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马山传奇

长疆 著

本书由小说阅读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章 桂湖畔托孤(上)

    “荷花香罢桂摇秋,好风月尽勾留,酒不招李翰林,诗不和杜工部,睹一龛肖像,我激起谏诤精诚!蛮烟瘴雨砺贞操,况贬潮韩愈,转成化蜀文翁。系忠义于平湖,数百载仰言表行坊,何必问浩浩洞庭、澄澄西子。

  衣带缓时人欲倦,臭皮囊勤摆脱,官莫寻谢知县,将莫遇马威侯。叹满地疮痍,谁有个痌瘝怀抱?落日浮云装幻境,恐哭汉曾生,犹似投江屈老。拜宝光而绕塔,十三层皆禅门觉路,再休管年年芳草,夜夜啼鹃。”

  这段长联为蜀中永川人游俊为新都桂湖杨升庵祠所撰。

  此时正值六月盛夏,不见有一丝微风,桂湖四周绿树成荫,那一片片的树叶丝纹不动。而通往天回镇的那段土路,干巴巴白晃晃的分外刺眼,鸟无声,虫不鸣。只有一只无家可归的狗,爬在一段墙角下吐出了红舌头。

  真个是骄阳如火。

  祠外不见一个人影,祠内也是静寂无声。大热天谁个疯了来诵读这楹联?可不,偏偏此时就有这么个疯兮兮的人,牵着一头毛驴从那条土路上过来了。

  是个老人,是个须发雪白的耄耋老者。光着精瘦的上身,上衣搭放在毛驴背上。肩背上却挎着一个不小的葫芦,他时不时的捧着葫芦喝上两口,似乎喝得滋味非常,口唇紧抿着葫芦嘴,就像舍不得让一丝儿气味跑掉一般。

  除了他身边的亲友,无人知道他喝下的是水还是酒,因为如若不贴近他的嘴边,是根本就嗅不出他口中气味的。如果尚未靠近他就能分辩出是酒还是水的人,一个也没有活下来。

  老者把毛驴拴在一棵大的桂树下,那驴子张大了鼻孔呼气,他却立在这段长联面前,把楹联细细地看。偏偏此时日头正猛又恰好射向这里,犹如一只特大的烘炉。他却毫不在意地观赏起来, “咦,奇了,今儿是何年何月?这座祠堂是几时搭建起的?撰写这长联的落款是游俊,这游俊又是何人?管它呢,咱说不得也是个山上方数日,世上已百年的过客。”

  念上两句摇摇头叫声不妥、不妥!自语道“这个姓谢的县官儿也值得一提么?”。又接着念了下去,到满意之处时微微点头叹一声,“尾子上这几句倒还有几分对老夫的口味。”便将葫芦对着嘴仰头饮了两口。忽的,他似乎感觉到有啥声响,双目四下一望,将葫芦往脖上一挂,沿着祠外墙边寻声觅去。

  祠后的土墙边几株桂树枝繁叶茂,树荫下一个老妪半坐半倚地靠着树干,一手在怀里护着个幼儿,一手握了根竹棍,只见她怒目而视,棍端直指着逼近身前的两个人。

  “……”

  “您老这是何苦呢?明明又不是您老的子孙后辈,何必为这么个小东西与咱们拼命呢?方才你已是明白了拼是拼不过咱们的,只会白白的丢了你的一条老命。咱哥两个从京城一直暗中吊线,今日才寻着你,再说你早就中了秦文彪大人的‘阴风催命腿’,只要把这个娃儿交与我们,不仅保你老无事,我这里还有点儿赏银……”一个面孔微胖的中年汉子双手抱肩,边说边慢慢地来回踱步。

  老妇人哼了一声,骂道:“恶狗!谁信你们鬼话?你两个要来便一起上吧!”

  老人身旁那个看去只有六、七岁大的娃儿紧闭小嘴,一双圆圆的眼睛恨恨地瞪着他二人。

  圆脸汉子用手指着叫道:“你看看!怪不得头儿连这个小崽儿也严令捕捉,若是留下这个小崽子长大了还得了?”

  “哼!谁个若是敢犯上作乱,非诛他九族不可。”

  “依我看就是诛他个十族十二族也不为多!像这样的小崽崽长大了咱还能睡安稳觉么?”

  “呸!”娃儿张开小嘴,一口唾液正吐到他脸上。

  老妇人亲了亲小娃儿,大笑。

  “弄死你个小贼!”另一个拳骨脸的汉子摆弄着手里的钢刀咬牙一字一句的说道,“死婆子!你那点儿气力还是留着去投湖吧!”。

  “小东西!那就怪不得咱们了!”圆脸汉子抬起左手袖口往面颊上擦去,一挺手中钢刀直端端的砍了过去。拳骨脸也几乎同时朝老妇人举起了刀。

  老妇人虽已是明显地透出了虚弱,但毫无惧色将手中竹棍奋起抵挡。

  “有人!”圆脸汉子听到了声响急退后一步看时,一个皓发白须浑身精瘦的小老头儿已立在面前。

  “你!你个老东西来看甚么看?!”

  “咱二位大人奉命捉拿钦犯,这里没你的事,快滚!”

  “她两个?是钦犯?”老者捧起葫芦喝了一大口。

  “小崽儿是朝廷重犯的余孽,死老婆子不知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偏要惹火烧身!”圆脸汉子瞥了老者一眼,握着钢刀漫不经心的吹了吹刀刃,“我劝你这个小老儿还是走远点为妙!”

