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章 幽灵古堡

  女孩见虞韵还不让开,有些微愠:“抱歉,我还有急事,可以让我先排队吗?我是索诺家族的大小姐关德琳。”

虞韵有些反感这些贵族不经意间流露出的特权意识,但作为演员,时刻保持的良好素养让她露出了礼貌的笑容:“抱歉,虽然您是贵族,但也请遵守规矩。”

关德琳一怔,反驳道:“你这样说未免太过天真了,贵族本身就流着高贵的血统,自然要……

“关德琳•索诺!”

“到!”关德琳立刻中断谈话,挺直胸膛上前,将手放在了水晶球上。

水晶球缓缓散发出乳白色的光芒,越来越盛,最终停止在一个亮度,便暗淡下去。

虞韵聚精会神地盯着水晶球,这颗比她举行威莱贝仪式的那一颗打磨的更精细圆润,而且她那个只能测元素属系,而眼前这一颗貌似能测试强弱,显然更高级一点。

老者扫了眼水晶球:“通过了,到那边去登记罢,三天后的清晨来报道。”

“是!”关德琳的脸上有不加掩饰的兴奋。能够成为师资环境优越的罗兰帝都学院——莫耶学院学习,是每个孩子从小的梦想,拥有索诺家族支持的她,自然要比别的孩子少走许多弯路。

看到虞韵全神贯注的样子,关德琳不禁有些得意:“毕竟是平民,见识终归是少了点,来,快让我看看,你的资质到底怎样!”

虞韵回过头冷冷地瞥了她一眼,那凌厉的眼神竟奇迹般地让关德琳不再言语。果然太温柔不行么,还是这样直接有效啊……虞韵转过头,迎上老者的目光。

只是一霎时的对视,老者探究的目光便被硬生生逼了回来,讶异这孩子怎么会有如此坚韧的眼神,不过——不卑不亢,是个大将之才!

将手置于水晶球上,虞韵不再为旁分神。水晶球轻微地颤动了一下,由内而外渗透出丝丝暗光,那是夺人心魄的黑芒,起初还很微弱,后来便逐渐深邃内蕴,将整个水晶球渲染成莹润的黑玉。

一滴汗从虞韵的后颈滑下,能恰如其分地将光与暗两种元素分开释放,对现在还未成为魔法师的她来说,是十分困难的技术活。

老者眼中精光大盛:“暗系?看来学院里的那个老头子又要兴奋的手舞足蹈了。你叫什么名字?”

“虞韵。”

“你通过了,先去登记,三天后来报道。”

虞韵朝他鞠了一躬:“谢谢爷爷,然后转身去了另一个地方排队。关德琳见她也过来了,显得吃惊不已:“你居然也……”

“嗯哼?”虞韵潇洒地耸了耸肩,向前一指,“大小姐,到你了呦。”

关德琳哑然,为了维持“贵族的尊严”,她故作高傲地哼了一声,转过头去,心里其实却早已解开了对虞韵的偏见——原来,她不是个光脸蛋生的精致的花瓶啊!

不禁有些期待地想到:要是能和她做朋友就好了。

翌日清晨,虞韵早早起床敲开了伊芙特的房门,那可恶的小屁孩半天才打开了门,睡眼惺忪地问她:

“干嘛?”

“你说呢?”虞韵没好气地问道,“你知道去帝都学院都要准备些什么吗?”

“小屁孩”这时已经清醒了一些,敷衍道:“哦,你只要带好生活必须品和成为魔法师或战士的必备用品就好,比如魔杖或武器。”

“那镜灵师呢?”

“镜灵师?你?”

伊芙特用看怪物的眼神审视着虞韵:“别搞笑了,整个罗兰帝国历史上只出现过三名镜灵师,现在早就入土为安了,而且据我所知,你们拉雅帝国现在也只有一名垂垂老矣、马上就要魂归天外的镜灵师吧。……退一万步讲,如果日后你真有成为镜灵师的资质,那根本不需要任何东西。”

“好吧,朋友。”虞韵摊摊手,边推开门边道:

“那我就去买一把短剑好了。”

随意走进一家武器店,虞韵转了一圈,也没找到中意的,只好递给老板一枚金币:

“帮我找一把称手的短剑。”

“哎。”那老板欢欢喜喜地将金币收下,眉开眼笑地从锦盒里拿出一柄通体银白的短剑。

虞韵掂量了一下:“还算轻巧,就它了。”

在伊芙特那里寄宿了三天,同时也忍受了三天伊芙特的冷嘲热讽的虞韵,终于等到了千呼万唤始出来的去莫耶学院签到的日子。虞韵提起行李,毫不留恋的走出旅店,却被伊芙特突然叫住:

“等等,我也要去报道。”

虞韵顿时呆住。原来,这个小鬼也要变成自己的同学!

简直没有比这更令人“愉快”的消息了……

到莫耶学院大门前签了到,伊芙特便自己先去木系报到了。

这时,虞韵忽然被一个似曾相识的声音叫住:

“喂,你被分到哪儿了?”

虞韵诧异地回过头。是关德琳!在关德琳故作漠不关心的别扭目光下,她不禁无奈地揉了揉太阳穴:“我要去魔法部的暗系。”

“暗系?!”

这回轮到关德琳诧异了,她的脸上先是止不住的惊讶,随即慢慢转变,成了尊重和赞赏,“原来还以为你再有天赋,不过是体质纯净一些罢了,没想到你居然是暗系!那里的老师是赫赫有名的锡老师,由于暗系体质的稀有,他已经很久没有学生了!”

