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一章 傅篱儿3

  傅府,白绫绕梁,进出的人皆是披麻戴孝——有丧事。

“这位大哥,你知道傅府发生什么了吗?”橙儿在离傅府不远的地方拦住了一个年轻人,询问道。

“哦,傅大公子死了。”大快人心的语气,轻蔑的神情,足见这傅公子有多讨嫌,“听说是在梦里死的,一定是坏事做多了,老天都看不过去了!”

“是这样,谢谢你啊。”橙儿微笑着点头,拉着黑鹰就往傅府走去。

“二位找谁?”傅府大门口,家丁拦住了橙儿和黑鹰二人,“老爷说了,这几日不见客。”

“麻烦你进去通报一声,就说我们是傅篱儿的朋友。”黑鹰从袖子里取出几块碎银子,塞到那家丁手中,“也请告诉傅员外,在下也许可以查出傅公子的真正死因!”

“黑鹰?”黑鹰戴着斗笠,橙儿看不清他说这话时的神情,他……是想破案了吗?

黑鹰不动声色,只是握紧了橙儿的手——可他也许并不知道橙儿此刻在想什么。

你本来可以好好地做天下第一名捕的……橙儿又瞄了一眼黑鹰,默默转开了头,眼里闪过一丝愧疚。

“怎么了,想什么?”看到橙儿出神,黑鹰轻声询问了一句。

“没什么。”橙儿摇了摇头,却也不看黑鹰,只是默默抽出了自己的手,正巧去通报的家丁来请他们进去,就自顾自走在了前面。

橙儿?黑鹰看看自己的手,又看了看橙儿,满是疑惑。

“还站着干吗?快进来啊!”橙儿发觉身后没有动静,回头喊了一声黑鹰,怎么说呢,她自己心里也挺复杂的。

“啊?哦,来了……”橙儿的喊声让黑鹰回过神来,叹了口气,跟了上去——想不通,还是先解决眼前的事吧。

“您就是傅员外吧?”进到灵堂,橙儿就看到一个大腹便便的中年男人站在灵柩旁,他的身边还站着一个哭得梨花带雨的妇人,想来应该就是那蛮横的傅夫人了。

“正是老夫,两位可是小女篱儿的朋友?”傅员外上下打量了一下橙儿和黑鹰,微微点头,“不知二位是如何识得小女?”

“巧合,篱儿和孙婆婆救了我们。”黑鹰平淡地说了一句,那声音,仿佛拒人千里之外,也是,他的温柔都给橙儿了。

“那……不知二位如何称呼?”傅员外总觉得面前两人不是他惹得起的人,话语中也多了丝丝尊敬。

“叫我橙儿就好,这位是黑……黑翎。”橙儿想了想,“黑鹰”早已经殉职,在京城还是不要暴露黑鹰身份比较好。

“你们……你们是不是有办法查出我儿是怎么死的?!”傅员外还没说话,傅夫人就哭着跪倒在橙儿和黑鹰面前,“求求你们,还我儿一个公道!求求你们了!”

“不好意思,让你们见笑了。”傅员外适时扶起了傅夫人,“痛失儿子,内子还没能接受这个事实……”

“傅员外,我说话直,你别见怪,你们想接回篱儿,是不是也是因为傅公子去世,你们想找人替自己养老?”看着傅员外和傅夫人,心直口快的橙儿也不避讳,“恕橙儿直言,夫人要我们还傅公子一个公道,可是傅公子在世时伤害的那些人,又有什么人能还他们一个公道?!”

“不,那是那些人不该违抗!他们是死有余辜!”傅夫人哭喊得声嘶力竭,“拓儿没错!我儿子没错!”

“你给我闭嘴!”傅员外眉头一皱,大声呵斥了一句,“都是你惯的!”

“傅夫人,您知道外面的人都怎么说吗?”橙儿轻蔑地看了一眼傅夫人,有这样的娘亲,也难怪傅大公子有恃无恐了,“他们都说是傅公子的所作所为,已经让老天看不下去了!”

