珒然如梦

絮-落 著

本书由小说阅读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下拉阅读上一章

时光容易把人抛,木槿红了谁的脸【1】

  2006年的9月,热得出奇,那是记忆里最燥热的一个初秋。

16岁的许蔓珒如愿考上本市唯一的一所一等一级完中——F中。

开学的第一天,许蔓珒的名字出现在高一(2)班的名册上。班主任是一个戴着眼镜尖脸的化学老师,当他拿着名册走上讲台的时候,教室里出奇的安静,并不是因为他有多威严,只不过是同学之间互相还不认识罢了。

“我是各位高一年级的班主任,姓李,接下来的一个学年里教大家化学。”他只是简短的介绍了自己,并未多说什么,这大概就是男老师与女老师最大的区别。

“为了让大家互相认识,我们先点个名好了。”班主任拿出名册,按顺序依次点名,许蔓珒坐在教室中间靠后的位置,微微偏头便可以看到窗外,花坛里那些在烈日下开得正好的木槿花,它朝开暮落,但每一次的凋谢都是为了下一次能更好的绽放,多励志。

“许蔓……”班主任将蔓字的尾音拖得很长,但久久没有下文,同学们一度以为有个叫许蔓的同学,但又迟迟没有人举手答到。

许蔓珒却是从位置上站起来,淡淡的开口:“许蔓珒。”

她说话的时候,可以感受到从四面八方向她投来的好奇目光,对于这样的现象她早已经见惯不怪,从小学到初中,几乎没有一个老师能正确的喊出她的名字,怪只怪她的父母,为什么替她取了一个这样鲜见的字。

班主任脸上有些许的尴尬,毕竟从教时间不长,只是扬了扬手示意她坐下说:“谢谢许蔓珒同学,我们继续点名。”

“杜什么然?”班主任快崩溃了,现在的家长取名字一定要这么有深度吗?

椅子摩擦地面的声响从许蔓珒身后传来,她应声回头,一个男生站在她的正后方,从容的说:“杜聿然。”

男生的眉眼微弯,那副从容淡定的模样,许蔓珒感同身受,每次都因为名字而让班里的同学记忆深刻真的不是他们的错。

不过,杜聿然的聿和许蔓珒的珒,真的很像呢。

所以对于杜聿然,许蔓珒总有一种莫名的亲切感,自然也就多看了他几眼。

无意中对上她的视线,杜聿然只是轻轻一扫而过,并未做分秒的停留。

怪人。许蔓珒这样想,随即也收回了自己落在他身上的目光。

年少时候,总是爱将自己的想法强加到他人身上,她感到亲切,为什么杜聿然也要有这样的感觉呢?

无解。

年轻的化学老师脸上已经快挂不住了,许蔓珒多想安慰他一下,他不是第一个叫不出他们名字的人,当然也不会是最后一个。

不过她忍住了,她可不想再出名一点。

接下来的点名都很顺利,再没遇上生僻的字,班主任终于松了一口气,放下名册,那自信的模样又回来了。

“来日方长,大家还有很多时间可以慢慢认识,现在先到操场集合吧,因为军训要开始了……”

一提军训,下面怨声四起,许蔓珒也不由得头疼起来,看向窗外那热得几欲冒烟的地面,顿时很想念家里的空调。

操场距离教学楼大约十分钟,那是一条狭长还未修理平整的小路,小路两旁是开得正旺的木槿花,在太阳的照耀下,让人惊喜。

在F中的三年,许蔓珒最爱的,大概就是这一条开满了木槿花的小道。

军训是男女生分开训的,至于是怎么分配的,那就不得而知了,许蔓珒只知道她自己被分到了女生三连。

教官是两个有着一口川音,个子不高的小伙,看那模样,比他们也大不了几岁。说话幽默风趣,特别是那一口标准的四川普通话常常惹得大伙哈哈大笑。

大家笑,他们也不生气,偶尔还会故意说几句,不怕你笑就怕你不笑。

许蔓珒在这样乐呵的气氛里,突然萌生了一个想法,这次的军训应该也不会太难熬,因为两个教官还比较有人情味儿。

可这样的想法还没成熟,就在不久后被彻底抹杀。

时光容易把人抛,木槿红了谁的脸【1】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