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时光容易把人抛,木槿红了谁的脸【5】

  高中的军训不如大学那样严苛,一个星期也就结束了。许蔓珒如释重负的呼了一口气,虽然从她进了校医室后,教官就对她格外开恩,可她对军训的惧怕依然存在,所以军训结束了,对她来说是一件值得开心的事。

学校特意将开学典礼和军训汇演安排在同一天,许蔓珒不得不感叹,在这样的重点学校,时间真的很紧迫。

杜聿然虽然爱闹,但也因此跟教官关系不错,自然而然的得到了标兵的称号,他随一众标兵上主席台领奖,最后代表标兵发言。

他就像天生的演讲者,不怯场反而自信满满,就连许蔓珒都差点被他那自信的模样给迷住。

可在他口若悬河滔滔不绝的抒发着自己的情感时,一个不和/谐的声音通过麦克风而扩散在偌大的操场。

“快看,飞机……”

一个男声就这样突然传遍了学校,惹得大部分同学都向上仰着头,寻找那架低空飞过的飞机。

那时候在这座城市,这样的飞机并不多见,那是一架小型飞机,自由飞翔在云层下,所到之处均留下痕迹,就像一根又长又飘逸的丝带,眷恋着蔚蓝的天空。

正在演讲的杜聿然只是皱了皱眉,依然镇定自若的将演讲完成,主席台下的许蔓珒却是清楚的看到了那个破坏别人演讲的罪魁祸首——刘远潇。

刘远潇是作为新生代表发言的,主持人看杜聿然的演讲即将结束,便将话筒递给他,并提醒他准备,可谁知话筒是打开的,他原本只是对旁边同学说的话,一个不小心就变成了对全校说。

事后他无辜的吐了吐舌头,据说就因为他这“可爱”的小动作,俘获了不少女生的心,反正许蔓珒是没觉得他可爱。

忘了说,刘远潇是许蔓珒的小学加初中同学,可算是孽缘不浅。

汇演结束后,主席台左侧的刘远潇一直低头向教务主任承认错误,许蔓珒看着他那模样,不自觉的露出笑,故意在不远处等他。

大概过了几分钟,前一秒还无比虔诚的刘远潇,在教务主任离开后,又变的嬉皮笑脸,许蔓珒将手背在身后,走到他面前说:“恭喜你,这么快就在F中出名了。”

刘远潇听到她的嘲讽,也毫不客气的说:“也恭喜你啊,F中小有名气的刘远潇的朋友。”

什么叫没脸没皮,看看他就知道了。

许蔓珒白了他一眼径直往前走,如果不是跟他认识了九年,了解他的为人,大概会以为他有病吧。

刘远潇嬉笑着追上来,与她一起走回寝室。

“我爸来接我,要不要顺道捎上你啊?”走到寝室楼下,刘远潇又开始炫耀他那个无所不能的老爸了,九年了,许蔓珒早已经见怪不怪。

“还用问嘛,当然要。”有顺风车,不搭的是白痴,她一路小跑回宿舍,将需要换洗的衣物拿下来,当看到杜聿然那件灰色的卫衣时,她心里有了一个主意。

刘远潇站在寝室楼下等她,她满脸笑容的走出来,直接喊了一句: “潇哥。”从小到大,许蔓珒从来都是连名带姓的喊他刘远潇,只有在需要他帮忙的时候,她对他的称呼才会变成“潇哥”,这些他早已经习惯。

还不等刘远潇说话,她便将杜聿然的灰色卫衣递到他面前了。

“帮忙带回家洗干净。”

刘远潇莫名其妙的打开衣服看了一眼,挖苦道:“许蔓珒,开学一个星期,你就给人家洗衣服了?是何方神圣,介绍我认识一下。”

“周日晚自习前记得给我。”

即使跟刘远潇很熟,但许蔓珒还是不知道该怎么解释杜聿然的衣服在她这里,所以她装聋作哑。

“你又欠我一次啊。”

“从小到大,你欠我的少吗?”

许蔓珒的这句是大实话,因为刘远潇女生缘实在太好,为了避免引起不必要的麻烦,他常常会对外说许蔓珒是他女朋友。

许蔓珒曾对他这样的举动有过异议,可他满不在乎的说:“反正你又不会喜欢我,何乐而不为。”

确实,他们之间的相处,更像是兄妹。

所以初中三年,许蔓珒还有另一个身份——刘远潇的“女朋友”。

时光容易把人抛,木槿红了谁的脸【5】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