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破碎】·疑问

  毕竟她从来没有撒过谎,在外人的眼里就是魔女,没有对错,只有愿不愿意,根本不会有谎言这种东西存在。

蓝辰夜听后看着眼前的女孩,心里一阵揪疼,其他几人也亦如此,光是想想眼前的女孩当时所经历的,就恨不得自己替她承受。

“那个人是谁?我一定要好好谢谢他。”林静冥好奇地问。

毕竟这个人可是救了自己的宝贝妹妹,还帮助了自己妹妹那么多,才给了一个机会让自己还能和妹妹相遇。

言祭雨无奈地扶额:“好了哥,等过一段时间了,你自然就会知道了,现在还不是时候,而且他平时都很忙的,根本没有时间。”

自家哥哥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唠叨了啊!真是受不了,还不如小时候呢!

“不过,你怎么会和栀怜,堇沐晚她们认识啊!她们都是有身份的人呢!还有,你们很熟吗?你和那个宫漠澈是怎么回事?还有那个什么宿的又是怎么回事啊?”林静冥继续发挥自己的唠叨技能。

言祭雨直接捂住了林静冥的嘴:“STOP,STOP,哥,你一下子问那么多,我该怎么回答啊!”

而且再依着林静冥这么问下去,岂不是就要暴露了。

可以说,林静冥每次倒还挺能问道重点呢!

林静冥意识到自己好像问得有些过分了,就尴尬地干笑了几声。

言祭雨体贴地倒了一杯水递给林静冥:“哥,你说了这么多,也渴了吧,先喝点水。”

林静冥看着自家妹妹,真是越来越顺眼。

“乖哈。”林静冥摸了摸言祭雨的头。

言祭雨哭笑不得:“哥……”

越看越像是在对待一只小狗一般。

“当初吧……是在一次偶然机会下认识的栀怜和沐晚,至于宫漠澈和帝宿吧……我和帝宿可以说是从小一起长大,宫漠澈嘛,算半个一起长大的吧。恩对,就是这样。”言祭雨思考一番后才开口解释。

其实论起情谊吧,虽然帝宿背叛了自己,可是在自己心中,一直还是有帝宿位置的,因为吧……内心深处觉得帝宿那样做是有原因的。

但是宫漠澈呢?其实自己也不清楚,因为他包括栀怜,沐晚都只是自己的棋子,只不过是比较重要的棋子而已。

几人听后点了点头。

幕杰洛发出了疑问:“那之前在彦樱时,你的武功又是怎么回事?”

不说倒好,一说几人又都看向了言祭雨。

不过最注重这一点的还是林静冥,想不到这么多年里发生了这么多事,本来一直想呵护在手心的妹妹应该是没可能碰那些东西的。

因为一旦碰那些东西,多多少少都会和黑道有一些牵连,而且依上次两人打斗的身手看来,自家妹妹的武功还不低。

“嗯……救下我的那个人专门教了我一些简单的防身技巧,毕竟他可以救得了我一次,也不可能次次都救我吧……所以当时我也没拒绝。”

………………………………………………………………………………………………………………………

【破碎】·疑问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