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那些爱过的事,是成长的仪式【19】

  许蔓珒斜睨了她一眼,好奇心驱使,还是抬起手抽过了倪晨燕手中的纸张。

她轻扫了一眼白净的纸张后,脸色变得难看,扬着那张薄薄的纸,质问道:“这个东西哪来的?”

那是一份房屋无偿转赠协议,协议的大致内容是,许蔓珒无偿将刘秀娟留下的房子转给许辉明。

白纸黑字,条款名列,可是她从来没见过这份协议,但协议右下角赫然签着她的名字,她能认出,那是自己的笔迹。

倪晨燕用手指拨了拨额前的刘海,一把抢过协议攥在手里,笑着说:“只要我拿着它到公证处进行公证,你应该知道后果是什么吧?”

她当然知道后果是什么,刘秀娟协议离婚,唯一索要的房子,会原封不动的回到许辉明的手里。

刘秀娟之所以执意要这所房子,无非是对许辉明太过执念,这里有他们的快乐回忆,以及许蔓珒成长的记忆。

许蔓珒轻咬下嘴唇,不慌不忙的说:“说吧,你想怎么样?”如果倪晨燕的目的是这所房子,她根本不用来这里找人,既然会来,就证明她不是想要房子。

“你们这房子我也确实看不上眼,拿到手也只会转手卖个好价钱,可我知道这房子对刘秀娟和你的意义重大,所以,如果要保住房子,许蔓珒你只有一个选择,那就是离开A市。”

倪晨燕一直知道许蔓珒是许辉明捧在手心长大的小公主,这下刘秀娟出了事,许辉明怎么肯放任女儿一个人在外面,如果将许蔓珒接回家,那她还有好日子过吗?

毕竟她现在还没成许太太,如果不做点什么,怕是一辈子也无法成为许太太。

她的这一点小心思许蔓珒看在眼里,可是要她离开,去哪儿?

“你打算安排我去哪儿?”

“你不是刚刚高考完么,选一所省外的大学对你来说不是难事吧?”

言下之意便是,只要离开A市就行,至于去哪,她不管。

哼,她算计的可真周到,连许蔓珒即将要填报的志愿也算进去了。

“为了一所房子,你认为我会离开吗?”许蔓珒还是不甘心,她不想就这样妥协。

倪晨燕也不是省油的灯,胜券在握的点头,“如果是一所普通的房子,你可能不会,但这房子对刘秀娟来说不一般,已死之人的念想,想必你这个孝顺女儿肯定会满足。”

许蔓珒紧绷的神经顿时松散,她根本无力与倪晨燕对抗,现在摆在她面前的就两条路,要么放弃房子,继续留下来;要么保住房子,人离开。

不论选哪一个,她都是得不偿失。

她与这个女人之间的对抗,她输的一塌糊涂,因为不能将妈妈最在意的房子让出去,所以,她低头妥协,“我会走,但我想知道,这份协议你怎么拿到的?”

因为她真的不记得自己有签过这种东西。

倪晨燕满意的将协议装进包里,“善意”的提醒道:“今日早晨在医院,你签过的不少文件……”

经她这一提醒,许蔓珒幡然醒悟,“拿文件给我的护士是你?”

那些爱过的事,是成长的仪式【19】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