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章 她叫杜安容

  方夫子这简直说的咬牙切齿的, 他的修养向来不错,可是硬是要被杜安容给逼的跳脚了。

阎烙微微的皱了皱眉,“先生所说的可是那位养虎的姑娘?”

“不是她还能有谁?”方夫子一提起杜安容,果然这脾气都是不好了,“不过……”他盯向阎烙,“她对于种植方面,却是有着别人所没有想法,你能想象到,她可以在冬天种出新鲜的菜,能想到,这方园几里的花海, 都是出于她的手 ,至于她为何只种这些,而不种其它的,老夫却是无从得知。”

“如若她愿意将自己种菜的方法教于其它人,这是利国利民的好事,就是怕她不愿意, 一天三百两银子,不是每个人都可以舍弃的。”

一天三百两?夏越掰着自己的手指头,天啊,这还是女人吗,这哪是什么赚银子,非明就是天下在掉银子,哪有种地的能够种成这样的?

“不瞒先生,”阎烙轻放下手中的杯子,“阎烙正是听闻此事,所以才是慕名而来的。”

“我明白,”方夫子轻抚着自己的胡子,“想来,你也是会来的,只要是有利于民生之事,你自是不会放过。你可以与那丫头好好说说,她并不是吝啬之人,或许可以帮你。”

“还有, 老夫还有一事不明,你们如何认识的?”

他明显的可以感觉到,于素娘对于阎烙三人,十分的恭敬与感激。

就连杜安容那小气的女人,也是愿意将他们带回来,如若是平常人,她是绝对懒的一句话也不说。

“此事话来话长了,”阎烙站了起来,白衣垂于脚边,高洁如松,轻雅如莲,他是绝对的适合白衣的,除了白衣,真的没有一种颜色会让他感觉舒服,他整个人似乎白然一体,冰冷般的冷漠,如雪般的洁净。

他淡淡的说着,声音也并无多少起伏。

“一年多前,我偶经一破庙之内,遇到了一对母女,女儿病重 ,而母亲穷困,当时夏越不忍,让我救她,我也只是举手之为,却虽没有想到,今日会在此遇到了 。”

方夫子长长的叹了一声气。

“他们从未对我说过此事。”

“我认识他们之时,他们的生活已经富足,只是没有想到,他们也有如此穷困之时。”

“是啊,”夏越忍不住的开口,“当时那大婶真的很可怜啊,都是瘦成了皮包骨了,又老又狼狈的,跟现在一点也不像,我也差些认不出来,而那个叫什么的……”

“杜安容,”方夫子说出杜安容的名子。

杜安容这个三个,让三个男人的脸色多少都是有些变化。

杜安容,杜家的那一个,调戏他们爷的,被人给休了的吗?

可是,也不可能啊,杜安容只会对着好看的男人流口水,压根就是不懂的种地,所以,不可能是她才对。

“请问先生,大娘家是否是姓于?”阎烙转过了身,恭敬的问着方夫子,

“正是,”方夫子点头。

“她是否有还有一儿子,姓杜名为安泽, 有些痴傻之症?”

方夫子的脸沉了下来,“老夫的学生脑子很清楚,甚至比一般都要聪明,何来的痴,何来的傻?”

“先生,请恕阎烙得罪了。”

第四章 她叫杜安容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