说到这里,关德琳佩服地拍拍虞韵的肩膀:“我关德琳向来看得起强者,重新自我介绍一遍:“我叫关德琳•索诺,罗兰帝国人,魔法部光系,请多关照喽!”她友好地伸出手。

态度转变还真快,不过性格够爽快……

虞韵一笑,也把手伸出来同她握了握:“我叫虞韵,龙延帝国籍,拉雅帝国裔,是个混血儿,魔法部暗系,请多指教!”关德琳这小鬼虽然傲气了些,却是个爽朗的人,值得一交。

两个女孩相视而笑,并肩朝魔法部走去,一路上聊天侃地,好不热闹。在魔法部分道扬镳时,虞韵心底竟生出一丝不舍来。

关德琳似是看出了她的心思:“虞韵你别担心,一些学院级别的集体活动,我们还是能看到的啦……不如,哪天放学我请你去逛街吃小吃吧!”

“好啊!”虞韵顿时满眼放光。果然,逛街和美食,是根本没办法抗拒的诱惑呢!一下子,她的心情就好到像插了翅膀的飞鸟一样,欢欣雀跃地扑腾得很高。

然而,当虞韵来到魔法部的暗系所在时,不由得深深地打了一个寒噤:面前的哪里是教学楼,分明就是恶魔和幽灵栖息的古堡!

忽然想起刚刚关德琳对她说的那句“已经很久没有学生了”,想必除了暗系体质稀有,还有其他的一些原因吧……

默默地推开吱呀作响的大门,虞韵弹开落在肩膀上的蝙蝠,抹掉头上不小心刮上的蜘蛛网,欲哭无泪地轻扣腐朽的木门,朝城堡内问道:

“请问有人在吗?——”

阴森森的古堡里,忽然传来一个有些激动的声音:

“进来罢!”

那一瞬,虞韵的精神竟被那声音震得一丝恍惚,习惯性地揉了揉太阳穴,她轻轻地走进了屋子,却差点被吓出心脏病:

一个不知何时突然出现的老人,挺直腰板站在她面前,面部皱纹一圈圈绽开,眉毛潇洒地舒展开来,和那弧度夸张的鹰钩鼻配起来,真是和蔼版的格格巫再世。

老人慈祥地笑问道:“你就是那个新来的小鬼吧?”

缓过神来,虞韵又是一愣:“呃……嗯,老师,我叫虞韵。”才不是小鬼。

老人点点头,转身登上楼梯:“随我来罢。”

“这城堡里许久都没有新人了,冷清了许多,也没人帮我打扫屋子和院子,落了些灰,你先将就这些吧。从明天起,这就是你的工作了。”

“是。”虞韵瞟了眼窗外面子庞大的、堆满落叶的院落,暗自发怵。

领着虞韵进入一个古朴的书房,老人找了个椅子坐下:“以后这就是你上课和研究的地方,我是你的导师锡•柯尔,叫我锡老师罢。”

“今天我先看看你的资质,好判断你今后往哪些方面发展。你闭上眼睛坐下来……嗯……是个修炼暗系魔法的好苗子……你懂药剂吗?”

苦苦控制自己体内的光元素的虞韵摇摇头。拜托您快点儿啊……

“不用藏了!”

锡老师碧绿的眼瞳忽然眸光一闪:“你是光暗同体?”

虞韵心底一惊,依旧云淡风轻地微笑着:“锡老师您说笑呢吧?怎么可能……”

锡老师猛地大笑起来,声音雄浑爽朗:“好!好!好一个光暗同体!这下,我可没法儿把你独霸了!光系的那个清高寡淡、足不出户的老太婆,也得来跟我分一杯羹了!”他骂了一句。

虞韵这下可是真真地不知所措了,索性闭口缄默,压抑心底的惊异听锡老师往下说。

“你可知,这光暗同体,意味着什么?”锡老师反问她。

“光与暗本就对立,犹如水火不容,两者同体,必有蹊跷。”虞韵谨慎地回答道,偷偷瞄了眼锡老师的神色。

“还不止这些。”锡老师的脸色忽然变的十分古怪,“光暗同体,两相撞击,绝非凡人俗体可承受得了,能修炼大成的,只有——传说中奇迹岛的主人——奇迹女神罗莎琳德。”

虞韵大惊:“啊?那我岂不是……”岂不是将作为天纵奇才,而成为众矢之的?!

退一万步讲,她日后的修炼必定也将艰难许多。

锡老师接下来的话印证了她的猜想:“光暗同体的修炼者只有两条路可以走:一条是宽敞平稳的大路——弃掉一种体质,只修炼一种;还有一条是荆棘密布、稍不留神就会丧命的山崖——两种元素魔法同时修炼,相辅相成,不过需要你自行领悟,开创出一条路来。你选哪一种?事先提醒你一句,这世上最不缺的,就是陨落的天才。”

虞韵不禁沉默了。虽然走前人铺好的大路要容易得多,但也缺乏创新与挑战,鲁迅先生曾经说过,这世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也就成了路,她为什么就不能试试看攀爬山崖呢?

下定决心,虞韵坚定地对锡老师说:“嗯,锡老师,我决定拜你们两个为师,同时学习两种魔法。”

“什么?”锡老师显得很惊讶,随即露出了无可奈何的笑容,“罢了罢了,既然是你自己选择的,我这个老人家就陪你闯一闯罢!真是个不孝徒!”

“只是……”

“只是什么?”

“那位老师那里不可能只有一位学生吧?我总不好老去麻烦她老人家总来亲自找我……”自己情况特殊,不能抛头露面,也只能接受一对一辅导。

锡老师忽然笑起来:“这回你还真猜对了,杰奎琳那个老太婆还真就只有一个学生,也是今年新收的,和你差不多大,也是个女孩,你们没准还能成为日后抵御魔大陆侵犯的好搭档、好队友,实在太有缘啦……”

“谁?”

“我。”

第四章 幽灵古堡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