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章:剑客

  独孤一路直奔凤凰镇,这一道上碰到的净是那飞马扬鞭的江湖剑客,看那行头和阵势,到都是像有头有脸的大人物。

  这一日,独孤酒瘾上来,随手取下酒壶才发现早已空空如也,这下可急坏了这长发少年,举目四下观望,一条大道不见半个酒家,只恨自己没能多留一点酒,值得忍着酒瘾往前奔赶。身后远处几声叫喊,接着阵阵马蹄声由远及近。

  独孤回头看看,果然一群神驹驮着五六个披刀背剑的人越来越近。他们路过独孤跟前,为首的青年眉目清秀,发髻修长,背上背着一柄布缠长剑,当他看到独孤也背着一把四尺长剑时候,那人忽然停下,说了句:“阁下是哪一路的。”

  “啊,我是…………”独孤刚想说出自己的来路,一想自己是初出江湖,也不知身前这人的来路,顿了顿说:“我是奉家师之命去前面镇上送剑的,家师是铸剑师。”

  “家师哪位?”

  “家师,家师就是欧阳浊。”

  “哦,原来是当今铸剑大师的徒弟,不知道阁下为何在此停留。”

  独孤看了看,眼前这五六个人的年纪大都和自己相仿,而和自己搭话的这位也不像坏人,就说:“不瞒你说,我是酒瘾来了,赶了这么久的路,有些疲乏,所以在此歇歇脚。”

  那人听了哈哈大笑,说着从马背上取出一个酒囊,扔给了独孤,说:“在下武尚飞,酒你且喝着。”说完,扬长而去。

  独孤接过酒囊,冲着远去的人群,大声喊道:“先谢过了。”

  独孤这下想自己未免有些对不住走过的那位仁兄了,一骨碌喝了个饱,这才有力气赶路。

  天越来越冷,路上的行人也越来越少,没多远就要进城,这前面的是神驹城,说起这个神驹城,城如其名,所谓神驹,自然和马俩脱不了关系,这座城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不过城里的最大户就要数武家,据说武家祖上原本都是相马伯乐,他们追溯起来倒还真能和名马盘起关系来,相传三国的时候,一代奸雄曹操所乘宝马绝影,就是武家先人给相的马,据说这绝影曾多次负伤救曹操于生死危关,这绝影的速度堪称一绝,闻其名,知其长,行如风,奔如影,难怪能成为曹操的坐骑,武家因此事名扬天下也不足为奇了。

  独孤进得城来,这城里大小酒家门前都挂有一个‘马’字大旗,角处写着某某堂或某某姓氏,看来都是相马的高手,只不过是多的让自己目不暇接,看到这些,独孤才想起自己确实缺了一匹好马,有了它赶路就不在话下。想着想着,就随便走进一家没有写着马字的一个很小的酒店里来,前来招呼的是一个步履蹒跚的老头子:“客官,您是吃点喝点。”

  “对,要些好酒,来点小菜,顺便把我的酒壶兑满。”

  “好嘞,客官先候着,马上就来。”

  说着,那老人家慢慢的退到后房,独孤四下看了看这小酒家,破烂不堪,陈设简陋,不多久,老人就提着一坛子酒走上来,说道:“客官,不瞒您说,我这酒家已经好久没有来人了,所以菜要您多等一会啊,见谅,见谅。”

  “嗨,老人家,我当然知道您这酒家很久没有生意了,所以我这才来光顾一下的么。”

  老人放下酒坛,给独孤倒上酒就问:“客官这是为什么啊?”

  “老人家,我一来是照顾您生意,二来是打听点事。”独孤说着,就拉着老人在自己对面坐下。

  “客官,那老朽就谢谢了。”

  “老人家,我想买匹好马,所以找到您这来了。”

  老人听他这么一说,不禁捋起长须,朗声笑了起来:“你这孩子,你说你买马怎么就买到我这破地方来了啊,你没看这街上大大小小的酒家店门前都有卖马相马的好手,你找错地方喽。”

  “老人家,我没有找错地方啊,我找的就是您这个没有打着牌子的店家。”

  “此话怎讲?”

  “老人家,这街上每家都挂有招牌,所以他们肯定只会介绍自己牌子上的好马,根本不管我们买马的心境,而您这,说的才是一句地道话啊。”

  “哦,哦,哈哈,小兄弟这话倒是不假,实不相瞒,这街上能说真的有好马去处的倒也真不多,行,就冲你小子这眼光,我就给你一个去处。”

  “谢了,晚辈在此先谢过了。”独孤说着,也给老人添了一杯酒。两人说话间,菜已经上来。

  “说起这好马,就必须提一个人,此人名叫武德,他可是一个相马的好手,别看他家没有一个招牌挂在街上,可人家那是有真好马,比起街上的那些,不是一个档次的,这武德家里祖上曾给三国的曹操看过马,那匹绝影据说就是他给选得,所以说人家相马也有一手啊,他家现在好像有一匹叫‘闪风’的好马,这匹马可与绝影媲美啊,奔似闪电快如风,昼夜狂行不辱命啊。”

  听着老人的话,独孤慢慢的品着小酒,老人说着说着,就顿了顿:“只不过,只不过他们家的闪风不一定就会卖给你啊!”

  “老人家,这是为什么啊?”

  “为什么,因为那是一匹好马啊,看现在这社会,兵荒马乱的,将来哪一天胡虏金人再打进关内,那马不也能保人性命吗。”

  “哦,这也是,这也是啊。”

  说话间,酒足饭饱,独孤放下酒钱,拿起酒壶,口中说到:“好酒,好马,好人,老人家,告辞。”说着抱拳离去。

  “孩子啊,那武家的去处距此地出城向北二十里就是啦,祝你寻得良驹。”老人笑呵呵的看着远去的背影。

  独孤出了城,一路向北,不知不觉已经走到午头,来到一片荒冢前,看得一个人跪在一个新坟前,旁边放着一把宝剑,那人似乎已经感觉到独孤的靠近,独孤轻轻的走过去,正想开口说话,就见那人忽然起身,随手剑起剑落,那个速度可说是大大出乎自己的预料,还没来得及说话,就逼得自己把身后的剑拔出还击,两人还没有开口多说一句,就撕打在一起,顷刻间风起沙飞,两剑相交,寒光四射。

  独孤只是在那里步步后退,并没有一点还击,并非他无力还击,而是自己根本不明白怎么眼前这位剑客会对自己动手。

  “阁下,到底怎么回事啊?”独孤根本就不想这样,可眼下他步步相逼,只得反手一个逍遥手,拍在了那个剑客的手柄上,那人功夫倒也不弱,被独孤这么一击,赶紧一个转身回头提剑刺出个杀招,正好刺破独孤的衣衫,独孤见险些中招,忙退后数步,说道:“停停停,我说阁下到底是谁啊,为什么见我就打啊?”

  那人见状,站在那里,冷冷的说了一句:“有话不用说,要说剑先说。”

  “唉哎,不是,我根本就不认识你啊?”

  正要多说两句,忽然从四处冲来十几个蒙面的黑衣人,团团的围住了他们两人。

第二章:剑客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