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时光容易把人抛,木槿红了谁的脸【2】

  F中实行的是封闭式管理,为了让学生有充分的学习时间,整日“关”在学校里,无疑是最好的方法。

周一至周四不得离开学校,周五下午可以回家,周六能在家里任性一天,周日傍晚又得返回学校,对于外市县的同学来说,他们基本只有等到假期才能回家一趟。

学生宿舍共有ABC三幢,A幢是女生宿舍,C幢是男生宿舍,至于处在A和C中间的B幢,则是男女混住。

此混住非彼混住。

B幢有左右两扇大门,学校在每一层楼中间都装了一道门,将B幢就此划分成两部分,左边是男生宿舍,右边是女生宿舍,这样的创意,还真新潮。

许蔓珒很荣幸的,被分到了男女混住的B幢。

军训的第三天早晨,天空绵绵飘着细雨,就在这阴郁的天气下,许蔓珒悲哀的发现,她的大姨妈准时到访。

很傻很天真的她还暗自窃喜,这是不是意味着不用军训,可以美美的在寝室睡上一觉,吃个零食,听个歌,看本小说之类的。

但当她站在两个“黑脸”教官面前,才察觉到自己的无知。

许蔓珒在两个教官面前扭捏的说着:“报告教官,我身体不舒服,能不能请假回宿舍休息。”

女孩子脸皮薄,面对两个比她大不了几岁的教官,谁会好意思说自己大姨妈到访,便只能将它笼统的归结为身体不舒服。

教官的反应没有如许蔓珒所想的那样具有人情味儿,而是一声大吼:“所有的理由都是借口,跑步去。”

她便只能怯生生的跟回队伍后边,绕着操场跑了一圈又一圈,天空绵延的小雨一直在下,随风的方向飘在脸上很是难过。

不知道慢跑了几圈,许蔓珒的脸色开始泛白,手掌下意识的覆上小腹。

就在肚子开始轻微疼痛的时候,大慈大悲的教官“亲切”的喊了停,她不由得松了一口气,如果再跑下去,真的快不行了。

可跑步完了后,还有一项更痛不欲生的训练——站军姿。

你要一个大姨妈到访,又跑了不下4圈操场的人站军姿,合适吗?

教官当然不会知道这些,他们只是按照常规的军训流程来而已,哨声一响,个个立正站好,许蔓珒在心里呐喊,却敢怒不敢言,只得挺直身板,硬着头皮站好。

刚站了没两分钟,男生连队的某个教官朝她们这边走来,身后还跟了一个高个男生,直到走近了,许蔓珒才看清,是杜聿然。

不知他犯了什么错招惹了男生连队的教官,教官将他扔到女生连队罚站,且是面对女生而站。

他不知羞的站在一众女生对面,嬉皮笑脸的趁教官背过身的时候做着各种鬼脸,逗得女生忍不住嗤笑,许蔓珒则因为肚子痛,只是半眯着眼睛看他耍宝,并未露出笑。

教官看到女生笑成一团,一回头,他立马恢复站立姿势,如此反复几次,他那点小聪明终究被教官识破。

教官用他特有的川普说:“你给老子站好喽,再动一哈(下)试试看。”

“是。”杜聿然装模作样的朝教官敬了一个礼,虽然蹩脚不成样子,但教官也没说什么,抬脚在他屁股上踢了一下,以示警告。

而此时站在队伍里的许蔓珒开始头晕目眩,眼睛看到的东西都出现幻影,连眼前的杜聿然都出现很多个,随即眼睛一闭,轰的朝地面倒去。

“欸欸欸……”正在听教官训话的杜聿然突然叫起来,教官看着他说:“我看你是皮痒,叫什么叫。”

“有人昏倒了。”他无辜的说着,教官回头,许蔓珒正躺在湿热的地板上。

教官拍了杜聿然的头说:“有人昏倒你怎么不去扶,快送校医室去。”

杜聿然一脸不相信的指着自己说:“我?是你让我不要动的。”

他脑袋又遭一顿拍,教官说:“不是你难道是我?”

然后他摸着自己被拍疼的脑袋扶许蔓珒去了。

教官伸手将许蔓珒扶上杜聿然的后背,半开玩笑的说:“这可是个肥差,心里乐坏了吧?”那意思不言而喻了,可杜聿然不怕事的说:“这个肥差要不让给教官?”

话刚说完,教官一抬手,他便背着许蔓珒跑了。

就这样,在教官的逼迫下,杜聿然背着许蔓珒从操场一路走到校医室,背上的女生却一直没醒。

一次军训,一个惩罚,一次意外的昏倒,教官无意的安排,便让他们16岁的花季里,有了彼此的存在……

时光容易把人抛,木槿红了谁的脸【2】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