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破碎】·妒火

  “都18了还小,那什么时候才算长大?一个二个都是这样,看看你教出来的都是什么?”林皖天看都不看琴诗雅一眼,甩身走了。

琴诗雅站在原地出神,她已经后悔了,后悔当初自己做的决定,如果小雨还在,是不是会好点?

“哎,这都造了什么孽。”琴诗雅抬头看向林静歌的房间,摇了摇头还是上了楼准备看看她。

楼上——

“咚咚咚!”

琴诗雅站在门外就突然听见一声玻璃打碎的声音:“滚,我谁都不见。”

琴诗雅吓得往后退了一步,忍住自己的怒火轻轻地说:“静歌,是我,先开开门。”

过来一会儿,门开开了,林静歌站在屋里不说话。

琴诗雅走进了林静歌的房间,第一眼就看见地上到处都是玻璃渣,有大的小的,原本书桌上放着的七彩琉璃球也被摔在地上。

“静歌,发生了什么事?来,跟我说说,或许我能帮你和皖天说说。”琴诗雅小心翼翼地好不容易地走到林静歌的床边,拉着林静歌坐下了。

此时的林静歌已经换了一件新的衣服,头发也重新梳理了,看起来好多了。

“都怪哥哥!”林静歌开口。

琴诗雅心里纳闷,怎么和冥儿扯上关系了。

“怎么了怎么了?冥儿怎么惹我们小公主了?”

林静歌怀疑地看了一眼琴诗雅才开口说:“哥哥竟然为了一个女的让一群混,蛋先是把我捆在树上语言羞辱我,后来还把我带到一个鬼地方打我。”慢慢撩开自己的衣袖,一道道血痕暴,露在空气中,“你看。”

琴诗雅听后心里发难,一边是自己的儿子,一边是女儿,两边都不能得罪了。

“那个女的是谁?”琴诗雅先打听一下,能让自己儿子维护的女生绝不一般。

“她叫言祭雨。”

琴诗雅心里一惊,听皖天说北宫家主今天去了‘安纳斯’找自己的孙女,好像就是叫什么言祭雨。

“这个不行,静歌,以后你不要去招惹这个女生了。”琴诗雅紧抿着嘴唇说道。

林静歌听后猛地站了起来,指着琴诗雅:“怎么你们都这样,都不让我招惹那个女生。”

“不是的静歌,你听我说,今天你父亲告诉我北宫家主去’安纳斯‘找他孙女去了,好像就是叫言祭雨。”

什么?!!

北宫家族?

那是多么厉害而又遥不可及的一个家族。

林静歌的理智也慢慢恢复了,但心里的妒火一直没灭,此时她恨言祭雨,她恨她羞辱了她,又恨她为何有那么尊贵的身份,而自己却……

“那怎么办?我总不能什么都不做,忍下这口气吧!”林静歌平时还是比较采纳琴诗雅意见的。

琴诗雅也站了起来:“我看现在只能这样了,我回去和你父亲商量一下,看看有什么办法,再没有想好之前,你不要轻易惹她。”

…………………………………………………………………………………………………………………………

【破碎】·妒火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