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破碎】·憋屈

  白怜芷抬起头看向这个从来了就一直让自己难堪的女孩,震惊了……

因为这女孩的目光很冷,看她也似乎有一种说不上来的恨……

白怜芷又看向千玖恒,见千玖恒没有要帮自己说好话的打算,才缓缓开口,语气谦恭:“漠泪小姐说的是,这倒是我的疏忽。”

千玖恒的脸色还是不好,自己今天真是丢脸丢到家了。

北宫漠泪想要整死一个人,是根本不管场合的,矛头继续指向白怜芷:“怪不得‘千玖’家族的家母连一个图谋不轨的女人都镇不了。”

千玖恒听到后脸色彻底变了,虽然早就知道这件事已经在商业界闹开了,但他没有想到北宫漠泪会如此直接的,毫不掩饰的揭穿这道疤痕。

北宫漠凉没有说什么,对于北宫漠泪的所作所为,他一向是纵容的,只要北宫漠泪不伤害到自己就行了。

白怜芷的眼眶已经微微湿润,纵使她再有什么自傲的资本,此刻在北宫漠泪面前也不屑一提,而且自己的丑事还被揭露出来,让她都感到无地自容。

北宫漠泪看到白怜芷的神情,心情大好,看见白怜芷现在的样子,就好像在看琴诗雅一样。

其实白怜芷只不过是被北宫漠泪此时当成了琴诗雅的替身而已,要怪只能怪白怜芷的性格太像琴诗雅了,所以北宫漠泪才会把恨和气都发泄到白怜芷身上。

千玖恒心里就算再憋屈,也只能干忍着,“进来再说吧。”

北宫漠凉点了点头,拉着北宫漠泪跟着千玖恒去了大厅里。

北宫漠凉旁边的座位上,北宫漠泪淡漠地坐着,把玩着刚才顺手拿的茶杯。

可是这样危险的动作倒是惊了千玖恒,他的心里此时正在滴血,那些茶杯可都是价值不菲啊!

生怕北宫漠泪一个不小心摔碎了。

可是偏生的这么巧,只听“啪!”的一声,地面上已经散落着刚才那只杯子的碎片。

众人都看向北宫漠泪,北宫漠泪不以为然,神情淡漠:“不好意思啊!手滑!”

“噗嗤。”千玖洛晓一个没忍住笑出了声。

他只觉得面前的这个女孩很有趣,既胆大又聪明,几句话就能噎得白怜芷说不出话来,而此时也能轻松地激怒千玖恒,而千玖恒又无法诉怒。

千玖恒深吸了一口气,告诉自己要冷静,冷静。

现在最重要的一笔生意可全都掌握在北宫漠泪和北宫漠凉的手里,北宫漠凉又极宠爱北宫漠泪,所以现在不管出了什么状况,一个字,忍。

白怜芷可不一样了,这些东西都是她亲自挑选的,此时被北宫漠泪故意摔碎,什么也不顾了:“漠泪小姐,你怎么能这样?”

千玖恒脸色大变,想要制止却已无力。

“哦?千玖家母倒是说一说我怎么了?”北宫漠泪反问白怜芷。

跟她斗,白怜芷还太嫩了。

“你怎么能故意摔碎杯子呢?”白怜芷脱口而出。

话落,北宫漠凉,千玖璃,千玖恒的脸色皆变。

北宫漠泪依旧平静无波,淡淡地说:“家母怪不得斗不过一个女人,光是这污蔑人的行为估计就已经没人喜欢了吧。”

…………………………………………………………………………………………………………………………

【破碎】·憋屈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