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九十幕 不要哭

  天色不知道何时变暗,繁星点缀着沉寂的夜空,森林里的白色迷雾却依旧常年不散。

  崇高的参天大树下。

  掩埋在一片片暗黑的蔓藤下,一株原本该不起眼的花此时却散发着似有若无的光芒。

  安瞳一双原本清淡的眼眸中亮了亮,有一种说不出的喜悦从眼底里蔓延开来,连抓着地图的手指都微微用力了些。

  终于找到了……

  传说中的倽罗花。

  这是世上一种极为稀罕的品种,仅仅盛开在美艳又危险的迷雾森林里,她知道,爷爷看到了一定会很高兴。

  安瞳向来冷静,此时却也忍不住加快了脚步。

  可还未来得及看清脚下的东西……

  后面,却忽地响起了少年低沉中透着略着急的声音。

  “安瞳,别往前面走。”

  但是。

  为时已晚……

  她一跨步,脚下似乎绊倒了纠缠交错的粗长蔓藤,身体瞬间不受控制般地往下坡里倾倒……

  一道风猛的掠过了安瞳的耳边——

  世界忽然变得一片浑浑噩噩,沉浮不定,她感受到身体和石头的强烈碰撞,冰冷的手指却似乎有温暖的触觉,但她却无法确定那是什么。

  钻心的疼痛蔓延至她全身的每个角落。

  可是一半的感官又似乎被什么阻碍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

  安瞳只感觉到脑袋麻木又沉重,一股清新的香草味和血腥味似乎同时间充斥着她的嗅觉,拼命地刺激着她的神经。

  她努力地睁开了千斤重般的眼皮……

  但没有想到的是……

  映入眼帘的,竟是少年满脸鲜血的脸。

  安瞳不可置信地看着他,眼睛仿佛突然被尖锐的利刃刺穿了一般,疼的异常厉害。

  她被他护在怀中,少年身上细腻的衣料质感还有体温紧紧地贴着她的每寸肌肤,夹带着猩红的鲜血流淌而下。

  她声线沙哑,透着前所未有的颤抖和紧张,喊出了他的名字。

  “顾迟……”

  死一样的寂静。

  安瞳慌了,她苍白的手指无力地动了动,试图推搡着他的身体。

  原本朦胧干涩的视线,渐渐有了湿意,大片的冰凉泪水划过了薄薄的脸上,好像有什么难过的情绪一拱而出。

  她感到自己呼吸困难,十分难受。

  就在她不知所措的时候……

  少年费劲地咳嗽了几声,他用力捂住胸口的位置,微微睁开眼睛,半眯着,声线温柔地说道。

  “不要哭。”

  安瞳颤抖的手忽然停了下来。

  暗淡的月光底下,顾迟白净脸上的鲜血显得分外刺目惊心,她纤细的手指忍不住碰上了他有些冰凉的脸,似乎不小心碰触到了伤口,惹得他微微皱起了眉头。

  她连忙缩回了手指。

  目光有些呆滞,那双明净的眼睛仿佛被水浸过一样,氤氲着一层深深的水雾。

  至少,知道他还活着。

  安瞳原本紧绷的神经终于缓缓放松了下来,可是那股面临生死的恐惧依然挥之不去,狠狠地攥住她的心脏。

  她看了一眼不远处的倽罗花。

  紧紧咬着苍白的唇瓣,然后费劲地挪着脚步过去。

  用手小心翼翼将那株花从泥土里挖了出来,放进了背包里,然后拿出了急救用的消毒水和绷带。

  “你流血了,我先扶你坐起来。”

  她用尽所有的力量支撑起少年的身体,然后忙不迭地地替他止血包扎。

  天色已晚,恐怕所有人都在担心他们的安危。

  安瞳将顾迟的一半重量压在自己的身上,地图早已破烂不堪,她只能凭着记忆摸索着回去的方向。

  她的脚也受伤了,走路一拐一拐的。

  两人只能互相支撑着,走得异常缓慢而艰难。

  ……

  整个过程中。

  顾迟一直处于半昏半醒的状态,偶尔间抬起眼皮,发现少女精致的脸上苍白得毫无血色,一直死死地咬着唇边。

  似乎约莫猜到了什么,他干涩地开口道。

  “安瞳,你在害怕?”

  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安瞳忽然刹住了脚步——

  仿佛内心深处的秘密,被人看穿了似地,她纤细的手指忍不住卷缩了一团。

  顾迟轻皱着眉,看着她。

  发现她的状态看起来很不对劲。

  表面上看起来很冷静,可是单薄的身体却犹如萧索的枯叶在秋风里,一直在暗暗颤抖着。

第九十幕 不要哭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