薇,直到一道圣旨,被选进宫。孙贵妃做事张弛有度,进退得宜,处处彰显大家闺秀的风范,将府里管理的井井有条,深得周围人的赏识,对这个唯一的妹妹,更是悉心照顾,关爱有加,也间接的养成了孙薇薇的霸道任性,嚣张自大,目中无人的性子……

一路走过,众人见到孙薇薇,都很有眼色的主动避开让路,防止惹怒了这个脾气不好的二小姐,给自己招来皮肉之苦,只有孙薇薇的贴身侍女,那个在外人面前敢于直接指责别人的,我记住了长相的小莲,急匆匆的跟着孙薇薇,两人一起风风火火的向孙尚书夫人院子里走去。

“我当是谁呢,原来是二姐姐啊,稀客啊,真是稀客。”

还没到孙夫人院子前,远远的,一个讥笑的声音就传了开来。特意提高的尖细的声音,让孙薇薇脚步一顿,脸上厌恶之色尽显。

“哪里来的野丫头,居然敢在二小姐面前撒野,也不掂量下自己是个什么身份。”

孙薇薇身后,小莲听后,向前走的脚步一顿,神色一变,尖锐的声音脱口而出,无比嘲讽的看着在她们身后不远处的孙茜茜,尚书府的三小姐。

第一百二十七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