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十章 谢筱群的噩梦

  气温一天天的暖和起来了,外面的风景逐渐披上了淡淡的绿色。

学校后山上的小树林逐渐披上了一层嫩绿色,站在天台上向下望去让人觉得格外舒服。

谢筱群独自一人趴在天台的围栏上,望着不远处层林尽染的后山。心情有些失落,有些烦躁。最近老孟对她的态度比以前好了很多,也许是心中有愧吧?

说好的手术的时候他来陪着自己,但到了约定的日子之后他却没来!找借口说去南京出差了。这让她格外的愤怒,可没办法肚子一天天大了起来,再不做手术只好等引产了。那样和生下来他有什么区别?黄筝常常劝她要是打胎尽量赶早。可她一直等着老孟,硬生生等了一个多月,把大好的手术时机错过了。

黄筝硬拖着她走到医院的时候,医生告诉她无痛人流已经不能做了,要做就只有有痛的。那一瞬间谢筱群忽然想把这个孩子生下来。但想到目前的现实生活,她还是咬了咬牙躺在了手术台上。

忘不了那股撕心裂肺的疼痛感,谢筱群忍受不住的大声叫喊着,令等在手术室门口的黄筝坐立不安,来回踱步。

后来黄筝搀着她从医院回来的路上,看着她没有血色的脸,忍不住落下眼泪。她一边擦去黄筝脸上的泪水一边微笑着对她说,“其实我不疼,别担心……”说着话不由自主的摸了摸小腹——那里曾经存在的小生命已经死去了,永远的消失了。想到这儿谢筱群的眼中顿时涌出泪水,她把头靠在黄筝肩上,无声的痛哭起来。

……

此刻谢筱群蹲了下来,从书包中拿出一盒摩尔,利索的取出一支叼在嘴上,打着了火。她站起身,捋了捋额前的刘海,叹了口气。

天色逐渐暗了下来,已经到了晚饭时间,她却没什么心情,权当是减肥吧。

“原来你在这儿。黄筝她俩到处找你呢。你跟她俩吵架了?”身后传来管毅的声音。

谢筱群吐出一个漂亮的烟圈,头也不回地说:“你觉得我们会吵架吗?我们可是铁三角。”

“那你怎么一个人在这儿?”管毅走到她身边靠在围栏上。

“我想一个人清静一下。”

管毅看了她一眼,“你是不是有心事?这可不像你。”

“管不着先生,这时间你不去陪你家筝筝,跑来关心别人,是不是不合适?”谢筱群将手上的烟蒂捻灭,随手扔了下去。

“哎,我说谢筱群,你几个意思?我当你是朋友才如此关心你,你别不识好歹哈。”

“谢谢您的好意了。我下去了,一起走吧。”谢筱群一边说一边走了出去。

管毅看着她的背影摇了摇头。

赵语和黄筝吃完了晚饭,谢筱群才回到了宿舍。

见她回来,赵语一边收拾碗筷一边关心地问:“你吃饭了吗?去哪了这么晚。”

谢筱群将身上的包包扔到对面的空铺上,然后一屁股坐在自己床上,仿佛没有听见赵语的话,就那样呆呆的坐着。

赵语见她不吭声,走过去挨着她坐下来,拿手在她眼前晃了晃,“喂,傻了?”

谢筱群叹了口气倒在了床上。

“谢女人,你今天怎么回事?”黄筝走上前踢了她一脚。

“你俩忙你们的,别管我。”谢筱群说着脱掉鞋子,拉起床头的被子盖在了身上,同时蒙住了头。

赵语见她蒙住了头,起身去忙自己的事了。

黄筝收拾了几件衣服塞进背包内对赵语说,“我明天回来,你照顾好自己还有看住她。”说着指了指谢筱群。

赵语点了点头目送着黄筝离开了宿舍,之后自己端着脸盆去了水房洗漱。洗好之后爬上了自己的床铺,扭开床头的台灯,从小书架上抽出一本书认真的翻看起来。

一个小时之后,黄筝气冲冲回来了。

赵语合上书探着头问道:“怎么回来了?”

黄筝把背包放到空床铺上,“那个死人居然有事情去不了,我就只好回来了。”黄筝一边说着一边开始换上睡衣去洗漱了。

夜逐渐的深了,宿舍楼里渐渐的安静了下来,每个寝室的灯都随着学校统一的断电而熄灭了。学生们渐渐地进入了梦乡。

原本漆黑的房间因了窗外的路灯,显得不是那么昏暗。

111宿舍里,最里面的床铺下铺的位置上坐着一个穿着黑衣的男人,昏暗的光线看不清他的脸,他手上拿着一把水果刀,刀刃在窗外透过来的一缕缕光线的照射下反射出雪白的光,他一边把玩着手上的水果刀,一边四下里张望了一下,最终目光落在了门边上谢筱群的床上。

他模糊的五官忽然清晰起来——一张脸被利器划的四分五裂,左眼的眼球爆了出来,右眼汩汩的冒着鲜血,嘴唇被划成了几瓣,雪白的牙齿露了出来,看起来格外阴森恐怖。

他拿着手上的水果刀一下一下的敲打着面前的桌子,一边敲打一边将头扭向谢晓群,敲打了数十下之后,他终于说话了——妈妈,你为什么不要我!他的语气声嘶力竭,仿佛拼尽了全力要为自己讨一个说法。

问完话,他站起身向谢筱群的床铺走去,匕首的白光照射在谢筱群熟睡的脸上,同时也映出了她内心深处的恐惧。

他站在谢筱群的床边,用他那一双不正常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谢筱群,半晌之后他举起了手中的刀,猛然间向谢筱群的胸部戳了过去……

“啊——”

午夜时分的时候,111宿舍传出一阵惊慌失措的尖叫声。紧接着几个女孩同时被这声尖叫惊醒。纷纷看向声音的发出者——谢筱群。

只见谢筱群满头大汗的坐在床上,满脸的惊恐。

黄筝探下头问:“大惊小怪的,作恶梦了?”

谢筱群惊魂未定的拍了拍胸口,手却停在了胸前——随身携带的玉佛似乎碎了!她颤抖着手将玉佛取了出来。只见那一只白玉的佛身上裂了几条纹,而佛身处有一条明显被刀子戳过的痕迹!

谢筱群惊得瞪大了双眼。缓了缓之后她把黄筝从上铺喊了下来,跟她挤一张床,之后一五一十的把梦里的情景告诉了黄筝。

黄筝也很震惊,有些不敢相信,“或许是你想多了,你这叫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或许是你觉得太对不起那个孩子了。改天去寺庙烧柱香替他求个福。”

“但愿是吧,你不知道那个梦境很真实,他一边敲打着桌子一边用天津话质问我‘妈妈,你为什么不要我!’吓死我了。”

黄筝被她的噩梦搅得也再也睡不着,于是俩人小声的聊起天来。

第七十章 谢筱群的噩梦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