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四章 围剿

  “三位爷放心,只要能做掉楚南雪,这个数不会少。”伸出五指。

  三人对视,继而大笑,莫言刀握着刘福的手,放进红色的被子:“刘老板,你就等我们的好消息吧。”

  夜,楚南雪盘坐修炼,‘叮叮,’屋顶有声音,楚南雪睁眼,拿剑,出门,‘悬空’在屋顶。

  一黑,两白人影,飞向三间屋顶,调虎离山计?秦姬妹房间的灯亮着,跳在后墙根,秦姬凝神抚弦,黛眉粉脸,一袭拖地白衣。

  “言刀,他会来?”街上,沈昌问。

  “楚南雪不傻,三人,他不是对手,怎么会追?”叶风说。

  “杀进去。”莫言刀狠声说。

  “要是能杀,早杀了,何必使出这计?他不中计。”叶风说。

  “怎么办?”沈昌问。

  三人盘坐一圈,你一言,我一句,想杀楚南雪的方法。

  楚南雪靠在石墙,仔细听三人的话,相隔较远,听不清。

  没月,有昏光,三人的脸被黑布蒙着,少年的身形,似曾相识。

  忽然,三人奔跑,鬼魅般消失。

  楚南雪追,没人影。

  楚南雪剑眉紧皱,握剑的手更紧,全身的每根神经紧绷。

  九月,天热,汗从额头滴落,黑衣湿了。

  剑换手,转身,忽然一条白影射来,一道白光闪过,楚南雪极速后退,后面刮来风,楚南雪‘悬空,’身后两条黑影。

  三人‘悬空’,‘叮叮叮,’楚南雪的剑被三件兵器压制,楚南雪掉在地上,三条人影急速变化的招式令楚南雪身钝。

  ‘咝,’楚南雪胳膊上的黑衣被剑划破,胳膊凉,一道剑痕,血出来。

  楚南雪大怒,九段入道力丹田旋转,破身而出,却没震飞三人,三人迅速结阵,像万力不摧的墙。

  “是你!”四眼对视,楚南雪认出黑衣人的眼睛,沈昌。

  白影脚踢楚南雪的下巴,楚南雪双手抱住朝后一拉,一剑射来,从肋骨边插穿楚南雪的身。

  “是你!”白鞋有蛇纹,夏天,河边,莫言刀说,‘这是我爹从外面给我买的,据说花二十金币买的,好看吧?’

  ‘好看。’楚南雪,沈昌,叶风三人笑着说。

  另一条黑影,不用猜就知道是谁,叶风。

  实在没想到,经常一起玩的三人,会在今夜,联手杀自己。

  “楚南雪,没错是我们。”叶风笑着说,三人脸上的黑布扯下来。熟悉的脸,充满杀气嘲弄的眼神。

  “为何?”

  “为何要至我于死地?”楚南雪怒问。

  “为了这个。”莫言刀拿出一枚金币,抛在空中接住了。

  “谁收买了你们?”

  “刘福。”

  两剑一刀同时攻来,剑插穿楚南雪的另一边身,抵着楚南雪在墙壁,沈昌手中的剑拔出,叶风手中的剑拔出。

  楚南雪的铁剑撑着地,才没跪下,缓缓下跪,阔剑形龙脉里的金龙醒了。

  ‘用紫电疗伤。’意念对楚南雪说。

  紫电的种子出现在楚南雪的左手心,包住全身,噼里啪啦响,漆黑的衣服成碎片,三人后退。

  莫言刀双眼一沉,宽刀插楚南雪,被紫电阻隔,紫电传到莫言刀的手臂,莫言刀的全身,莫言刀手中的宽刀掉了,莫言刀颤抖跳了起来,白色的衣服破碎,露出**的上身,肌肉结实,犹如铜身,一头牛撞上,毫无反应,普通的弟子打一百圈,身体没事,拳头可能要出血。