  “死婆子竟敢伤了咱好几个弟兄,要不是为抓这小崽子,咱早就给她一阵的乱刀!”拳骨脸大声叫骂。

  老妇人只冷笑一声,微闭双目,并不答腔。

  老者替这一老一小求情道:“看她两个老的老小的小,还能翻天么?两位军爷就放过她们吧。”又捧起葫芦喝一口。

  “哼!要在本大人面前管闲事,我看你也是该寿中正寝了。”圆脸汉子不肖地睨他一眼。

  “老东西!”拳骨脸笑骂道, “我看他是瞧上了这个死婆子,本大人就成全你两个老东西,到阴曹地府配对去吧!哈哈哈哈!……”

  老者后一步,朝老妇人问道:“老妹子,他两个是不是短命鬼?”

  “应该是。”老妇人叹口气,“硬是要与老身同在一个时辰走,就拜托老哥送送他两个吧。”

  老者又喝了一大口,摇摇葫芦惋惜道:“可惜快要喝尽了。”伸手在怀里掏摸了一下,“还有几颗碗豆咋忘记了呢?”

  拳骨脸满面怒气,飞起一脚踢向他手中葫芦:“收拾你这个老东西——本大人连刀都用不着!”

  老者嘴略微一张,对方在嗅到一股浓浓的酒香之时,人已翘着一条腿直挺挺倒于地上。圆脸惊疑间举刀扑来,也在嗅到了酒味儿之时,同样也倒于地上。

  “你是?”老妇人惊讶中,身子已是更加无力地靠在树干上,她早看出老头儿身怀武功,但不料却是如此绝技。

  “在下叫钟离春。”

  “啊!——老哥一定就是当年名冠江湖的那位‘千杯醉不倒,杜康豪气胜过剑。’的‘口中剑’钟离大侠?”

  老者连连摆头,道声惭愧:“在下早已久居山林不问世事,既未惩恶又没除暴,还称得上甚么大侠?不过是个老酒客而已。”

  “大侠太过自谦了,前些年还听说大侠已隐居蜀中彭山一带,不想今日果在川蜀相见。”

  “老妹子,听你口音像是北边人?怀里这个娃儿?”

  “京城的南文轩听可说过?”

  老者点头:“那个冒死上书朝廷主张禁绝鸦片抗御外夷的兵部主事,据说还顶撞了太后,近日传闻此人已被凌迟处决……”

  “他在两年前因上书朝廷,请求惩处对乡民横征暴敛无恶不作的那些个地方官吏,以避免民不聊生激成事变,果不其然便发生了云南李永和、蓝朝鼎等数万乡民大起事。

  而他却反被川督曾望颜、崇实两个恶贼污蔑为‘替‘逆贼’叫屈,疑为内应‘。就差点被杀,由兵部侍郎贬为主事。这次就……,这个小孩儿就是他最小的,可怜一家几十口就,就剩了他一个—”

  老者只听着她讲述,偶尔也点点头,虽未插言,但早就略知川督曾、崇二人的恶行。心想,自古善恶不相容,内中事体定是盘根错节。

  老妇人三五两句,急促而简要,当讲道她的一个小孙女,去年冬季去京城,因寻她不着而冻饿街头之时,幸被南夫人救助。只讲了不几句话,便开始喘息不已。

  老者要为她运功疗伤,她摇头拒绝:“没有用的,不过是多拖上几个时辰,多受些活罪罢了”

  她叹口气:“这年头象他这样儿的官不多。”

  老者摇摇头:“不多。”

  老妇人将娃儿看了看,显出那慈祥怜爱的神色:“我能不管么?”

  “该!也罢,娃儿就交给我了。咱早就不想再过问世事,哪知又偏偏撞上了呢。”老者道。

  “钟离大哥口中酒水胜过飞剑,真是名不虚传!”老妇人似已在聚起最后的气力说话,瞥了瞥地上那两个躺在地上的,印堂穴前都有个圆圆的小孔。

  “老妹子可告知贵姓名号么?”

  “功浅力衰,在京城竟——竟败于曾剃头的手下人,还留甚名号?只望钟离大哥保,——保重!”说完这句,她极重地呼出口气息又看看小孩儿,眼神便一下暗了下去。,

  钟离春心知她已是自行断了舌脉绝了余息,见这小娃儿正抽抽噎噎地从小小的胸口处发出悲声,叹口气,上前两步轻声说道:“娃儿莫哭,莫再拉着你婆婆啦。”

  握起小娃儿的一双小手,从老妇人的手肘衣襟处分开,“婆婆已经走啦,走得远啦。”此时也禁不住仰天长叹一声,低头立了片刻。转过身来四下瞧了一瞧,扶过老妇人躯体,托起移至不远处的土墙下,推倒一堵残墙,将其掩埋。

  拾掇完毕,见小孩儿依然泪流满面,自个儿一下就跪倒在掩埋她的土墙前,交替着用一双小手手背,在自己的两眼左揩右擦。喉头处竟仍是悲声不息。

  “娃儿,莫再哭,也莫要害怕,有我白胡子醉酒老头儿在,你就啥也莫怕。”

锺离春抱起小孩儿正欲离开此地,却见小孩儿还在扭头望向那堆掩埋着老妇人的残墙土堆。紧闭着小嘴,又见两行眼泪挂在脸蛋上缓缓而下,抬起一手用衣袖朝脸上揩去,那泪珠儿止不住又流下来。将另一只手上的物件放入老者手中,又用这只衣袖去揩擦脸颊。锺离春点点头心里道,这娃儿也还是个挺重情义的。

那物件是紧裹着的一小块白色绢绸,展开来时,一朵精巧的莲花呈现眼前,锺离春心中一凛,“燕山莲花阴阳掌!她就是当年名扬关东的‘赛飞燕’宫三姐?”

第一章 桂湖畔托孤(上)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