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好时光都该被铭记【15】

  许蔓珒第二天就回了A市,她不想继续在C城影响杜聿然,心疼他两边跑。

下了火车,她并没有直接回家,而是先给沈芷琪打了一个电话,直接找她去了。

沈芷琪家住在城郊的别墅区,看那气派的小独幢就知道价格不菲,许蔓珒叹息着进了她家的大门,忍不住说:“哇,你家也太大了吧。”

沈芷琪本不是爱炫耀之人,对她的话一笑置之,将她带到客厅的沙发上坐下说:“你的C城之旅两天就结束了?”

“嗯,我有事要你帮忙。”

沈芷琪从佣人的手上接过水果盘放在高档的玻璃茶几上,径自戳了块火龙果喂进嘴里说:“你什么时候这么客气了?有话就说呗。”

许蔓珒从包里抖落出一大堆药水、纱布和胶布,“帮我换个药吧。”

沈芷琪看着那堆药用品,连忙将手里的牙签扔进垃圾桶,拉着她说:“你伤哪儿了?”

她用手指了指背,沈芷琪将她的东西全数塞进包里,拉起她说:“去我房间说。”

二楼最右边的房间是沈芷琪的卧室,与许蔓珒想的差不多,房间的装修风格偏粉色,就像一般的小女生一样,沈芷琪也钟爱这些布娃娃。

“不是换药么?还不过来。”沈芷琪将药水纱布重新拿出来,拍了拍右边的沙发空位,示意她过来坐。

她轻轻噢了一声,走过去坐下,脱掉了厚重的呢子外套,撩起打底衫,沈芷琪一边动手去撕贴在上面的胶布,一边问:“你是因为受伤才回来的?”

这个问题让许蔓珒有些迟疑,她知道杜聿然并不希望别人知道他的家境,因为他连她都没有告诉,这一次,如若不是她先斩后奏,恐怕她也还不知情,可是如果她不照实说,就势必要撒谎,她又不想骗沈芷琪。

“大部分原因是受伤,其实C城也没什么好玩的,就那片星空漂亮。”许蔓珒硬着头皮开始瞎扯,她除了看过那片星空和去过县医院外,就哪里也没去好么?居然说C城不好玩,也是醉了她。

刚刚撕开胶布,还不等许蔓珒将药水和棉签递过去,沈芷琪又将纱布原封不动贴上了,“你干嘛?”

沈芷琪将她衣服放下,不慌不忙的说:“你伤口是不是碰过水?已经红肿发炎了,这些药现在已经不起任何作用了,必须去医院。”家里有个医护人员的好处是,人人都是半个医生。

许蔓珒一听,发炎?

这才想起昨晚她受不了舟车劳顿后的满身风尘,不怕死的洗了个澡!

沈芷琪将那堆药随意扔在抽屉里,换了衣服让家里的司机将她们二人送到医院。

许蔓珒站在市医院的门外,突然停下脚步,拉着沈芷琪说:“我们换个医院吧,你妈妈不是这里的护士长嘛。”

“哎哟,你还有心思担心这个,我妈今天随主任医师去乡下义诊了,再说谁会注意你这点小伤痛?”

闻言,她才放心的迈开脚步往医院走。

“明知道有伤口,还洗澡?你这可是刀伤,虽说不深,但也不能这么开玩笑吧?”医生狠狠训斥了许蔓珒一顿,她大气不敢出,低着头接受批评。

待出了诊室,沈芷琪还在笑话她那唯唯诺诺的模样,不过下一秒就转移了话题:“你怎么会被刀所伤?”

如果是伤在手上,她大可以说自己切水果不注意或者随意找个借口就搪塞过去了,可现在是伤在背上,她该怎么撒这个谎?

沈芷琪见她陷入沉思,脸上也是一副为难的表情,扬了扬手说:“当我没问。”她们都是一路人,平时不会主动询问隐私,刚才她问,只不过出于好意关心,但看到许蔓珒这么为难,她便也不想再追问。

可许蔓珒也不扭捏,将她去C城所见到的一五一十说了出来,包括她背后受的伤在内,毫无保留,因为她相信,沈芷琪会和她一样,并不会因为出身而看不起杜聿然。

果不其然,沈芷琪听完后的第一反应和许蔓珒当时差不多,“想不到,他那么苦。”

都是心疼还不满18岁的杜聿然肩上所背负的责任。

许蔓珒无奈的笑笑,“你会因此而改变对他的看法吗?”她这一句话,其实是委婉了些,她原本想说“你会因此而看不起他吗”。

“当然不会,他永远是那个拥有灿烂笑容的杜聿然,你的好男友。”沈芷琪有些调皮的冲许蔓珒眨了眨眼睛,而后两人相视一笑,这样不问出身,不在乎钱财的时光,真的只存在于她们最美好的17岁。

好时光都该被铭记【15】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