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九章 祈福庙2

  再说橙儿,到紫儿房间替她把了把脉,发现是孕妇正常反应,并无大碍。为了不影响紫儿休息,橙儿把完脉,交代了董永几句就离开了,此刻正漫无目的地走在大街上——这几天一直在酒馆帮忙,今天大家都还在家,她也就偷个闲,出来外面走走。

“冰糖葫芦,酸酸甜甜的冰糖葫芦嘞!”大街上,冰糖葫芦的叫卖声,让橙儿不禁停住了脚步,一些事不自觉地在她脑海里回放着……

【“你怎么了?”

“不关你事。”

“你要不愿意说,那就算了吧。我带你去个地方?”

“不想去,我只想出来走走,透透气。”

“也罢,那你等我一下,我去去就回。”

“莫名其妙。”】

那天也是听到了冰糖葫芦的叫卖声,让她不由地想起了小时候因为一串冰糖葫芦偷跑下凡,却导致玉麟出事的往事,许是她表露得太过明显,让黑鹰看出了她心里藏着事。那时候她想不起黑鹰是谁,拒绝了他的关心,可是现在呢,就是她想得到黑鹰的关心、想告诉他所有的一切,他也不在她的身边了。

“黑鹰,那次你想带我去哪呢……”走在大街上,橙儿喃喃自语——一个人的时候,总是会不自觉地想到他。

游荡,毫无目的地游荡。

橙儿一个人走着,不知不觉走到了一座祈福庙前,向神、佛、仙祈福不过是为了寻求心理安慰,这个道理橙儿明白,可不知为何,这一次她竟然鬼使神差地走进了庙里。

“本庙住持圆空,见过女施主。”没错,这座祈福庙就是当初黑鹰想带橙儿来,却被她拒绝了的地方。

“住持大师,你相信菩萨会听到凡人的祷告吗?”看着庙堂里的那座菩萨雕塑,橙儿有些迷茫不解,如果菩萨真的听到了凡人的祷告,那这人世间,又为什么还有那么多人有着不如意?

“信则有,不信则无。”圆空双手合十,对着菩萨雕塑鞠了一躬,“施主,很多时候,人是需要寻求一个精神家园的,阿弥陀佛。”

“精神家园?”橙儿低声轻喃,“或许是吧……”

“施主,不知您是否有兴趣随老衲去看看,这世间之人心中的所思所想?”圆空依旧双手合十,真诚邀请橙儿。

“如何可见?”橙儿有些疑惑,就连神仙都无法准确看透人心,这小小的人间祈福庙,又如何能做到?

“前来参拜菩萨的人,往往都会在祈愿箱里留下自己的祈愿条,箱子小,放不下太多祈愿条,我们只能每天清空一次,把祈愿箱里的祈愿条挂到祈愿墙上,继续向菩萨传递着世人的心愿。”圆空见橙儿有兴趣,也就开口解释,并且做了个“请”的手势,“施主请随我来。”

庙里的这个房间,四周的墙上都挂满了红色的祈愿条,写的是世人或悲或喜的心情,写的是他们或大或小的愿望,写的是他们对人生最美好的祈愿。

“菩萨保佑,让我快点给夫家生个大胖小子!”

“菩萨,保佑我儿此次进京赶考能衣锦还乡!”

“锦儿,我会一直等你!”

“求菩萨保佑我们全家平平安安、相守一生!”

“相思相见知何日?此时此刻难为情。”

“天不老,情难绝。心似双丝网,中有千千结。”

……

橙儿粗粗看了一眼,求子的、求功名的、求姻缘的、求平安的……林林总总,各方面的都有。

“住持,世人写下这些心愿,可真正实现的又有多少人?”橙儿一边翻看着,一边无奈叹息,“怕是很多都只是美好的念想罢了……”

“施主不觉得,有这样一个念想,生活会好很多吗?”圆空上下打量了一下橙儿,这才继续说道,“小僧斗胆猜测,女施主心中有事,为情所困。”

“住持如何知晓?”橙儿饶有兴趣地看着圆空,“从我进庙,只字未提起我的事,住持又是从何而知?”

“施主腰间玉佩并非女子本应佩戴的玉饰,施主从进庙到现在,不时会去触摸这块男士玉佩,眼神里透着一丝想念,却又夹杂着担忧……”圆空的目光移到橙儿腰间的玉佩上,“若是小僧不曾猜错,这玉佩是施主心上人所赠,只是因为一些原因,他离开了,不知是否如此?”

“嗯,他走了,去了一个很危险的地方,我很担心他。”橙儿也不隐瞒,听着圆空的话,微微点头。

“女施主,且听小僧一言,大可不必担心,放心地相信他,这样您会过得轻松一些。”圆空合十行礼,准备告退,“施主暂且再看看这些平常人的祈愿,或许您会更明白,何为念想。小僧告退了。”

好的念想……橙儿看着眼前众多的红条,思绪有些飘远,难道真的是她对黑鹰信心不足,才会老想着那最坏的可能?可那确实不是一般的地方,是她低估黑鹰了吗?

橙儿一边看着写满愿望的祈愿条,一边一次又一次地告诉自己要往好的方面去想,突然,一张特别的祈愿条映入她的眼帘,让她的脑子猛然间变得一片空白——熟悉的笔迹,熟悉的落款,橙儿只一眼,就知道那是黑鹰的祈愿条!

“不求功成名就,只愿护你一世周全。”

橙儿小心翼翼地取下黑鹰的祈愿纸,上面只有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可就是这句话,却让橙儿再也克制不住自己的心情,泪流满面……

第二十九章 祈福庙2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