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那些爱过的事,是成长的仪式【20】

  倪晨燕大方点头承认,是她将这份协议混在了那堆繁杂的文件里,而悲痛欲绝的许蔓珒也无心细细查看,就签下了字,她趁机钻了这个空子。

难怪之前在市医院,许蔓珒几次三番见到许辉明的车,这下她全懂了,因为倪晨燕是市医院的护士,这次更利用职务之便,让她签了字,让她悔不当初。

手段高明,高明到残忍。

“你真狠。”她的痛脚,倪晨燕抓的很准,除了妥协,真的别无他法。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我也是为了自己,希望你理解。”

理解?这大概是许蔓珒听过最不好笑的笑话了,算计了她,还要她理解,当她是傻子吗?

“这是你的意思,还是他的?”这个他很明显是指许辉明,她还对这个亲生爸爸抱有一丝希望,倪晨燕到也不过分,没有将这份薄弱的希望打碎,坦白承认,“这是我的意思,他不知道。”

这大概是许蔓珒一整天最大的宽慰了。

“等你拿到录取通知书,再来找我拿回协议,你放心,在没看到你录取通知书前,我是不会随便拿它去公证的,不过……”她有一瞬间的停顿,然后才说:“如果你告诉你爸,就另当别论了。”倪晨燕留下这一句话,转身踩着高跟鞋走了,空气里还残留着她身上的香水味。

许蔓珒18岁的第一天,签下了成年后的第一个具有法律意义的名字,却轻易的让自己掉进陷阱里;做出的第一个决定,是离开生活18年的城市,且是被迫;失去的第一个亲人,竟是妈妈,无奈的是还在自己生日当天。

2009年6月23日,她恨透了这一天,也会永远记得这一天。

许蔓珒不怪倪晨燕,就如她所说,她只是为了自己,但不怪不代表不恨,她恨许辉明的背叛,恨倪晨燕的算计,恨刘秀娟抛下她自己一个人走了……

她想她上辈子一定是做了什么偷鸡摸狗的坏事,所以这辈子才有这样的遭遇。

用支离破碎来形容她的现状,不过分吧?

许蔓珒还站在门口胡思乱想,杜聿然的电话就在这时候打过来,她看着来电,默默的想,这大概是现在最好的安慰,她庆幸有这样一个温暖的男友。

深吸了一口气,接起电话:“你到家了?”

“嗯,不过我妈犯病了,在医院呢。”自从在C城看到了一切后,杜聿然对她敞开心扉,不再有所隐瞒。

不知怎的,提到钟丽香犯病,话题突然变的沉重起来,她原本到嘴边的话硬生生咽了下去,他已经不容易了,她不想再让他担心。

“录取分数线公布了,你上二本线,我报Z大,你可以报T大。”杜聿然的分数高出一本录取线近100分,对于进Z大他十拿九稳。

许蔓珒静静听着,并不应答,因为她知道自己不可能报T大。

见她不说话,他再度开口:“虽然学校不同,但我们都能留在A市,况且两所大学相隔不远,然后我想将我妈接过来,毕竟A市医疗水平更好,上了大学空闲时间还能打工……”听着杜聿然对未来的规划,许蔓珒的眼里溢满了泪,她悲哀的发现,连杜聿然她都要失去了……

他有他必须留下来的原因——他妈妈钟丽香。

而她有不能留下来的原因……

造化弄人,大致如此。

那些爱过的事,是成长的仪式【20】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