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十三幕 心疼

  所有人随着落水声望去,发现安瞳居然纵身跳进了喷水池里……

  整个水池足足有五六米高,深不见底,顾迟的心口猛地一沉,觉得喉咙发紧,平日里冷静俊美的脸上少见地透露出些许慌乱,修长白皙的手指戛然收紧。

  正当他要下水去找的时候……

  清澈的水面却突然浮出了一抹纤细的身影。

  安瞳从水里挣扎着爬了起来,她的脸色此时微微苍白,水珠不断从她的栗色发丝滑落到她精致的下颚,手脚也因发凉而颤抖了起来。

  她却不问不顾自己的身体状况,赤着受伤的脚,走到了那个叫夏小寻的女生的前面,将手上紧紧捏住的一张画纸递给了她,柔声问道。

  “这是你的画,对吗?”

  夏小寻一脸惊愕,似乎不敢置信似地,睁大着一双眼睛盯着安瞳手上的那副湿透了的油画。

  然后她抬头,对上了安瞳那张美丽苍白的脸,只见她那双清透的瞳眸里饱含坚毅,目光明亮的看着她,里面似乎干净得容不下半点灰尘。

  夏小寻下意识地躲开了安瞳的视线,低着头,不敢再去看她。

  内心处猛然升起了一股深深的内疚和自责……

  然后,她默默地接过了她手上的画,打开来看,发现里面虽然颜色发生了变化,影响了整体的画质,但是她费劲心血的作品终于还是回到了她的手上。

  其他几个女生的脸色也十分难看,她们面面相觑,一时之间似乎也明白了什么。

  要是事情是安瞳干的话,她根本无需冒着生命危险,亲自跳进冰冷的水池里把它捞出来。

  这一次,真的好像是她们把事情搞错了……

  将画归回给夏小寻之后,安瞳一双白皙的手在空中无力地晃了晃,一股钻心的疼痛不知道从何处猛地向她袭来……

  等到她稍稍反应过来的时候……

  安瞳发现她整个人已经软乎乎没有半点力气了,一片意识朦胧当中,她感觉到顾迟温热的手牢牢地揽住她的腰上,紧张地拥她入怀,不停地喊着她的名字。

  但是她太累了……

  最后忍不住重重的疲倦感,彻底昏迷了过去。

  *****

  医务处。

  到处都是一片冷清清的白色,风从窗户吹了进来,外面的梨花正盛开得艳丽,馨香在树旁枝尾悠悠飘荡着。

  安瞳从梦中醒了过来……

  她轻轻地抬开了一双明净的眼睛,看到一抹修长漠然的白色背影正背对着她,笔直地站在窗边。

  少年微微垂着头,似乎在想着什么,一张冷寂精致的侧脸白皙得接近透明,薄唇抿得紧紧的,在阳光的衬托下,仿佛会发光似地。

  安瞳看得入神,忽地一把淡漠的声音在她的耳边响起了。

  “你醒了?”

  她猛地抬起头,发现顾迟不知道什么时候转过了身,双手插在裤袋里,眯着眼,唇边含着一抹极浅的笑意看着她。

  他忽地迈着修长的腿,走了过来,拿起了病床边的一杯水,递给了她。

  “谢谢。”

  安瞳接过了水,纤长苍白的手指碰上了透明的玻璃杯,那上面,似乎还停留着他些许的温度。

  顾迟轻轻皱着好看的眉头,嗓音低沉地唤出了她的名字,“安瞳……”

  “你刚才根本不需要那么做。”

  他的声音虽然平静,只是紧绷的五官却透出了他凌乱的情绪,她不知道她刚才的举动有多么危险,她更不会知道他刚才究竟有多么地紧张她的安危。

  安瞳没有发现顾迟的异样……

  她抿了一口水后,倔强地抬起了那张精致冷淡的脸,目光澄亮地看着他,微笑着说道。

  “可是……这是唯一能最快证明我清白的方法,不是吗?”

  顾迟不说话,一双黑得透亮的墨色眼眸静静地俯视着她。

  风不停地从外面灌进来,吹动着白色的纱帘,不知道时间过了多久之后,安瞳才听到他声音低沉温柔地说道。

  “安瞳,难道你就没有想过,我会心疼你吗?”

第六十三幕 心疼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