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魔传奇

左手小刀 著

本书由小说阅读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下拉阅读上一章

前言 第一章 飞来横祸

  前言

    神风大陆,是一片充满传奇的土地,这里曾经非常繁荣,有上百个种族在这里生存。他们彼此征战不休,只为控制更多的土地和资源,让自己的种族繁盛强大。

    各种族间互相结盟,彼此实力相当,一直以来谁也奈何不了谁。

    可是,一千年前,一场突如其来的大战,彻底的改变了大陆的现状。

    人类联合了精灵族、神力族、灵风族等几大种族,兽族统一了兽类三十多个分支种族,神秘的死灵族通过各种手段联合了地行族、树魔人、黑炎族,实力迅速壮大,南面的沼泽人和西面的沙漠一族签订了盟约。除了生活在北边接天山脉里的神秘种族和东面丛林深处的少数几个种族,神风大陆

几乎所有种族卷入了一场空前的战争风暴。

    这场大战持续了近百年,由于实力相差不大,各方都损失严重,到最后,除了人类、精灵、兽族还活跃在神风大陆,其余的种族有的被灭族,有的神秘消失,不知所踪。

    关于这场战争的起因,没人能说得清了。一千多年来,只有游吟诗人世代的传唱,依稀流传下来的一些信息表明,那场大战似乎是为了争夺一件突然降临在大陆上的至宝,传说只要得到这件宝物,不但种族实力可以得到很大程度的提升,甚至有可能一统大陆。

    这场疯狂的战争已经结束了,但是却没有任何结果。

    可是,有些事注定不会结束。

    一千年的相对平静,换来的是人类、精灵、兽族三大种族的繁衍繁盛。

    随着一个叫阿里亚斯的少年横空出世,大陆再度风起云涌,一场血雨腥风已拉开序幕,一场传奇即将上演。

第一章 飞来横祸    

1。小山村

   清晨,一缕阳光洒在这个叫做比尔的小山村。一声鸡鸣打破了小山村的宁静,安静了一夜的山村开始了一天的热闹。炊烟在各家房顶上飘荡,小鸟在村子里的树梢上愉快地唱歌,一切都是那么美好。

   “阿里亚斯!还不起床!”

   一个衣着朴素的农妇大声的呼唤着她还在赖床的儿子。

   “哦……”迷迷糊糊的答应了一声,房间里又传来了鼾声。

   一阵叮叮当当的锅碗瓢盆的响声,母亲来到了卧室,被子一掀,一个光着屁股、大约十岁的小男孩从床上一跃而起,一溜烟的跑出了房间。

   “你小子别跑啊,看我的巴掌不打在你的屁股上,小懒猫!”母亲笑骂道。

   “妈,你别每天都那么早起床好不好,我正在做美梦呢,正在啃着鸡腿,这下被你一声给吼没了。”

   “小子,老老实实地去放牛吧,还想吃鸡腿。”

   小男孩嘟囔了几句,不情愿地来到了牛棚,拉着那头老黄牛,慢慢地走到了屋后的小山坡上。

   清晨的阳光已经给这个小山村披上了一层淡黄色的外衣,清晨的凉风吹在脸上,说不出的舒服。

   小男孩舒服地伸了个懒腰,站在山坡上,回身望着自家那简陋的小茅草屋。

   “唉……”谁说少年不知愁滋味,虽然才十岁,但是他已经历了太多的苦难。

   从一生下来就没见过父亲的样子,因为父亲在他出生的前几天被战乱中流散的兽族士兵杀死了,因为当时有一个受伤的精灵族人藏在了家里,那些兽族士兵杀死受伤的精灵族人的时候,看上了家里那头唯一的老黄牛。父亲要保护老黄牛,激怒了兽族士兵。

   少年心里已没有多少仇恨,生活在这乱世,能活下来,长大,吃饱,就心满意足了。

   可是,每当他牵着老黄牛,静静的站在这山坡上的时候,心里就会莫名的多出一种伤感,仿佛父亲的模样清晰了起来,就站在小屋外面,向着他挥手微笑。

   和母亲的相依为命,让他尝尽了生活的艰辛,也享受着母亲那无微不至的爱。母亲,就是他在这世上最重要的人,如果说要他用自己的生命去换取母亲,他也会毫不犹豫的。母亲给不了他舒适富足的生活,但是却能给他一份宁静、深沉的爱。有这些,就够了。

