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章安琪出局

  第四十章安琪出局

回到现实的陈天阳,用尽了所有办法都没能唤醒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阮风。阮风就像中了魔咒一样,只有平稳的呼吸和心跳证明阮风还在活着。在帐篷中来回徘徊的陈天阳无计可施,他想从帐篷中走出来,去女生区找到宋雨墨和陆安琪,当他打开帐篷门帘的时候,黑夜中来回巡逻的士兵守卫森严,根本不可能让他那么容易的钻到女生帐篷中。

无奈的退回自己的帐篷,看着躺在地上的阮风不禁有些担心。坐在地上看着身前的阮风此时头脑有些混乱的他,顿时有些清醒了。自己是从梦境中中弹身亡后才苏醒过来的。大概阮风三个人遇到险境,或者阵亡也跟自己一样脱离的。

还在梦境的阮风三个人似乎失去了一位主心骨一样。陈天阳虽然有时莽撞冲动,但是不乏有时聪明伶俐,甚至高于书生气的阮风。阮风虽然聪明但是缺少陈天阳那种勇气。不适合在队伍中当一名优秀的领导。陆安琪和宋雨墨同样,战斗力甚至在某些地方高于陈天阳,但是缺乏团队意识,只有在有领导的情况下才能安定自若。

现在缺少陈天阳的三个人已经乱了分寸。原地逗留许久还是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一味的向前的三个人搜遍了林子附近根本找不到一个人影。记得上次是有一位蒙面人出现在梦境里救了大家,可是这次连个人影都没看见。甚至敌人好像都藏了起来一样,根本不主动攻击。

他们在明,敌人在暗。林子里面已经冷了起来,女孩此时身体变得渐渐僵硬起来,手脚冰凉了。宋雨墨握刀的手,有些不太灵活了。开始不停的换手握刀,保持一个最佳的状态。

“你怎么了雨墨?”阮风看着有些发抖的宋雨墨问道。

陆安琪看着傻乎乎的阮风,推了一下笑骂提醒道:“你傻啊!这么冷的天,雨墨这是冻着了身体发冷!”

“我没事阮风,你们注意一下四周情况!”宋雨墨不想拖大家后腿。自己肩膀刚才中弹,撕掉一件外套的陆安琪同样感觉身体发凉。还装作坚持自己身体很好的样子。

阮风看出了两名女生都很冷,他脱掉了上衣裸着上身。

“你要干嘛啊?”看着脱掉衣服的阮风宋雨墨有些害羞,转过脸避开阮风说道。

“我就是想把衣服让你披上,我在老家的时候经常锻炼体质好着呢!你们如果不嫌我脏,就先凑合穿一会吧!”阮风一手递给陆安琪一手拿给宋雨墨。

陆安琪倒是大方,直接拿过衣服穿了起来。道了声谢不客气的说道。

宋雨墨倒是害羞没有接过衣服,陆安琪看着不好意思的宋雨墨都有些无语。直接从阮风手上夺了过来,放到宋雨墨的手上。看着一脸不好意思的宋雨墨说到:“我的好妹妹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这要是平时军训累了,大家喝水还能在乎谁的瓶口脏啊!”陆安琪瞅了一眼阮风,扭头对宋雨墨接着说道:“再说了这可是阮风一片好意。看看你现在的样子用刀都不灵活了,一会如果遇到敌人该怎么办?”

犹豫不觉得的宋雨墨我我我的说了几次,悄悄看着阮风。

“赶紧穿上别婆婆妈妈的。”陆安琪指着宋雨墨手上的衣服说道。

宋雨墨看了看手上的衣服,害羞的对阮风说了声谢谢。这让愣愣站着的阮风还有些不好意思了。

穿上衣服的宋雨墨还多少有了些男人的味道。黑夜里看不出来宋雨墨盘起头发的样子到像一个假小子。陆安琪看着一脸清秀的宋雨墨都有些不敢认了,开着玩笑的说:“哇,这是我们家的雨墨吗?要不是这个林子里就我们三个人,我还以为怎么突然变出来的小鲜肉呢!”

“陆姐都什么时候了,还开着我的玩笑!”

“好了我不说了!”

陆安琪拿起自己的手枪,拿出自己的手枪里面的弹夹看了看里面的子弹。叹了口气对着阮风问:“我说小书生,你身上还有多少子弹?”

阮风摸了摸身上的弹夹和装好的子弹盒子。不多了还有一百多发吧!

“给我一些,刚才跑动的时候我子弹掉了许多,现在只有几十发了。”

“没问题,如果还有敌人我会从他们身上抢的!”阮风说着从腰间的弹盒里面抓了一把递给陆安琪。

“谢谢了!”

