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章 方若冰

  马云祥不得不说是一个很聪明好学的孩子,步小天连续写了一遍的几个字他都能快速的熟练掌握记忆,想想以前自己读小学的时候,一个字还要抄上几遍才会写。

现在一个小孩在旁边跟着,自己要想去捞鱼是不成了,想了想便兑换出《基本剑术》开始修炼。

“兑换成功!是否修炼《基本剑术》!”

“是。”

基本剑术,九字真决“刺、劈、撩、挂、云、点、崩、截、剪。”

每一个字代表着一式基本剑招,虽然每一式剑招都看似简单,但想要熟练掌握要领和使用却需要花费不少时间去练习。

“师父是在练剑吗?”马云祥看着步小天站在树下拿着一根树枝不断单调的重复一个简单的动作有些惊异的眨了眨眼睛:“偷师。”

“立剑或平剑向前直出为刺!用力快而不散,凝神剑尖,功人要害!”

“立剑,由上而下为劈!多为对方守用,出速猛而不乱,力达剑身,有泰山压顶之式。”

“立剑,由下向上方为撩!利用剑身前部,配合步法伤人,功式以舞为美,以柔为劲。”

。。。。。。

看到马云祥往这边看,步小天也不藏私,开始一式式的讲述自己每一式剑招的要领。

在教导马云祥的同时,步小天基本剑术的熟练度也逐步增长,慢慢的也略有所悟。

“恭喜您《基本剑术》领悟精通,武力值+20!”

基本剑术精通?

果然和游戏一样,只有靠领悟武学才能增加武力值。

“云祥,今天时候也不早,先学到这里,明天开始,你每日只能深夜出来找我,白天的时候我会给你一些手抄的字,你拿回去练习吧。”步小天对马云祥说。

“是!师父!”对步小天,马云祥现在是崇拜不已,识字而且还会剑术!自己父亲虽然是一名巡卫兵,可是连他也未曾学过任何的武学!现在他很庆幸自己选择跟了这样的师父。“除了爹以外也就是师父对我最好,以后一定要好好报答师父的恩情。”

“基本剑术已经精通,再进一步便是大师。”这个游戏设置很特别,精通需要自己领悟,可是大师却需要用到一样东西,那就是剑典,这个剑典是一项消耗品,由商铺里出售,可以用金币兑换,但不一定兑换剑典一定能领悟大师级的基本剑术,这其中有一定的几率。

步小天想了想还是决定先不考虑兑换剑典,以现在自己财力完全伤不起一次可能出现的失败。

要不进山里看看那些陷阱?“也不知道那只老虎是不是还在。。。”

这次进山步小天是小心翼翼,步步为营,幸运的是第一个篓子里就有一只野山鸡。

“哈哈!野鸡。。。终于不用再咬馒头了!弄只叫花鸡,然后用香喷喷的馒头包着鸡肉,想想都觉得美味!”

“获得野山鸡1只,价值1银币,是否兑换。”

“才一个银币?现在就是给我1个金币也不换!神经。”

又走了五处点,其中两处各收获一只野山鸡、一只野兔,有一处点的篓子遭遇了破坏,看现场的血迹他怀疑一定是那头混蛋老虎干的。

“现在有两只野山鸡,一只野兔。。。一只野山鸡给那张大爷送去,野兔当宵夜,哈哈!”

。。。。。。

“也不知道这风餐露宿的日子什么时候才是个头。”

手里抱着野兔坐在树下瞭望星空的步小天想着“哪一颗才是地球呢?”

他有些想念自己那间40平米的出租房,房间虽小,但五脏俱全啊。

“咦?你这是想逃走?你怎么能这样!你这一跑不是便宜那只混蛋老虎吗?算了,还是勉为其难先把你烤了吧。”

步小天邪恶的一笑,抓着野兔朝河边走。

“噗通。”脚下一个不留神。。。“不是摔倒,完全是有人故意的!”

“是谁!”步小天吐出一口的野草,怒气冲冲的回过头,顿时一愣“真有人!”

“还活着吗?”这人背肩居然有一根箭!

上前摸了摸,想要把他扶起来,楞是摸错地方,软软的!“是个女人!”

“阿弥陀佛,我不是捡尸,我是在救人,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八级浮屠,九级。。。还是救人要紧。”步小天笑着扶起这个女人往山坡上走。

回到火堆边,把这女人靠着树放着,看了看她后背的伤势,已经开始流出浓血,再不处理是死定了。

“也算你遇到我,这一点常识我还是知道些的,不过我现在得兑换些东西。”

“兑换小瓶金创药!”

“兑换酒精!”