   可是,男孩心里却又一个梦想,他要用自己的双手让母亲过上舒适的生活,就像村里最有钱的术科家里一样,每天都有肉吃,不用整天做繁重的农活。

   看着母亲瘦小的忙碌的身影,小男孩紧紧地握了一下小拳头,发誓一定要让母亲幸福。

   “喂,阿里亚斯!又挨打屁股了吧?哈哈!”一个同样穿着破烂的小男孩嘲笑道。

   “哼,罗亚,你也好不到哪里去。”阿里亚斯有些郁郁。

   这个叫罗亚的小男孩也差不多10岁,是阿里亚斯最好的朋友。两人的家庭情况差不多,都是贫困家庭的孩子。

   两个小男孩凑在了一块,嘴里嚼着草根,一起出神的望着村子里袅袅升起的炊烟,牛儿在旁边安静地吃草。

2。神秘人

    “阿里亚斯,回来吃饭啦!”

    小男孩还在走神,母亲的呼唤把他拉回了现实。

    “回去吧,老黄牛大叔。”和罗亚告别后,阿里亚斯慢慢地走下了山坡。

    饭菜已经摆上桌子,和以往没什么不同,还是玉米面加野菜做成的馒头,母亲吃一个,他吃两个。

    “快吃,你要长身体,多吃点。”母亲已经吃完了那一个馒头,慈祥地看着她的孩子,眼里满是温柔。

    “妈妈,你每天要做那么多事,吃一个馒头怎么够啊,反正我每天也是放牛,你再吃一点吧,我还可以到山上采野果呢!”男孩把自己手中的馒头递给母亲。

    “快吃吧,妈妈吃饱了。”

    一种莫名的心酸涌上男孩的心头,这一幕每天早上都会上演,但是每次都会让他想流眼泪。

    “妈妈,我以后一定会让您每天都有肉吃的。”

    “嗯,妈妈知道,我儿子最能干了。”母亲抚摸着男孩的头发。

    “啊,快看,有人来啦!”外面一阵喧闹打破了小屋里的宁静。

    母亲走出了小屋,男孩也啃着馒头站在了门口。

    家门口的麦子地头,有三个人正往这边走来。

    走在前面的人穿着一件黑色斗篷,遮住了脸,只能看到他高高的个子,后面两个人一身人类打扮,只是尖尖的耳朵暴露了他们的身份。

    精灵族!这个僻静的小山村已经很多年没看见过精灵族人了,他们来干什么?

    比尔山村离北面的接天山脉不远,位置很偏僻,平时很少有外人到来,这次一下子来了三个陌生人,已经引起了村子里人们的关注。

    要知道,虽然千年前人类和精灵是盟友,可是战争结束后这种盟约关系就瓦解了,一千年来,虽然两族不曾爆发过大规模的战争,但是小摩擦还是经常有的,可以说两族并不友好,也没有什么来往。

    虽然从没见过精灵族,关于精灵族人的特征阿里亚斯还是从大人那里知道一些,他们生活在东面丛林和平原的交界地带,擅长魔法和弓箭,人数不多,但是几乎每个精灵族人都是天生的战斗者,不然也不可能在千年前的大战中幸存下来。精灵族和人类相差不多,只是所有族人都长着两只尖尖的耳朵和金色的头发,所以还是很好辨认的。

    三个神秘人神色慌张,朝着阿里亚斯家的小茅房走了过来。

    小阿里亚斯上前一步,将母亲挡在身后,直觉告诉他,一定会有什么事情发生。作为家里唯一的男子汉,虽然还有点小,但是他觉得有责任保护家人。

    “尊敬的女士,要打扰您一下了。”为首的黑衣人礼貌地鞠躬,对阿里亚斯的母亲说道。他掀开了斗篷,赫然也是一名精灵族人,只是身上有着些许伤痕,再仔细看看后面两人,身上也有不少伤痕,一人背上背着一把精灵弓,一人背着一把魔杖。

