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青春里微动的心【14】

  自刘远潇和沈芷琪在一起后,就开始了将肉麻当有趣的日子,不论吃饭打球,只要他俩在一块儿,画面一定放闪。

就在他们你侬我侬之时,许蔓珒和杜聿然之间依旧如履薄冰,谁也没有捅破那层窗户纸,各自守护着自己的心意。

难怪人家都说这个时期的爱情才最美好。

冬运会结束后不久,这座熟悉的小城迎来了初雪。

雪花像翩跹的蝴蝶一般,优雅的在空中旋转,像洁白的蒲公英一样轻柔,落时点尘不惊。

许蔓珒对那一场初雪的记忆,格外深刻。

那天是星期三,上午第一节是语文课,教室里门窗紧闭,50多人挤在一个充满二氧化碳的教室里,空气里充斥着早读课上,某位同学偷吃肉包留下的浓郁气味。

语文老师推开门,踏入教室的那一刻,脸上的表情完全没忍住,差一点当场吐出来。

当即勒令同学将所有的窗户打开通风透气,靠窗的同学虽然不情愿,但还是照做了。

当窗户和门同时打开,对流的空气很快灌入教室,寒风阵阵,人也顿时清醒,突然怨声四起,老师将书扔在讲桌上,“你们也不怕被那肉包子味熏坏了脑袋。”

预料中的,一阵哄笑充斥整个课堂。

某位靠窗的同学激动的喊了一句:“下雪了!”

可想而知,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窗外那纷纷扬扬的雪花上了,不是发出几句感叹,就是看呆了眼,语文老师发愁的叹气一声,毫无办法。

对于不下雪的南方小城来说,对于雪的艳羡,就犹如长期居住在内陆城市的人对海边的向往。因为雪的来临,给这个冬天添了太多惊喜。

那一天雪下得很大,到了下午,地面已经有了薄薄的积雪,被积雪覆盖的世界,实在奇妙。

杜聿然和刘远潇突发奇想,提出去河岸边的大排档吃饭,这么冷的天,谁还卖烧烤?但许蔓珒和沈芷琪也没多问,跟随他们翻墙出了学校,也顺便逃掉了当天的晚自习。

这一切都只因当时对雪的向往。

一行四人到达大排档的时候,老板娘一家正在热闹的吃着火锅,那祥和的气氛看得杜聿然心痒痒,本该用来烧烤的食物,他让老板娘给他们弄成了一桌火锅。

在初雪的这一天,四个人围着小小的四方桌,吃得不亦乐乎。

辛辣的火锅吃得人热血沸腾,刘远潇和沈芷琪吃到一半,就扔下许蔓珒他们,去浪漫的二人世界了。

“雪好像停了,要不要出去走走?”杜聿然看着洒进来的暖暖月光,提议道。

得到的是预想中的点头应允,两人一前一后出了门,往河岸边走去。

河对岸的星星灯火不足以照亮周围,大雪过后的夜空只有半弯月亮,月光洒下来,映在白雪皑皑的地面,有一种踏在云端的即视感,那感觉真的只能用浪漫来形容。

“许蔓珒。”杜聿然抬头看着月亮,突然开口唤了她一声。

“嗯?”许蔓珒并未抬头看他,只是静静的看着河对岸的星星灯火。

“许蔓珒。”

“嗯?”

他依旧只唤她的名字,却不再说其他,直到她将目光收回来,投向他,他的眼睛似一汪清水,温柔得像头顶洒下来的轻暖月光。

许蔓珒怔愣在他柔情似水的目光中,却听得他在耳旁柔声细语,“你不准我喜欢刘莹娇,那喜欢你可以吗?”

杜聿然温润的声音在寒风瑟瑟的河堤上尤为清晰,这一场早就该来的表白,还是让许蔓珒哑口无言了。

还没等到她的任何回答,刘远潇那破坏气氛的大嗓门就在身后响起来:“喂,晚自习快结束了,我们得赶紧回去了。”

杜聿然还是抱着希望继续等待了几秒,她依然不准备说话,那一刻,他明亮的眼眸突然就暗淡了,垂下头,不咸不淡的说了句:“走吧,回去了。”

许蔓珒放在口袋的手掌紧紧握成拳,指甲戳到掌心,略微有些疼,她鼓足了勇气,在杜聿然迈开步子的那一秒,伸手拉住了他的衣角。

感受到身后拽住他的力量,杜聿然收回刚刚迈出的脚步,微笑着转过身,却等不到她的一句话。

能伸出手拉住他,已经是害羞的许蔓珒当年做过最勇敢的事了。

杜聿然真是不能对她要求更多,他无奈的摇摇头,顺势牵起她有些微凉的手,她却有些不安,拼命的往后缩,杜聿然怒了,放开她的手说:“拉住我,是想要拒绝我?”

看着被放开,突然悬在半空的手,许蔓珒打了一个寒颤,委屈的低下头说:“不是,只是我……”声音越来越小,最后几乎没声了。

只是我害羞,不习惯……许蔓珒在心里补齐了没说出口的话。

杜聿然重重叹气,重新牵起她的手说:“别扭什么,以后慢慢会习惯的。”

他说的相当随意,就像说今天天气很好一样,许蔓珒只是羞红了脸,低下头不再看他,任由他温热的掌心温暖她冰凉的手,两个人迎着月光,踏着绵柔的雪花向前走去。

沈芷琪和刘远潇在前方,指着他们牵在一起的手,坏坏的说:“噢,你们……”

然后,四个人在这样一个初雪的夜晚,笑的格外开心。

青春里微动的心【14】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