  楚南雪身上的紫电消失,不多肌肉的身体的伤口没有了。

  楚南雪握紧铁剑,两人后退,盯着两人,扬起铁剑,两人的眼里有恐惧。

  楚南雪飞劈沈昌,踏入入道境第三重天境界的沈昌就是不一样,很快,反应过来,鬼魅的到了楚南雪身后。

  没有人看清楚南雪是怎么到沈昌身后的,楚南雪就到了沈昌身后,铁剑无情的刺进沈昌的身体,拔出,再刺进,再拔出。

  叶风砍楚南雪的头,楚南雪跑了,一溜烟跑得没影,不能和他们纠缠,和他们纠缠自己必死无疑,任何一个人,单打独斗,自己要战胜他们都不容易。

  紫电治好外伤,内伤没有治好,刚才和他们死战,丹田里的入道力用完了,里面的真气也用完了。

  朝西跑,跑到大河边,沿河朝南,有一破庙,几个残破的佛头,拍拍蒲团的灰尘,盘坐用真气疗伤,真气在全身的筋脉走,走了十圈,伤势轻些,要好,不知何时,伤得实在太深。

  脑子一沉,枕着残破的佛头睡着了,许多金光在空中飘浮,像星星,一些黑色的字也在光间闪现,‘疗伤唯药,气药结合,并以枕脉,便可好。’

  ‘唔,’涎水从楚南雪的嘴角流到有灰尘的破佛头上。

  楚南雪睁开眼,庙梁有两只拳头大的黑色鸟注视着自己,‘唧唧,’飞走了。

  早晨的空气清晰,没太阳。

  移在庙门口,河水清澈,平静的流,四周没人,沈昌,叶风,莫言刀没追来。

  插了沈昌那么多剑,不知死没死,希望不死,跟楚渊一样残废,恨自己,对自己没办法。死了,就不是自己和他之间的事了,上升到家仇族恨,族人遭殃。

  虽然沈家在首阳镇只能算二流家族,要是真和楚族对着干,也会伤筋动骨,本就下滑的楚族肯定会一蹶不振,永远没有翻身的机会。

  叶族,莫族,是一流家族,伤了他们的少爷,他们的老子怎么会饶了伤了他们宝贝儿子的人?

  肚子饿了,移进另一间破屋,白盘里有三个堆成三角形的馒头。

  楚南雪起不来,爬得很快,拿着一个大口吃,一个吃完,又一个,准备吃第三个:“哥哥,我饿了。”一个极小的声音传来,楚南雪停了,打了几个响亮的嗝,两眼四搜,在身后的稻草堆里有一双黑色的大眼,脏兮兮的脸,蓬乱的头发,穿着灰色有补丁的衣服,赤着脚,脚上有伤痕。

  小女孩顶着稻草站起,一米二的样子,脸黄肌瘦,显然好久没吃东西了,挺奇怪,一直在这,有馒头怎么不吃?

  立即明白,身子收缩,警惕四望,只顾吃,没在意馒头是热的,这馒头是刚刚有人供奉的,馒头前面是一个白色笑嘻嘻的雕塑佛头,不知是什么佛头,反正挺慈祥的。

  供奉的人刚走?

  没人来。

  小女孩咽了咽口水走过来,脏兮兮的手在好多补丁的灰衣服上擦了擦。

  忽然,楚南雪的鼻子发酸,差点要哭出来,比起她,自己的生活要好很多,秦姬妹比她也好。

  楚南雪把雪白热的馒头给了小女孩,小女孩接过大口大口的吃,小脸涨得通红。

  “小妹妹你叫什么名字?”伸手摸小女孩的头,小女孩本能的后退,警惕的盯着楚南雪,没吃了。大眼珠转来转去,快哭了,擦了擦眼睛:“我叫月瑶。”

  “你怎么在这里?”

  月瑶吃完馒头,挨着楚南雪坐着。

  “哥哥,你怎么啦?你起不来吗?”

  “哥哥有伤,暂时起不来,你还没回答哥哥的话呢?”楚南雪有些喜欢面前的小女孩了,伤好了把月瑶带回家。

  “陌生的叔叔说,给我买糖吃,叔叔骗人,没给我买糖吃,把我丢在了这里,我不听话,陌生的叔叔就骂我打我,后来,来了一个丑女人,丑女人的脸上有刀疤,她说待会要吃了我的心,她脸上的刀疤就好了。”

第二十四章 围剿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