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八章:虐的心肝脾肺肾都疼

  偌大的空间,孤男寡女待在一起总显得特别的尴尬,陆隽之尴不尴尬江离不知道,反正她自己是觉得浑身不自在,驾轻就熟的开了电视,电视里正重播着一档江离主演的一部戏,第一轮播出的那会收视率就一直居榜首,现在余热消了消,应该很快又有什么年度大戏上映赶超过去。

江离盯着电视看了会,看着剧中的自己一副傻逼甜的样子,被人欺负了还不吭声,剧中被那么多男的爱的死去活来的,却偏偏独爱男主一人,被男主各种虐的心肝脾肺肾都疼。

江离其实很少会再去看自己演的电视剧,大概是知道里面的一些内幕花絮,所以再看的时候怎么都无法入戏。

入行这么久从来没演过坏人,说出来,江离自己都觉得自己戏路真窄,看着萧央把女二演的那么传神,不禁有些羡慕,发誓道:“我下部戏一定要演个反派角色。”

陆隽之正在倒一杯牛奶,准备加热,闻言抬头看了江离一眼,问道:“那你想演什么?”

“虽然是很坏但是被人恨不起来的那种。”江离想了想,很慎重的答道。

陆隽之很有建设性的提了一个建议,正好把热好的牛奶端过来,笑着说:“那你记得到时候跟编剧老师打好关系。”

“当然。”江离说完,正好有一杯热牛奶放在自己面前,陆隽之笑着说:“赶紧喝了睡觉。”

江离抬头有些意外的看了一眼面前的陆隽之,上下打量了陆隽之一会,一脸防备的看着陆隽之,怒道:“别想打什么坏主意。”

陆隽之静静的看了江离一会,江离被他看的有些不自在,抬头瞪了他一眼,陆隽之突然轻笑出声,问道:“阿离觉得我是在打什么主意呢?”

江离撇了撇嘴,十分受不了陆隽之这样,这简直就是循循善诱,虽然笑起来的陆隽之很让人心动,但是扛得住诱惑是生存第一法则。

江离没理他,一口气喝完了一杯牛奶,驾轻就熟的就往卧室里走去,在衣柜里扒拉了半天,嘴里也没闲着的嘀咕了半天,就是找不到她想要的东西。

陆隽之倚在门框上,双手抱胸嘴角含笑悠然自得的看着她,问道:“在找什么?”

“女士的睡衣啊。”

“我一大老爷们的家里怎么可能会有女士的睡衣呢?”

“哼,说的好像你清心寡欲似的,Coco的那么多后妈就没带回家过?”江离嘲讽道。

陆隽之脸黑了黑,他风流归风流可是从来不乱搞,也不带女人回家,但是被江离说来怎么就那么的不堪了,总归是自己理亏,陆隽之尴尬的咳了一声,说:“你先穿我的吧。”

江离淡淡的瞟了他一眼,说:“那你还不出去。”

“这是我的房间。”陆隽之提醒道。

“我说你这人怎么一点记性都没有,这明明是我的房间,你的房间在隔壁。”

“这是我家。”陆隽之再次提醒道。

江离挑眉,慢慢逼近陆隽之,道:“你确定?这房子房产证上明明是我的名字,你死逼着要送我的分手费,不记得了吗?这么多年你住在这里我都没找你找租金了。”

陆隽之被堵的无语了一会,他当初确实把这栋房子留给江离做依靠,只是当年心高气傲的江离怎么能接受这种馈赠,或许用侮辱更恰当一些。

后来这栋房子在江离走后就空了下来,他时不时的派人来将这里打扫一遍,一如曾经他们还住在这里一样,他也会时不时跑来这里坐一会,却从没在这里过夜,大概夜太长了,空落的房子连同他的心便显得更寂寞了。

今日本来是心血来潮想要带江离来看看,本来也不准备在这里过夜,只是突然觉得在这里再待上一晚上也不错。

陆隽之直接被江离一把推了出去,江离洗完澡趴在床上,鼻尖嗅了嗅,被子冷冰冰的感觉不到一丝属于陆隽之的气息,不免有些讶异,在抬首环顾四周,仿佛这屋内的每一件东西都冷冰冰的没有一丝人气。

夜已深,江离劳累了一天,趴在床上迷迷糊糊的就睡着了,大概是曾经熟悉的地方,所以并没有那么难以入眠。

而今晚的陆隽之却失眠了,在床上翻来覆去一直睡不着,干脆起床站在阳台上望着夜色抽了一支烟,一个人在阳台上待了一会,冷风一吹忍不住打了一个冷颤,这才抬脚往屋里走去。

突然想去看看江离,轻手轻脚的往房间里走去,江离睡的很安稳,陆隽之盯着看了一会,替江离盖好被子,柔声笑道:“晚安,好梦。”

希望你的梦里有我,伴你入眠。

第三十八章:虐的心肝脾肺肾都疼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