“兑换布带!”

商铺里东西还算齐全,这些东西加起来也不过才12个银币,对于现在的步小天还是花得起的。

“东西都差不多,可以开始取箭。”步小天走到女人面前,拍了拍她的脸说:“看你是醒不过来了,我事先声明,现在要给你处理伤口完全不是要看你香肩的意思,另外我技艺不熟,要是不小心让你这么过去了,你可千万别怪我。”

“哪!你不说话我当你默认了。”

步小天掏出匕首用酒精消毒,走到女人身后,然后小心翼翼的割开周围的衣物,然后刺开伤口上的皮肤。

“伤口很深,但箭是普通的箭,应该问题不大,可以直接拔出来。”

如果是三菱箭头直接把是不行的。

“我要拔了,你要挺住这一下!”

步小天握住箭蓄力咬牙,猛的一拔!“呲!”的一声,鲜血飞溅。

他急忙用酒精点了伤口的周围以免炎症蔓延,然后把金创药上到伤口上,用布带快速的包扎起来。

“嗯。”这时女人也因为疼痛苏醒了,但还是有些神志不清,她隐约看到一个身影。。。“有人救了我。”

“这女人到底是谁呢?还中箭逃到这溪源村。。。听说村外多有山贼盗匪,这女人。。。看衣着也不像大家闺秀,倒像是江湖中的女豪侠。”

可是找遍这女人身上也找不到她的兵器。

“算了,明天问问她就是,真够累的。”

。。。。。。一夜无话,第二天,同样的小山坡的树下。

“若冰,你也不是秦国人吗?”

步小天对草堆上趴着的神秘女人问。

两人很早便醒了,聊了一些,也知道这个女人的名字叫方若冰,虽然猜她不一定用是真名,但这无关紧要,步小天关心的是这个女人的来历。

“妾身是秦国朝阳城人,父亲是秦国商人,因为父亲今日身体抱恙,这次货物又急需运送,所以只好妾身领商队前往西赵国运送粮草,途中遭遇盗匪,其他人基本上都死了,是我害了他们。”方若冰脸色又苍白了几分。

“你也不要太过自责,保重身体才是最主要的,况且你也说了,你家中还有父亲,你得活着回去不是吗?”步小天开导道。

“谢谢。”方若冰闻言稍微缓解一些。

步小天突然问:“对了,你中箭很深,还能跑到溪源村这里,也真是了不起,这管道上离这很近吗?”

方若冰愣了愣,点点头。

“现在的盗匪真是够猖狂的。”步小天握紧拳头,想想那些凶徒草菅人命的场面都气愤。

“恩公不是秦国人吗?”方若冰怪异的问。

步小天笑着摇摇头:“不是,不过我一直都在秦国,只是以前一直住在山里,在官府里也未登记过。”

方若冰点点头,这种情况确实也有,不过这样的人一般要是让巡卫兵查到都会抓走充当奴隶。

“你先在这休息,我要外出找些吃食,你现在的伤势。。。我得去跟你去采一些野菜才行。”

“待会儿我会让人来照顾你。”

方若冰深深的看着步小天的背影,好像想从中更多的了解一些他的事情,同时心里也在疑惑:“这个人好像有不少秘密,明明不是秦人,为什么还要救我?而且他有酒精、金创药、还有这包扎的手法都不是一个村里能有的东西。”

但方若冰不知道,此刻的步小天却有种非常不好的预感。

方若冰很明显隐瞒了他不少事情,他现在忧虑的是千万不要招惹什么祸端。

能知道朝阳城,却去西赵国,一个在西面,一个在西南面,明明可以直往西去,为何要弯道走西南的安河管道。

步小天想了一下后觉得还是有必要去调查一下。

“师父!听张大爷说您找我?”

自从上次给张大爷留了只野山鸡,这大爷终于不给自己冷脸看了,听步小天要找马云祥,很爽快的便答应了下来。

看到马云祥气喘吁吁的跑过来,步小天笑着说:“也不用那么急吧?今天想让你帮个忙。”

“什么帮忙,师父您有什么事尽管吩咐我,我一定给您办得妥妥的!”马云祥拍着胸口说。

“我要你去我住的地方照顾一下人,记住,这件事情你不能让任何人知道。”

“是!师父你放心。”

马云祥有些好奇,师父应该是独子一人才对,什么人居然让师父来开口要我去照顾的?

而步小天交待完马云祥后则朝着西边山路走,如果猜的没错沿路一定有血迹,他必须去跟方若冰善后。

只是他并不知道,自己这一去却差点从此跟溪源村说再见。

第三章 方若冰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