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朋友○

  来到紫星的第三天,花花学院,F班。

  普鲁托最终还是作为A班的学生留在了花花学院,不过,也不知雷蒙校长是不是为了不浪费他这个学魔法的好苗子,还特意在学校公告栏上定制了一条新的校规:作为A班优秀的学生便可以到同年级任何一个班去上课,包括F班。

  经过几分钟的研究,普鲁托最终发现这个连名字都那么渣的学院之所以能够混到全大陆第一,一是因为那个雷蒙校长有钱有势,二是因为这个学院实在是奇葩到令人难以想象,虽然说这个学院是魔法学院,但是校规的第一条就表明说在这里不准使用魔法,除了特定的魔法课之外。

  魔法学院不准施展魔法就算了,反正普鲁托从小就没有什么机会使用魔法,除了魔法天赋高了点之外,水平只达到了三十多级;但是普鲁托就想不明白,为什么他在回宿舍的路上看见有一两个高年级的学生乱用魔法打人呢?他自己还莫名其妙地被打了一顿!

  “这又是为什么啊!”

  他真心想要向校长反馈意见,抗议,但是他觉得还是把自己进这儿来的目的给完成再说,反正他不是紫星的人,想要什么时候退学都可以。

  “F班……”普鲁托原本打算昨天一出校长室就跑去F班确认他的恩人的,但是一看天色已经那么晚了,他的恩人大概已经回宿舍了,所以就没有问雷蒙校长F班在哪里就走了。

  于是,很悲剧的,他也忘记问宿舍在哪了。

  “困死我了,该死的学校为什么不允许用魔法啊!如果可以用魔法的话我转移就行了!”稍有些愤怒地冲着天上挥了挥拳头,想要试着把所有的怨气都发泄出去,但很快他便有了新的烦恼而连挥拳发泄怨气的力气都没有了,“额,完蛋了,我完全忘记哪条路是通往校长室的了……这下连问路都不成!地图……地图……我的天!这什么破学院,连一张地图都找不到!”

  普鲁托一边抱怨着一边挠了挠头,从小就是路痴一枚的他从没有因为记不得路而担心过,因为在璀璨金星那儿基本上都是荒漠,你即使认路也会迷路,还不如不认得好,所以他也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妥,但是一但到了这个生态环境极好的紫星……

  “找人问一下路吧……”

  可刚说出这一句话后他就猛地发现他不知不觉走进了一个林荫小道里,在这个时候,这里压根儿就找不到人,除了刚刚从草丛里窜过去的那只兔子样子的宠物……

  “哎!前面有个人!”

  正想着是否要去逮那只“兔子”打发时间的时候,忽地看见前面有一几个人影走过去,“喂!”他把“逮兔子”的事情抛到脑后,挥着手跑了过去。前面的那一队人好像听到了他的喊声,普鲁托看见他们中有些骚动,似乎是接头交耳地互相询问了一番后才转过头来。

  “额?”

  普鲁托看见眼前的几个人的脸,不由一愣,也想不到自己的运气居然如此的好,一天里竟然又碰到了先前那伙违反校规使用魔法还误伤到自己的人,不过这会看起来这些人的心情貌似都不错,至少没有出手攻击他——这样的话,就有与之交谈的可能……

  “那个,你们知道F班在哪吗?”

  “F班?”

  “喂,你看,这个人是F班的啊!”

  “哈哈哈哈……”

  对面的高年级学生又一次互相对视,而后他们中忽地爆出了几声大笑,貌似F班这个词戳中了他们的笑点,见此情形普鲁托不知所措地往后缩了缩,“啊!”他又好像看到了什么一样突然大叫了一声,冷不防地一声大叫还真吓到了那几位正在狂笑着的学生,于是理所当然地,他们止住了笑声纷纷朝他这瞪来。

  “你是、那个……”

  普鲁托看见了,站在高年级学生身后的那个人,那个银发的少年,从林荫小道的尽头穿过来,正面朝向他,所以他很容易地就看见了对方脸上的那道奇怪的印记。

  那是当时救了他的“人”脸上的——

  站在人群对面的精灵显然与他的视线对上了,还皱了皱眉。

  【不会被认出来了吧?我现在已经不是精灵的形态了……这也能认出来?】

  精灵显然不太明白自己在见到眼前的蓝发少年时为何如此的烦躁,他不应该有这样的情感。

  这边,普鲁托看见眼前的“恩人”对他作了一个手势,他看不懂手语,但是可以感觉到眼前“恩人”不耐烦的样子。正想重复一遍他刚才的问题,“恩人”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撕下一页记笔记用的纸,用一支同样也是不知道从哪来的笔写了一句话,不过由于中间隔了几个人而且距离确实也有些远,普鲁托没能看清楚字条上的内容,那张字条也随即被旁边的一位高年级学生夺走,被不幸地撕成了粉碎,还被丢在地上随风飘散。