陆安琪揣好子弹心里似乎踏实了不少。阮风看着陆安琪的表情有些不对劲。看了看陆安琪的身上,他明白了。又从自己的腰间抽出两梭子弹夹,递到陆安琪的手中。

“拿着吧!用的着!”阮风郑重的说了句。

转身就往前走背着身后的两个女孩说道:“我向前面侦察一下,你们跟在后面一定注意身后的动静!”

陆安琪看着手中的弹夹有些哽咽,自从上次宋雨墨替自己包扎,这次阮风默默无闻的送给自己弹药。加上刚刚死去的陈天阳,心里有些说不出来的滋味。一只女汉子形象出现在众人面前的她,此时感动的想要落泪。

宋雨墨看着没有挪步的陆安琪开心的说道:“陆姐,跟上啊小心掉队了!”

“嗯我这就来!”陆安琪低头擦了擦眼角,加快了步子撵上前面的宋雨墨。

“想不到这么危险的时候还能看到真情流露。年轻人的世界真是搞不懂啊!”天佐避开屏幕里面三个人你情我浓的画面,扭过头深呼吸。从衣服兜里面拿出烟盒抽出了一支烟静静的点燃。

看着天佐的样子不知维拉有多开心:“怎么这回感动了吧!告诉你这就是博士为什么选中他们的原因之一,孤僻冷漠是他们的缺点但是让他们聚在了一起就变成了优点!”

“博士用心良苦啊!”天佐真心佩服院中的博士。自从博士招募他们几个人进来,开始还有些不服气,但是渐渐的发现博士并不是一个简简单单的普通科学家。

再说此时的阮风三个人在黑夜中,漫无边际的走着。而悄无声息正说明危险正在逼近他们。让他们学习的东西就是观察,不顾这一点似乎他们还没有真正的学会。在丛林野战中伪装自己是最不可缺少的一项。贴在树木上的泥人一动不动的正注视着他们三个人。

走在最后的陆安琪已经加倍小心。本以为想贴在树旁作为掩护,可是当她贴在树腰的时候,发现树腰特别的柔软,下意识知道情况不好,正要离开树腰上突然露出了一双明亮的眼睛盯住了陆安琪。陆安琪张大了嘴巴,而一把锋利的匕首刺进了自己的脖子。

没有喊叫没有一点挣扎,陆安琪就像一片数据一样消失在了这里。

还在前进的宋雨墨感觉自己耳边安静了许多,突然察觉陆安琪不在身边了,立马喊住了阮风问道:“阮风,陆安琪不见了。”

“怎么可能?她不是一直在你身后吗?”阮风说完自己知道一定中计了。陆安琪一定出局了,跟陈天阳一样阵亡了。

“阮风你怎么了?”

“陆安琪阵亡了”阮风清舒一口气平淡的说道。

“什么,怎么可能?”

宋雨墨有些无法相信,陆安琪一直在自己身后怎么会一点动静没有的就阵亡了。而敌人的影子还没有看到呢?

看着一脸不敢置信表情的宋雨墨。阮风一边提防着周围一边对宋雨墨说道:“别忘记了这是野战,虽然比不上真正的荒野丛林,但是这里足矣让一个野战士兵,也就是我们的人做好伪装了!”

听完阮风的话,宋雨墨慌乱了。这一定是对方想一个个把自己人给杀掉。站在原地打转的宋雨墨开始六神无主的环顾四周,忽然大叫一声,疯狂的丢掉手中的武器,向后面奔去。

阮风有些始料未及,看着宋雨墨疯了一般向回跑,捡起匕首追了过去。就在追的同时突然树上,有人用绳索套了过来。阮风眼疾脚快避开了,可此时宋雨墨却不见了踪影。两个人最终失散联系中断了。

陆安琪与陈天阳一样,猛地从被窝里钻了气来。用手捂住了自己的脖子,慢慢的摸了摸丝毫没有感觉。终于意识到自己从梦里醒了过来。感觉自己一下自由了,看着身边的宋雨墨还在熟睡中,不禁开始为宋雨墨担心起来。

可是自己的担心却无济于事,她想大喊叫来军队的医护人员。如果叫来他们与别人的不同就会公众于世,在事情没有清楚之前,她不想善左主张。

抱这双腿坐在毯子上披了一件衣裳,静静地看着眼前的宋雨墨,希望她快点醒过来!

宋雨墨回到陆安琪消失的地方捡起地面的石块就到处乱扔。她想找到杀掉陆安琪的敌人。而失去理智的不停地在每棵树旁搜索着。

而自己盲目的寻找让她痛哭流涕,跪在地上流泪不止。而一个悄悄走近她背后的人正拿着一把匕首逼向了她!

第四十章安琪出局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