“他们……”

“橙儿姑娘说得对,是老夫教子无方。”傅夫人还想说什么,被傅员外及时打断了,“至于篱儿,实在是我想补偿她这么多年受的苦……”

“傅篱儿……篱儿!你满脑子就是你女儿!儿子尸骨未寒,你就想接那个野种回来!”傅夫人哭喊着捶打傅员外,“我不许!那个野种不能进我们傅家的门!”

“员外,我也不赞同您接篱儿回来。”橙儿看着傅夫人,叹了口气,这样的情况,篱儿回家只会受苦。

“好了,橙儿。”黑鹰看着面有尴尬的傅员外,拉了拉橙儿的衣袖,“这是别人家事,我们就不要干预了。”

“可是篱儿她……”

“傅员外、傅夫人,你们放心,在下一定查明真相。”橙儿还想说什么,却被黑鹰抢白了,“我想先去看看傅公子的房间,还有,也许需要开棺验尸,还请傅员外不要急着将公子下葬。”

“好好,都听少侠的安排。”傅员外瞪了一眼还在抽噎的傅夫人,哼了一声,“别哭了,快带少侠去拓儿的房间!”

傅员外和傅夫人带着黑鹰走在前面,看着黑鹰的背影,橙儿心里隐隐有些不舒服——有了案子,他就没再注意自己是不是还跟在他身后!

“少侠,有什么发现吗?”待检查过傅拓的房间、开棺验尸,傅员外满心期待地看着黑鹰。

“傅员外,恕在下直言,”黑鹰冲傅员外和傅夫人拱了拱手,“公子乃是自杀而亡。”

“自杀?不,这不可能!”傅夫人不敢相信,一个劲儿地摇着头,“拓儿一向乐观,不会想不开的!”

“傅夫人,公子的房间没有外人进入的痕迹,最主要的,是我在公子身上发现了这个……”黑鹰取出了一方手帕,交到傅夫人手上,“夫人,您且看手帕上的字迹,可是傅公子的笔迹?”

“是,是拓儿的!”傅员外凑上前,看着手帕点了点头,“‘爹、娘,孩儿不孝,一直以来给你们惹了太多麻烦,那一天我无意中听到你们谈话,才知道我并非你们亲生,傅家只有一个小姐,叫傅篱儿!可是我要怎么办,你们不要我了,我怎么办?!我能去哪……我能去哪……’”

“儿呀!”傅夫人一下子瘫坐在地上,“娘没有不要你,娘没有不要你啊!”

“孽债!孽债啊!”傅员外叹了口气,摇摇头,讲起了过去的事,“内子不能生育,二十几年前,我外出的时候,遇到了拓儿,那时候他还是个婴儿,被人遗弃在路边,我见他可怜,就把他带回了家,内子和我也因为他的到来,高兴地不行,把他当成了自己的孩子。直到那天,内子的婢女告诉我,她怀孕了,是我的孩子,我们家就像炸了锅一样。那时候,我母亲年事已高,经不起折腾,内子又死活不承认篱儿和她娘亲,无奈之下,我只得……没想到这一分别,就是十几二十年!拓儿一天天长大,我又何尝不知道他身上有太多问题,只是内子无比疼爱他,我也想着,他已经没了亲生父母,我们要对他好一些,所以不管他做了什么,我们都没有骂过他,更别提打他……”

“就是你们的过度溺爱,才让他经受不起一点点打击,说到底,就是你们害了他!”橙儿淡淡开口,然后看着黑鹰,继续说道,“现在傅公子的事情已经解决了,我也告辞了,至于篱儿,我奉劝二位,想清楚再做决定!”

“傅员外、傅夫人,你们不要在意,橙儿说话比较直。”黑鹰觉得橙儿哪里不对劲,可是又说不上来,“我们先告辞,不打扰你们了。”

“多谢少侠了。”

傅府的丧事还在继续,只是与橙儿和黑鹰没有太多关系了,至于傅员外跟傅夫人从这件事中明白了些什么,他们也不愿多加过问了。

第二十一章 傅篱儿3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