  这群人似是对自己被忽视感到了不满,所以见到了精灵因为手上字条莫名被抢而略有些吃惊的神情他们就有些得意,眼睛向上瞟去,露出了一个会让低年级新入学的学生感到不满的表情。

  【人类!】

  只看见自己的恩人张了张嘴好似发出了一声根本听不到声音的怒吼,而后从林荫小道的入口处猛地跃起,普鲁托眨了眨眼,再回过神来时自己已被自己的恩人从林荫小道口带走,丢下了对精灵的身手目瞪口呆的那些学生往另一座大楼跑去。

  “哎!哎!我们这是要去哪?”

  抓着他的胳膊正在奔跑的少年,他的“恩人”,好像是个哑巴,没见他开口说话,普鲁托在被拉着跑的时候也不忘简略地打量了番对方,这个少年除去不能说话外,额前一缕头发下遮着的那只眼貌似也被人为弄瞎了,似是遭到了什么人的虐待,简直惨不忍睹。

  他真的是自己的“恩人”——那个不久前救过自己的人么?单凭印记还无法确定啊。

  “等等,你知道去F班的路么?”

  【你也是……F班的?】

  银发的哑巴少年停下了脚步,又不知从哪撕下了另一张字条,写下了这句话递给他,匪夷所思地,普鲁托似乎能够听见哑巴少年的声音,对方却根本没开过口,更别说是发声音了。

  少年没等普鲁托作出回答,又在纸上写了一行字,还用了十分不友好的语气:校长没有把地图给你么?而且今天、明天、后天是学校对于新生开创的自由活动日,无需上课,你没必要急着去教室,那里也没有老师,还是安心回宿舍去吧——

  !

  是的,十分不友好的语气,最后的叹号好像用了很大的劲,他是用羽毛笔写的,笔尖划过了纸,从纸的一边划到了另一边。但对方还是耐下心来写了那么多字给自己看,由此看来,这说不定是一个很好相处且“心地善良”的人吧?况且他也是F班的……

  “宿舍?对了,我也不知道那在哪里呢?”

  突然想到这一点普鲁托不禁觉得有一些委屈,一时也将面前人对自己并不友好的态度抛却在了脑后。雷蒙校长的确没有告诉他宿舍在哪里,准确地来说是他根本没有想起去问,这都算了,雷蒙校长也没有把地图给他!他往身后瞄了一眼,身后的背包很轻,因为里面仅仅只放了一支铅笔、一把尺和校门口随便拿的一张宣传单罢。

  【我们现在就在前往宿舍的路上,我带你去。】

  对方貌似是妥协或是说实在无可奈何了,叹了一口气,提笔在纸上写道。

  –

  待到普鲁托下一次睁开眼睛的时候,映入眼帘的已经是一扇宿舍的大门了,哑巴少年已经将他带到了宿舍门口,他却不知为何精神恍惚到神游不知去了哪儿。他记得自己的宿舍在5楼,就是说他还要爬五层楼——普鲁托擦了擦身上的灰,深吸一口气,跑上楼。

  –

  “路西……菲尔?”

  五楼并不是一段很长的距离,他在自己的寝室门口停下,抬头第一眼看见的就是这个名字。嗯,他的宿舍的门牌上已经有一个名字了,还有几个空位,好像是要让他把校长给自己的刻有他的名字的名牌插上去,这么做的话,门一下子就自动打开了,拔下来,门就又关上了,试探性地照做了一遍果然是如此的神奇。

  “那么高端上档次!”略有些惊喜地走进了宿舍,“额?”而后惊讶地发现他的“恩人”原来也在这个宿舍,坐在沙发上闭目养神的精灵当然没有注意到普鲁托,直到普鲁托说话为止。

  “原来你的名字是路西菲尔!”

  精灵睁开眼,看到普鲁托脸上的表情并没有发生什么变化,面无表情地看着普鲁托兴奋地喊着自己随便扯出来的名字朝自己扑了过来。

  –

  “呐,相见即有缘,既然我们都这么有缘了,那么跟我做朋友吧,要知道,在这里我可一个人也不认识。”

  【朋友?】

●朋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