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那些爱过的事,是成长的仪式【24】

  夜色如尘,漫天繁星点缀着漆黑的夜空,喧嚣的城市总是试图用灯红酒绿的方式来渲染着它的不甘寂///寞与疯狂。

许蔓珒从市医院走出来,手里攥着的,是她前一秒刚用录取通知书换回来的协议,看着手中的一纸协议,她终于守住了那所房子,可是她悲哀的发现,得到的与失去的相比,微乎其微。

终于明白,有些选择一旦做出,便再无后悔的余地,自己选的路,跪着也要走完。

她疯了似的大笑起来,在人潮汹涌的街头,她一个人甩着那张纸哈哈大笑,引得过往行人纷纷侧目。

笑着笑着,仰着头毫无预警的一声哭出来,梨花带雨的哭泣更让行人好奇,甚至驻足观看。

她像一个小丑一般,在街上一会儿哭一会儿笑,娱乐了大众,心中的难过依旧得不到纾解。

就像一个醉酒的女子,在街上随意的撒着酒疯,却没人知道,她就是因为太清醒,才如此难过。

不知道走了多久,笑了多久,哭了多久,只觉得喉咙干涩,声音嘶哑,累得快散架,不止身体累,心也累,现在的她,可谓是身心俱疲。

刘远潇的电话在这时候打进来,只说了一句:“不想杜聿然死,马上来苏荷。”

她听完这句话,忘了之前的疲累,狂奔在路上。

苏荷是一家酒吧,就在繁华的酒吧街上,自那日之后,她是再没踏入这乌烟瘴气的地方。

没想到,她为了杜聿然不再进这场所,今日,又为了杜聿然再次踏入。

当她赶到之时,杜聿然已经醉得一塌糊涂,整个人躺在坚硬的水泥地上,胸口一大片湿透,不知是水渍还是其他,素净的头发脏乱不堪,哪里还有平日的干净模样?

许蔓珒不管不顾的想要将他拉起来,他哭喊着在地上随意扭动身体,“许蔓珒,我到底做错了什么?”唇齿不清的说着话,眼里留下两行清泪,他哭了,他竟然为了她哭了!

看着他的模样,她一阵阵心疼,他的一字一句落在她耳朵里,都像一把把锋利的匕首刺穿她的心,鲜血直流。

他杜聿然什么时候这么狼狈过?

刘远潇坐在一旁,冷冷发声:“你到底要作到什么时候?他都这样了,你无动于衷吗?”

她不理会刘远潇,直接将一杯水泼向杜聿然俊朗的脸,指着他说:“杜聿然,不是信誓旦旦的说就算我跪在你面前,你也绝不原谅我吗?那你现在是在干什么,别让我看不起你。”

那杯水准确无误的倒在他的脸上和身上,他挣扎着发出几声低呼,随后身体止不住的颤抖起来。

刘远潇过来推搡了她一把,将她手里的杯子抢过,砸在桌上,在音乐热辣的酒吧冲她大吼:“你T /M疯了吧,你把他折磨的还不够吗?许蔓珒你什么时候变的这么残忍冷血,以后别T/M说我刘远潇认识你。”

他话音刚落,地上的杜聿然大吼一声:“我恨你,我恨你……”

他恨她,她将他伤的那么深,如果不恨,才是不该。

刘远潇硬鼓着劲将他拉出酒吧,强行送往医院,许蔓珒颓然的坐在音乐肆意的酒吧,默默流泪。

那些爱过的事,是成长的仪式【24】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