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九章 镶金的职业

  雪澜有话说:这一章的章数之所以和前一章重复了,都是第十九章,是因为之前有几章雪澜白痴地弄错了,第十三章的后面直接接的是第十五章……好吧,原谅我的数学不好,虽然我读书少,可我这次真的不是故意骗你们的(咦说的好像我之前也骗过你们一样)……所以呢,从这一章起正式更正为:第十九章!

“一百晶币……折合铜币一万块……杀猪啊……”

听到虞韵苦大仇深的悲叹,关德琳也苦恼地抿起嘴:“嗯……我们索诺家族只是个中小型家族,我在族里只是个庶女,并没有什么地位,每个月的零花钱顶多就只有十枚金币。这些年来,我节俭度日,也不过攒下了三枚晶币。”

一谈到钱财,虞韵不禁又回忆起在影视圈的那些日子——那时候,自己偶尔看到接通告后经纪人打来的惊天巨额,也只是当作冰冷的数字,并没有什么具体概念。

或许是对她这个消费白痴浪费资源的惩戒,伟大的奇迹女神现在赐予她无比悲催的命运——所有财产全部被查封“充公”,塞进了罗纳家族的腰包。

久别重逢便遭遇难题的二人相对苦笑无言半晌,终是毫无头绪的各自回了宿舍。

一头栽到在床上,虞韵低呼一声:“阿西……到底怎么捞晶币啊!!!

难道真的要在做回本行,到大街上演戏?然后可怜巴巴地冲着行人晃两下铁碗:“各位客官行行好吧!给点儿糊口钱吧!”

虞韵被自己无底的脑洞吓出了一身冷汗。

“或许没你想的那么糟糕噢。”

……

听到这声音,虞韵浑身猛地一震。

骗人的吧……

虞韵怔忡了好半晌,倏忽,小心翼翼、像是怕戳破了什么地呼唤道:

“师祖,是你吗?你……醒了?”

“嗯。”

声音慵懒舒适,却透着安慰般的亲切:

“我醒了,小韵。”

虞韵蓦地想哭。

师祖噙着笑意的温和嗓音再度响起在她的脑海里:“既然我休养生息得差不多了,也是时候该尽一尽导师的职责了,也不枉你叫我一声师祖——刚才你在烦恼钱的事!啧啧啧……真想不到我梅林家族的后人有一天也会为那种没用的圆板儿发愁!真是时过境迁、风光不再哟!……”

仿佛被一柄尖刀插进了肚子里,虞韵痛心疾首:“没用的圆板儿……神补刀!……”

以前在网上看到过,对于有钱人来说,银行卡上的亿万财富只不过是一堆无意义的数字而已——那么同理,金钱之于师祖是玩具一样的存在,也就不无道理了罢……

可为什么心还是好痛!从多金王女秒变穷鬼什么的,真心伤不起!

虞韵费力地从嘴巴里挤出几个字:“好罢……不谈这个话题了,伤我们师徒之间的感情——话又说回来,师祖,听您刚才那些话的意思,您是已经知道怎么赚钱喽?”

“妥妥的!考考你:这整片神魔大陆上来钱最快的职业,除了炼药师就是什么?”

虞韵笑了:“不知道,我才多大呀!师祖您老人家吃过的盐比我吃过的饭还多,走过的桥比我走过的路还多,您就别卖关子,快直说吧!”

这一番恰到好处的称赞夸得师祖晕乎乎的,有些得意扬扬地拉长声音道:

“那便是——封印师!”

“……求详解。”

“咳,封印师,就是一种将任何事物和能量都能封印至一张薄薄的符咒上的职业,属于特殊性质的魔法师,与炼药师并称为神魔大陆两大黄金职业。

有了基本常识的铺垫,虞韵的心中早已充满了迫不及待的想往,不过她的脸上依旧风轻云淡。对于这两个镶金的职业,不得不承认,她已经跃跃欲试了!

师祖敲了下虞韵的额头:“先别神往的太早!此处的‘镶金’有两个含义——一是这两种职业来钱快,只要修炼到一定火候,随随便便拍卖点儿药剂或者是封印符咒,晶币滚滚来只是分分钟的事。

“当然啦,还有另一重意思:想赚钱没问题,关键是你得先有异于常人的天赋以及足够败家的金钱。黄金职业是赚钱没错,但前提是你能熬过前期没有成品变卖、单纯浪费材料来练习的漫长时光。

“由于这一时期需要砸的钱令大部分人都望而却步,所以这段时期也被称为——‘销金期’。”

可这一道在普通平民眼里无法逾越的天堑,恰巧是虞韵轻松拉开差距的秘籍:

她是没钱没错,但是除了钱,这世上百分之八十的珍稀瑰宝,都汇聚到了她的颈上的一串小小的冰凌泪光里。

有了之前一次的经验,虞韵很快找到了感觉,心会神凝,闪身进到了冰凌泪光里。

虞韵一进来,就看见师祖轻车熟路地在白苑里搜寻着什么,瓶瓶罐罐的撞击声乒乒乓乓地响在一起。

虞韵无奈地笑了笑,随意找了把温凉的古木圆椅坐下来,双手撑在桌面上静候。

不一会儿,师祖抱起一堆东西,把它们摊到了虞韵面前的桌子上:

“喏,就是这些了。我简单介绍一下。白瓷瓶里的朱墨不是普通的墨水,是用魔兽的血液制成的、蕴涵着巨大能量的灵墨。当然,那支龙延帝国的毛笔也不是普通的毛笔——是由灵狐的毛制成的,流畅顺滑;而那边的一沓宣纸是这里面最费钱的东西,称为符宣,能承受住魔兽血液的巨大力量。”

“来,照着这本符咒图谱,先尝试着画一张最基础的炎符罢。”

虞韵翻开图谱,仔细地看了图旁边批注的小字,大致了解了这炎符的性质:炎符,就是把简单的火系魔法炎爆术封印在符宣里,有需要的时候,任何人只要撕开符宣,就能激活里面的炎爆术,达到瞬发。

也难怪封印师这么受人追捧——能关键时刻最快地保住自己姓名的东西,怎么能不受到人们的欢迎呢?

“可是……”虞韵有点儿疑惑,抬头看向师祖,“光是这一点,符咒顶多只能充当保命的法宝,而且万一主人来不及撕开符宣,岂不是会死得很惨?那局限性也太大了!”

师祖不满地瞪圆眼睛:“敢质疑符咒的威力,整片大陆也就只有你了吧!……罢了罢了,你以为符咒就这么简单?不止是魔咒,其他的任何没有生命的东西,包括声音、气味、幻象……一切的一切,拥有无限的可能。

虞韵的眼眸随着师祖的话开始一点点地出现光彩,甚至滋生了一个大胆的念头:任何东西……那么,是不是有一天连有生命的也……

不过,这个念头一闪即逝,没被她捕捉住。

“……好啦,少给我说废话,有质疑精神是好事,但不是现在!快点儿练习!”

他就不信,这个小怪物在封印师这个入门难如登天的领域,也能继续逆天下去!

想到此处,师祖露出了老奸巨猾的笑容:哼哼,就等着乖乖地向师祖我讨教认怂吧!

但是,虞韵接下来的表现,注定要让师祖心中的小骄傲,被一盆凉水泼个透心儿凉了。

第十九章 镶金的职业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