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章 你觉得我很可怕?

  晋徽泽刚上三楼,便看见女佣从他们的卧房里出来,他表情一反既往的淡漠,看的小女佣心里暗叫不好,快步下了楼。晋徽泽伫立在紧闭的卧房门前,屋内平静无比,没有丝毫的暴躁气氛,看来周苒心情很是安稳。

晋徽泽嗤笑了两声,尔后笑声越来越大,笑得不能自已,弯成一道月牙似的眼眸隐隐有泪水沁出,顺着眼角流下来,模样张扬肆意,却又带着不可忽视的悲哀。

晋徽泽一早就知周苒不在乎,可自己还像个小丑一样将Jessica带回家,只为了看看周苒会不会在乎,真可笑。

“哈哈哈。”晋徽泽的笑声纯真而响亮,成功的让周苒坐不住阵脚,她推开门,看到他的小丈夫一个人站在门前笑得甚是开心。

周苒眉间流露出疲倦,红润的唇中含着支未燃的烟,也不只是还没来得及点还是已经抽过一支,她看着晋徽泽,眼神不似往常他做错事那般的冷感,带着怜惜和无奈,乱的很。对于晋徽泽,一向自诩冷血无情的她也毫无办法。

自从晋徽泽的过往被她知晓,周苒每当看到晋徽泽苍白俊美的脸颊时就忍不住想象出他幼时所受的折磨,她想要去弥补自己对他从前的那些敷衍。

说是愧怍就有些牵强,可若说爱情,周苒根本就没有去想过。

她想过自己会跟晋徽泽孤独终老,但从未想过自己会对他产生暧昧的想法。

“姐姐。”晋徽泽慢慢止住笑,用手揉着眼睛,唇角还是向上弯起的,笑意犹存:“我带女人回家,你不会觉得生气哦?”

生气?周苒沉默,睫毛轻轻柔柔的遮住她眼眸中的迷茫,她确实是生气,若是换做以前,晋徽泽又带女人回家的话,周苒将他就起来揍一顿也就罢了,可如今对着有过那样惨烈曾经的晋徽泽,她真的不知怎么办。

若是晋徽泽能在其他女人身上得到慰藉,周苒…或许可以忍受。

“你开心就好。”

吃不准晋徽泽想要的回答,周苒只好丢出一句模棱两可的答案给他,却见男人眸中的色调越来越深沉,像是压抑着一场暴风。

“为什么?”晋徽泽像是被惹怒的兽,突然冲到周苒面前,两双大手桎梏住周苒单薄的肩膀,发疯般的摇晃,眼眸猩红,“为什么你不会生气?姐姐,你不是女人吗?你为什么不会生气?说啊!”男人的嗓音带着浓厚的失望,俊美的脸庞更衬出他的诡异。

他真的不懂,不懂周苒为什么不会生气,是因为郑一谦吗?亦或者又是哪个野男人?!

“晋徽泽…你放开!”

周苒被他的大力晃得头痛,看着面前晋徽泽脸色苍白,力气大的她怎么也挣脱不开。周苒第一反应便是晋徽泽又被什么刺激到了,不假思索的低下头在他的胳膊上狠狠咬了一口。

“唔…”

晋徽泽痛哼一声,当真放开了周苒,周苒贴在墙壁上微微喘息,看着晋徽泽的手臂上有一圈极深的牙印,正在往外渗着血,周苒的口腔里似乎也有淡淡的铁锈味散溢开来,她皱眉,看着晋徽泽胳膊上昨晚才缠上去的绷带,后悔咬的太重。

晋徽泽不怒反笑,看着血从自己的伤口处缓缓流出,蜿蜒到小臂上,将雪白的纱布都沾染上了血色,唇瓣张开露出洁白的牙齿,笑得天真无邪,像是小孩子看到了什么不得了的玩具。

“是血呢。”晋徽泽声音低缓,不复方才歇斯底里的样子,他笑得魅惑,用手沾上血液,舌尖扫到那抹猩红,他喟叹一声,“原来我的血…是甜的。”这幅画面配上他可口的长相,美轮美奂到诡异,周苒看着他,身子竟然忍不住瑟缩一下。

周苒咬着红唇,想去给扇他一巴掌,却下不去手,想要拥抱他,也不可以。

“姐姐。”晋徽泽歪着脑袋看着周苒纠结的表情,“你觉得我很可怕?”

为什么会害怕,会颤抖呢?明明你也跟我一样的肮脏。

听到男人的话,周苒直起身子,脸上的表情又恢复成平静无波的样子,看得晋徽泽意味全失,明明就快要撕开伪装的她,偏偏又倔强的将自己保护起来,“没有。”

晋徽泽眼神有些许的迷茫:“既然不怕我,有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为什么要背叛他,逃离他?

“什么怎么对你?”周苒拧起眉,美目紧盯着他伤痕累累的胳膊,“我带你去上药吧。”

晋徽泽看着周苒,苍白的薄唇抿紧,眼神带着几分幽怨,良久没有说话,像是在等着周苒给他一个满意的回答,看着周苒没有丝毫重新解释的意思,他一语不发的离开,颀长的身子在旋梯上渐渐隐没。周苒张合了下唇瓣,想要叫住他,却终究没说出口。

周苒轻轻呼出口气,却丝毫没有如释重负的感觉,刚才晋徽泽离开,每一步像走在她心尖上,一步一步惹得她难受,仿佛这一走就难再回来似的。

晋式。

宽阔的梨花木办公桌前,周苒面容冷艳,菱唇严肃的抿起来,明亮的细眸偶尔凌厉的扫过正在演示PPT的几名西装革履的男子,除了纤细的手指在转动钢笔把玩外,其他表现得都像是在认真开会。孙秘书照例站在她身侧,偶尔低下身子与周苒贴耳交流几句。

“所以说,这个案子我们势在必得!”演示自己的企划案的男人做了个有力的结尾,满怀期待的看向低垂着脸正默默走神的周苒,“周副总…周副总?”

周苒眨一下眼,抬起头来睨了那男子一眼,“我听着,你继续说。”她的手抚上眉骨,以此来掩饰自己的尴尬。

真是该死,都怪晋徽泽那个神经病,丢下一句莫名其妙的话就跑了,害她琢磨了一上午都没法专心工作。

“所以这个案子我觉得没有纰漏,希望周副总能通过!”

周苒拿起企划书翻了翻,锐利的眼神立刻从那密密麻麻的黑字里找出几处错误,她唔了一声,刚想要说不通过时,带着玩味的男声却先她一步。

“要通过也得问我,什么时候轮得到周副总了呢?”

第二十章 你觉得我很可怕?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