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九章 悬空

  沈昌勤快的碰莫言刀的酒杯,莫言刀也勤快的喝,越来越醉。

  药粉洒在酒里,摇了摇:“哥们,干了我这杯。”

  “不,你干,你干。”莫言刀推着沈昌的酒杯。

  “我干,我干。”沈昌卖力地笑着,喝了莫言刀酒杯里的酒。

  莫言刀笑得像屁股开了花,拍着沈昌的肩膀:“这才是我的哥们。”握着沈昌握酒杯的手腕,喝了有药的酒。

  刚喝,莫言刀就像在风中飘摇,双腿一软,身子一矮,倒在了地上。

  第二天上午,莫言刀动了动,身子难受,滚了几下,睁开两眼,房梁残垣,上面结了不少蜘蛛网,蜘蛛辛勤地吐丝织着网。

  手脚被白色绳子捆着,嘴巴里塞着厚布,想叫,只能发出哼哧声。

  九段入道力从丹田出来,没挣脱绳子,这不是普通绳子。

  “怎么会在这?昨天不是和沈昌喝酒?沈昌给自己喝了什么?”

  风热,莫言刀浑身冷。

  “言刀,对不住了。”沈昌拿着短刀从外面进来,在莫言刀身边蹲下,短刀在莫言刀的脸上滑着。

  沈昌能说自己是被楚南雪逼的?说了莫言刀会相信?

  昨夜,莫言刀喝了自己下药的酒,沈昌避瘟神一样飞上屋顶。

  楚南雪说:“莫言刀醒了,你用刀威胁他。”

  不按着楚南雪说得做,自己的脑袋会掉,在掉自己的脑袋和在掉莫言刀的脑袋间选择,沈昌没犹豫,选择掉莫言刀的脑袋。

  “你在和我玩游戏?以前,我们经常在这玩游戏。”莫言刀笑着说,心想,沈昌真的在和自己玩游戏。

  沈昌摇头。

  “为什么?”莫言刀的笑收了。

  沈昌一拳打在莫言刀的鼻子,莫言刀的鼻子流血。

  “哪有那么多为什么?”沈昌又是一拳,莫言刀的鼻子歪了。

  沈昌割了莫言刀的头发,对着莫言刀的手筋就是一刀,脱掉莫言刀的鞋,对着两脚的脚筋,每条一刀。

  沈昌出了红庙。

  楚南雪拍着沈昌的背:“你做得不错,我看见了,下一个是叶风。”

  墨枝一下老了,儿子在酒里下药给莫言刀喝,用刀割断莫言刀的手筋,脚筋,墨枝没有错过的看见,尽管也知道是楚南雪逼的,沈家和莫家的仇结下了。

  二流家族不是一流家族的对手,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灭了莫言刀的口,再找机会杀了楚南雪,这样,这个世界上,只有自己和儿子知道莫言刀的尸体在哪里?怎么死的?被谁杀死的?莫家查起来就说是楚南雪杀的,楚南雪死了,死人不会开口,那时,莫家找楚家报仇,鹬蚌相争,坐收渔翁之利,二流家族沈家说不定会成为一流家族。

  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哈哈哈哈哈……”墨枝对着镜子笑,又年轻了。

  镇南,叶家,叶风在花园练剑:“少爷,沈昌来了。”一个小厮报。

  他来干什么?叶风疑惑。

  收剑。

  “沈昌,你的气色这么好,伤好得差不多了吧?”叶风笑着问。

  “好得差不多了。”沈昌爽朗地说,只有自己心里清楚,自己有多么悲催。

  “有没有楚南雪的消息?”盯着沈昌问。

  沈昌不敢对视叶风:“楚南雪在红庙。”

  两人边吃鸡,边朝红庙的方向奔,沈昌有些不对劲,眼神躲闪,有什么瞒着自己,叶风精明,留了心眼。

  红庙有血,新鲜的血,血已干,叶风用手摸,刚才,楚南雪在这,楚南雪受伤了?

  沈昌的手一抬,早握在手的石头砸向叶风,叶风跳在一边,惊怒地瞪着沈昌:“你!”剑拔出,诡异的掠向沈昌。

  白佛头里,楚南雪自在的看,莫言刀也看,沈昌,叶风打斗异常激烈。

  沈昌受了重伤,现在没全好,使不出全力,处在下风。

  叶风的剑气划伤沈昌的胳膊,划破沈昌的衣服,裤子也破了,里面穿着白色短裤,肌肉发达。

  剑从沈昌的肋骨边插进,插穿沈昌的身,沈昌掐住叶风的脖子。

  门口掠进一人,一掌把叶风打在墙壁,嘴角溢出血。

  “昌儿,你怎样?”墨枝抱着沈昌,冲进家族医馆,医师精心疗伤。

  不是及时赶来,昌儿会命丧叶风的剑下。

  ‘叶风,我莫家与你势不两立。’

  先还打好的如意算盘,现在阵势乱了,一切从长计议。

  剑插进剑鞘,叶风走出红庙。

  楚南雪钻出白佛头,掠向叶风。

  叶风跳上屋顶,白衣被风吹,如雪飘,玉树临风。

  楚南雪飞上,剑在白光下闪着刺眼的白光,脚步交错,舞起百道剑芒直攻叶风。

  叶风诡异地跳跃,到了楚南雪身后。

  楚南雪迅速转身,剑对着叶风的腿刺去。

  叶风大惊,剑没来得及抽出,楚南雪的剑刺进叶风的腿,抽出,划叶风的胸,叶风的身子倾斜,才狼狈躲过。

  叶风撕了白衣袖包扎伤口,一招流星,剑比流星还快的刺楚南雪。

  楚南雪‘悬空,’剑尖对着叶风的眼睛刺去。

  叶风拿剑竖挡,‘叮,’剑尖和剑刃相撞,撞出火花,震得叶风后退,不远是庙顶边。

  楚南雪一拳打在叶风的胸,直接把叶风打在空中,楚南雪飞下,又是一个勾拳,把叶风打得翻了个身,血染红天。

  叶风像飘带飘在地上,楚南雪一脚踏在叶风的胸口,剑指着叶风的眼睛。

  两重天的入道力运在手臂,剑刃周围罩着一层青光,只要刺下,叶风的两只眼睛就会瞎。

  “还等什么?要刺快刺!”叶风怒说。

  楚南雪的剑再前进,叶风闭眼了。

  楚南雪拉下拉链,一泡尿射在叶风脸上,对着叶风的肚子一拳,能碎石的拳力打破叶风的丹田,里面的入道力跑了,揪住叶风的衣服,扔了出去。

  楚南雪走了。

  楚南雪打叶风,莫言刀全看见。

  杀了他们便宜了他们,让他们生不如死的活着,比杀了他们好多了。

  楚家,楚南雪的房间,楚南雪把生活用品装进黑色布袋,明天,就是去暴风学院报到的日子。

  鹿皮擦拭剑,直奔镇上最有名的铁匠铺,要铁匠打一把铁剑的剑鞘,给了一百金币。

  秦姬在花园练剑,招式柔美,像流水。

  蝴蝶翩翩,花草笑了。

  香汗顺着脸颊流下,漆黑的眼睛热烈的注视着剑,好像剑是自己最好的伙伴,这把剑剑把漆黑,剑刃白色,是楚阳叔送的。

第二十九章 悬空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