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六章 宝宝心里好苦!

  正不停的拉着凌若雪逃跑的夏玄阳,半天都没听见她回复,回头看了她一眼,发现她一脸憋屈的模样,忍不住默默鼻子,灿灿一笑,一边逃一边道,“我说话有些直率,你别介意哈。”

瞧着他的模样,再听着他的话,凌若雪更是翻了个白眼,你丫不说话没人当你哑巴!

这么互动的两人不知道,他们后面追杀着的上官清,瞧着两人轻松交谈的姿态,一阵深深的内伤,为什么他突然觉得现在的自己跟个傻子似的发疯,不对,他怎么说自己是个傻子!?

上官清更加的抓狂起来,跟只疯狗似的追逐,当然,也就在凌若雪眼里跟个疯狗似的。

“后面的怎么回事,得疯狗症了?”凌若雪撇撇嘴,问道。

夏玄阳欲哭无泪,那是被气的好伐,真不知道这是哪来的奇葩,这么危险的情况下,还能这么悠闲议论谁谁谁得疯狗症的,估计只有她了。

就在一条道路的尽头,出现一个洞,夏玄阳眼睛一亮,提升了灵力飞奔而去,顿时将上官清甩在了千米之外!

马不停蹄的到达那个洞口后,又快速的将凌若雪推进去,然后布下结界,在四周设下障眼法,才放心的跟着进了洞。待他进洞后,所有的植物将洞口埋没,不留一点空隙。

所以等上官清到后,看到的除了一地的荒凉还有那一群一群的杂草外,就只有淡定飘过的一片枯枝落叶了。

顿时,一个饱含愤怒的声音响彻了整个荒地:“我决不会放过你们!”

却说凌若雪,简直就是史上最倒霉的人了,一开始还好好的,夏玄阳就突然加了速,搞得她一阵头晕目眩,好不容易停下后,来不及喘口气就又被推进了一个洞,心惊胆战的被推飞入山洞又从山洞的另一边狠狠的摔在地上,那感觉,凌若雪只觉得不能再爱了。

“什么人!”一道女声呵斥着。

凌若雪囧囧的站起来,拍拍身上的灰尘,抬起头,看着眼前清秀的女子,正要开口,却又被打断,“呀!是你!”

什么情况?

见凌若雪迷茫的模样,赵秋儿解释道,“我叫赵秋儿,上次在月乡楼你们间接帮我们教训了上官清呢!不过你这么在这呢?按道理来说,结界被我们设下了,其他人应该进不来的才对呀。”

“她叫凌若雪,是我带她来的,因为在河边的时候遇到了上官清,她就被搅和进来了,所以我就带着她跑回来了。”匆匆赶到的夏玄阳解释道。

“这么说来,她就是上次在月乡楼打毁了半个楼的那位女子?”一旁又走来一位男子,粗矿的问道。

夏玄阳点点头,又对那位男子和一旁悄悄看了他许久的女子道,“你们去安排安排,让所有人出去猎兽的时候小心点,这次这么激怒了上官清,他一定会找机会报复。”

“嗯,那玄阳哥你先去休息休息,跑那么久一定很累吧?”见夏玄阳吩咐完后不再说些什么,那位女子咬着下唇,笑着主动开口。

但夏玄阳只是皱着眉,摇摇头,“不用了,这点不算什么,若。。哎?若雪呢?”

四人四处寻找,终于发现凌若雪一个人蹲在角落,拿着树枝画圈圈。。。呜呜呜,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被这么华丽丽的无视,宝宝心里好苦!

第二十六章 宝宝心里好苦!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