    “先生,有什么能为您效劳吗?”虽然居住在偏僻的小山村,但是母亲很懂得礼貌,也教育着阿里亚斯要有教养。

    “我们想在这里暂时休息一下,您也看到了,我和我的同伴都受了伤,有兽族士兵在追杀我们,我们想休整一下,从这里绕道返回丛林驻地。”

    “这……”母亲面有难色,十年前的一幕浮现在心头。不是她不热心,而是这个家庭再也经不起任何伤害了,谁知道这些精灵族人是做什么的,又会带来什么呢?

    “尊敬的女士,我们不会打扰您很多时间,我会感谢您的。”黑衣人拿出一袋金币,再次开口道。

    金币是这个大陆的通用货币,任何种族都可以流通。这一小袋金币足够阿里亚斯这样的家庭十年之用了。

    “先生,恐怕我们帮不了您。我的家里什么都没有,连为您做顿饭的粮食都没有。”

    “没关系,就打扰您一小会儿时间。”

    “那好吧,您先休息,我为您烧点水。不过金币还请您收回去。”

    神秘人诧异地看了一眼,走进了简陋的小屋。

    阿里亚斯好奇地跟在后面,长这么大,他还没见过村子之外的陌生人,更别说精灵族人了。

    他好奇地看着两人身上背着的弓箭和魔杖,不知道那是做什么用的,但是却能感觉到,那上面充满着力量和一丝淡淡的血腥味。

    “小家伙,对这个感兴趣?”背着弓箭的精灵族人笑着问道。

    “先生,这就是精灵弓箭吗?”

    “不错,我们精灵族人擅于弓箭,精灵弓更是我族特有。”那人充满了自豪。他的确有自豪的资本,精灵族的弓箭手是全大陆战斗力最强的队伍之一,千年前的毁灭之战,更是发挥出了很重要的作用。

    “能让我看看吗?”

    “当然可以!”精灵族人哈哈一笑,反手取下弓箭。

    阿里亚斯双手接过,拿在手里就感觉很沉,还有一种淡淡的能量波动传来,仿佛蕴藏着无穷的爆发力。

    “精灵弓不同于你们人类使用的弓箭,我族弓箭都是经过精灵祝福,有魔法加持,杀伤力比人类弓箭大的多。”

    淡淡的能量波动继续传来,阿里亚斯仿佛觉得自己的灵魂也在随着颤动,身上有一种莫名的舒服感,但又觉得很奇怪,忍不住轻轻的“啊”了一声。

    “小家伙,有什么感觉?”

    “好像它在呼唤我,又感觉很舒服。”

    黑衣人诧异地看了阿里亚斯一眼,眼中闪过一丝凝重,又有一丝惊喜,但一闪而逝,没人察觉到。

    “呵呵,看来你和这把弓箭有缘啊,那我就送给你吧!”精灵族人豪爽地一笑。

    “这……这怎么可以,给我你拿什么战斗啊?”阿里亚斯有点不好意思。

    “没关系,这弓箭与你有缘,虽然它不多见,但是在我族中却不算什么,也当感谢你们一家的礼物吧。”

    虽然有点诧异精灵族人的豪爽干脆,但是小阿里亚斯真的很想拥有自己的武器来保护家人。

    黑衣人严肃地说:“以你现在的能力,可能还无法使用我们精灵族的弓箭,它需要精神力来激发,一旦拉开弓弦,将威力无穷。还有,你要小心收藏,这虽然是好东西,可难保不会带来什么坏事情。”

    阿里亚斯兴奋得小脸通红,不住地点头:“好的,我一定好好珍藏,太好了,我终于有了自己的武器!谢谢您!”

