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被岁月覆盖的花开【11】

  杜聿然对许蔓珒的话充耳不闻,不顾她的反抗,依然拽着她的手臂径直往前走。

这么明目张胆,自是得到不少关注。

直至将她拉到操场,两人站在看台的台阶上时,杜聿然才将手松开。

晚上的操场静谧得有些过分,昏黄的灯光在夜里格外微弱,塑胶跑道上依稀有一两个身影在奔跑,篮球架下,有人在练习投篮,篮球叩击地面的声响在宽敞的空地里异常诡异,这一切都显得太过安静。

许蔓珒与杜聿然并肩而站,一阵风吹来,两人之间的沉默导致一阵尴尬,但很快就被杜聿然化解。

“每天活的那么小心翼翼,不累吗?”

“谁像你脸皮那么厚。”一想到刚才他的举动,许蔓珒就没办法给他一个好脸色。

听到这话的杜聿然,脸上摆出了难得的严肃,他将手从口袋里拿出来,一脸认真的说:“这不是脸皮厚,我这叫心理素质过硬,今天就是我妈站在这里,我也一样淡定。”

刚想调侃他几句,谁知他突然说:“如果她能出现在这里,也挺好的。”此时他脸上露出一个苦涩的笑,许蔓珒觉得不太对劲,便问:“你怎么了?”

“没事,我是说,我们俩又没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干嘛怕别人说?”他巧妙的转移了话题,也成功转移了许蔓珒的注意力,可是他心里却有几分不痛快。

偶然顺嘴提及的话,总会戳中心里最脆弱的地方。

他的话许蔓珒确实答不上来,她低头认真思考了几秒后,抬头一脸迷茫的望着他摇摇头表示不知,杜聿然一脸我就知道的表情,故意使坏的对她说:“还是说你对我有什么想法?”

“滚……”一声尖锐的吼叫在空旷的夜空上方盘旋,这气场与刚才的迷茫差距太大,杜聿然冲她竖起大拇指,“就是这样,有人议论你的时候,你就这样吼回去。”

“别人又不像你嘴贱,我吼人家干嘛?”

“散布谣言嘴还不贱啊,那我怎么就嘴贱了?”

还不等许蔓珒说话,杜聿然又抓起她的手朝跑道冲去,“许蔓珒,跑赢我,请你吃大餐。”

“好啊,比就比,这个真不怕你。”甩开他的手,鼓足了劲就往前跑,杜聿然刻意放慢脚步,看着向前跑去的许蔓珒嘴角不经意间上扬,“不服输的个性还挺可爱。”

“欸,杜聿然你干嘛呢,还不快点,真想请客啊?”许蔓珒往前跑了一段,察觉到身后的人慢了下来,一边跑一边转头朝杜聿然喊,可话才说完,不知被什么绊了一下,整个人朝前扑/去。

“你怎么样?哪有人跑步还回头的。”杜聿然见她跌倒,几个大步跑过来,一把将她从地上拉起来,借着微弱的灯光查看她伤在哪里。

“痛痛痛……”许蔓珒一阵喊,杜聿然的手迅速从膝盖上移开,抬头看了她一眼,“蹭到膝盖了?”

“不知道,大概吧。”

听到这话,杜聿然在她面前蹲下来,小心的将她左脚的裤管一点点拉上去,幸亏当时许蔓珒穿的是宽大的校服。

膝盖破了皮,对于男生来说就像被蚊子咬了一口,不值一提,可对于女生来说就不一样了,万一留疤了怎么办?

“没事,回去酒精消个毒,创可贴贴上就OK。”杜聿然小心的再将她的裤管放下,说的一脸轻松。

“大哥,这个点去哪里找酒精?校医都下班了,要不买瓶二锅头?”还懂得开玩笑,其实也就说明没什么大碍,可显然杜聿然并不这么想。

被岁月覆盖的花开【11】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