    “好了。”黑衣人挥挥手,“杜罗,趁现在帮我们疗伤吧。”

    “是,大人。”身背魔杖的精灵族人说道。

    他取下魔杖,开始吟唱一段咒语。

    阿里亚斯听不懂,因为那是精灵语,可是他还是感到了空中一些不明的波动,他不知道,那是魔法元素的波动。

    随着咒语的吟唱,魔杖上射出一种淡淡的光线,笼罩在三人的身上,奇怪的是,三人身上的伤口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慢慢愈合。

    一刻钟后,光线消失了,三人的伤势也恢复得差不多,可那魔法师的额头却又一层汗珠,显然消耗不小。

    看见阿里亚斯惊奇的表情,杜罗说道:“小家伙,很新奇吧?这就是魔法。外面的世界很大,很精彩,你应该出去看看。”

3。灾难降临

“我们该出发了,我想他们快追上来了。”黑衣人神色

凝重地说。

    “女士,谢谢您的招待,我们告辞了。”

    “不用客气。”母亲礼貌的回应。

    走到门口,黑衣人停住脚步,转身对阿里亚斯说道:“小家伙,记住我们今天说过的话,你很勇敢,今后或许会发生很多你意想不到的事,珍重吧,也许我们还会再见面的。”

    看着三人远去的背影,阿里亚斯并不明白黑衣人所说的话。他抚摸着手中的精灵弓,想着那神奇的魔法,心里荡起一层层涟漪,“保护家人,我一定可以做到!”

    百里之外,一队兽族士兵站在山梁上,他们身着重铠,身下跨着以速度见长的风狼,背上背着沉重的战斧,随着一口口浊气的呼出,浓重的血腥味也扩散开来。

    “他们往那边去了。”一名擅长追踪的猎杀者手指接天山脉方向。

    “看来他们是想从接天山脉的远古丛林逃回东边驻地。从这里追过去走哪条路最近?”队伍最前面一名身材高大的兽人问。他是这支队伍的首领。

    猎杀者摊开一张地图,说道:“最近的一条路是横穿东边的河流,不过这样一来我们就必须丢弃风狼,那样的话我们的速度就会慢很多。除此之外,就是这里了。”他指着地图上一个小村庄,比尔。

    “绕道比尔村,出发!”统领一挥手中的战斧。

    比尔村。阿里亚斯还在把玩这精灵弓,爱不释手。

    母亲走了过来,担忧地说“阿里亚斯,别玩了,把弓箭收好吧,我总觉得不对劲,好像有什么事情要发生。那几个精灵族人为什么来到这里,而且还受伤了。”

    阿里亚斯放下弓箭,来到母亲身旁:“妈妈,别担心,有了弓箭,我就可以保护你了,虽然我现在还无法拉开弓箭,但是总有一天我能做到。我觉得那几个精灵族的人很好啊,没什么可担心的。”

    “把弓箭收好,别让任何人知道。我去地里干活了。”母亲叹了一口气,转身走出了小屋。

    阿里亚斯拿着弓箭,找出一件旧衣服,仔细地把弓箭包好,放在了地窖里。

    “阿里亚斯,快出来!我们去溪边抓鱼!”罗亚兴奋地叫嚷着。

    “好了好了,你嚷什么啊,我耳朵又没聋。走吧,看看今天有没有好运气。”

    两个小男孩光着脚丫,来到了村边的小溪旁。

    忙活了半天,依旧没什么收获,连一条小鱼都没抓到,看来今天的晚餐又是野菜汤了。坐在溪边的石头上,看着天上的多多白云,不知道心里在想着什么。

    “快看,那是什么?好像有人来了!”罗亚叫道。

    村头的空地上扬起滚滚灰尘,还有轰隆隆的声音传来,显然是有人来了,人数还不少。

    “阿里亚斯,快回家!”母亲一脸慌张地找到阿里亚斯,“快回去,躲在地窖里,别出来!”

    “妈妈,怎么啦?”阿里亚斯很疑惑。

    “别问那么多了,快回去,千万别出来。我就知道今天有什么事发生,早上才来了几个精灵族人,现在又来了这么多人,可能不是什么好事。”

    母亲带着两个孩子匆匆忙忙地回到小茅屋,刚让两个孩子藏进地窖,外面就传来一阵喧闹声。

    一声奇异的号角响起,好像是丛林中的猛兽在咆哮,听得人心惊胆战。

    “村子里所有人都出来!”有人在大声喊话。

    母亲推开房门,看见有一个浑身褐色皮肤的人,骑着一头不知名的怪兽在挨家挨户的打门,那人,准确地说那不是人,而更像一头猛兽,小眼睛里闪烁着凶狠的光,长着一张老虎似的大嘴,两颗长长的獠牙露在外面,最醒目的是他背上的那把大斧头,在阳光下闪着寒光。

    “兽人!”母亲低声的惊呼。十年前那永生难忘的一幕再次浮现在心头,心里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她急忙转身来到地窖边,低声对阿里亚斯说“孩子,不管发生什么事,千万不要出来!”说完又抱了一堆柴禾堆在地窖口,慌忙走了出去。

    两个孩子都感觉到了事情不对劲,似乎有一种紧张恐怖的空气在漫延,连大气都不敢出。阿里亚斯下意识地抱紧精灵弓。

    村子中央的小广场上,全村人都集中在那里,身材高大的兽人统领骑在风狼背上,冷眼扫视着这些手无寸铁的村民。

    “今天早上,有三个精灵族人从这个村子经过,他们去了哪里?”声音不大,却让所有人感觉到一阵寒意。有人满脸疑惑,有人悄悄地看向阿里亚斯的母亲。没有人说话。

    “没人知道吗?我得到的确切消息是那三个精灵人从这里经过,我希望有人告诉我答案,不要让我等太久,我喜欢杀人。”

    人群中响起一阵嗡嗡声,没有人回答兽人统领的话。谁都知道,兽族和人类是死敌,千百年来一直如此。

    兽人统领眼中闪过一丝不耐烦,手指着一名瘦削的村民,立刻就有一名兽人战士冲上去,战斧闪过,那村民已经被劈成了两半。

    “啊!”人群中有人发出了惊呼,有人哭出了声,甚至有胆小的跪在地上大声的求饶。

    “杀了这些人类,搜索村庄!”统领一挥手,就有兽人士兵冲了上去,战斧砍向手无寸铁的村民。

    嗜杀是兽人的本性,他们大多没多高的智商,在兽人族中,也是武力至上,他们不怕死,但却很享受杀戮的感觉,这也是兽人最可怕的地方,千年前的大战,兽人人数最多,死伤最多,可是给人类联盟和沼泽人、沙漠人造成的死伤也是最多。一支兽族军队在厮杀的时候,只知道往前冲,挥动武器杀人。

    人群中惨叫声不断,不断有人倒下,反抗的人也有,可是他们哪是凶残的兽人士兵的对手,不一会儿,几百村民就倒在了血泊中。

    兽人统领看了一眼满地的尸体,咆哮道:“搜索整个村庄!”

    兽人士兵一个个兴奋地怪叫着,砸开了各家的房门,挨家挨户地搜着,能带走的东西一个也没留下。

    阿里亚斯和罗亚藏在地窖,虽然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但是惨叫声和喧闹声不断,也大概猜到了。

    想到自己的母亲就在外面,可能正在被屠杀,阿里亚斯两眼通红,钢牙都快咬碎,握着精灵弓的手青筋爆出,可是却不敢发出声音,更不敢出去和恶魔拼命。罗亚也低声的哭泣着,握着好朋友的手臂,不知道该怎么做。

    阿里亚斯快崩溃了,母亲是这个世界上最亲的人,也是他唯一的亲人,也许已经被杀害了,可是自己却无能为力。“力量!我要力量!我要报仇!”心底在愤怒的呐喊,这一刻,对力量的渴求无比强烈。他发誓,如果母亲被害了,一定要找到凶手,让他全族人陪葬!

    外面传来了窸窸窣窣的声音,显然是敌人搜索到了屋里。两人大气都不敢出,一旦被发现,肯定是活不成了,命都没有,还谈什么报仇。

    也许是这屋子里太简陋,藏不住什么东西,那搜索的兽人士兵简单地翻了几下,就转身出去了。

前言 第一章 飞来横祸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