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祁洛●

  花花学院的宿舍楼旁确实开了好多家具店。

  刚走出宿舍楼的时候就看到了,因为临近新的一个学年,来买家具的人还蛮多的。普鲁托对自己的记忆能力很是自信,虽说“买家具”这个主意是他恩人提出的,但路西菲尔会那么提议的原因则是由于他提到了“宿舍楼下有家具店”。

  嗯,尽管在路西菲尔带他回宿舍的路上他分了神一路恍惚,但回过神来发现自己已站在宿舍楼下时,再怎么反应迟钝和“愚蠢”,他还是知道要环视四周记下这附近的特殊地方作路标而以防下次又迷路。

  打量了一番那几排家具店,普鲁托悄悄地吁了一口气,其实他自己也不知道此时此刻自己为什么会有一种心里高高悬起的石头被安稳放下的感觉。眼前可以看见的不单单是贴在店门口“公示栏”上的各类广告和家具图纸,还有各种各样的装潢外表也有着严重两极分化的家具店——这么说其实略有些夸张,主要是商店的客人呈一边多一边少的状态。

  客流量较少一部分店是学生们用来交换自己用不上的东西或是某些二手货的,店门口有穿着特殊制服的学生招揽着容易受骗的新生。实际上炫彩紫星中并没有“二手货”这个概念,按理说只要魔力充足东西便不可能会坏,炫彩紫星上本土制造或生产的食物也不会存在变质的问题,而若是情况特殊物品真的破旧不堪了,一个魔法就可解决。

  人们可以故意损坏别人的东西,物品不会旧,但人为损坏是可行的。

  一个拿着几样被魔法恢复成崭新的二手货的学生迎面朝普鲁托这个新生走来,他似是要向普鲁托推销他手中的那些二手货,普鲁托挠了挠头,不知接下来该说些什么——这时,他好像忽然听到了身边本不可能会发出声音的恩人的感叹声。

  【热闹的‘集市’……这真是只有在梦境中才能看到的景象。】

  “嗯?”

  他不由有些疑惑地向后瞥了眼,可从身后的路西菲尔脸上实在看不出有什么心情变化,这时正在看着远处的人们用魔法搬运家具。他不得不认为方才是自己的幻听,他已经“幻听”过好多次了。明明是哑巴的银发少年已经好几次发出了声音,当然,在这个奇迹的世界上,借物发声并非是不可能的事情。

  “你以前到底过的是怎样的日子啊?”普鲁托突然想这么问路西菲尔,眼前的场景他也不曾见到过,但这是因为他是王族,王族无需去参加臣民们的活动。

  像是察觉到了有人在看自己,路西菲尔将视线从远处的人身上移了回来,目光刚好和普鲁托对上。

  【怎么了?】

  “没,没什么,就是在想该怎么回绝那个拿着好多家具向我们冲过来的那个学长的热情。”普鲁托挠了挠自己的半张脸,别开头去看向一边且想要扯开话题,不想那个拿着一些二手货的学长似乎真的是来“宰”他们这几个看起来好欺负的新生的,普鲁托一转头,脸就和他手里的那几件家具碰上了。

  “啊。”

  那么近的距离,让普鲁托可以清楚看到对方的脸,这个“学长”不太像是一个学生,至少外貌上看上去要比他们大个十几岁,那张脸也似是不经常保养,眼角、嘴角旁甚至还看得到明显的皱纹。是因为学业太过繁忙导致他太劳累而显得早老,还是他本来就已经到了三十岁的年纪,其实是一名教师而不是什么学生?

  “哎呀,不好意思。”这个“学长”非常有礼貌地说了声对不起,他显然没有料到自己的“目标”会毫无预兆地转过身和他撞上,但道歉归道歉,他也没忘了向新生推销商品,就像是在拼了命地做一样必须完成的社团功课一般,“有兴趣看看我们的商品么?”

  “这家伙在推销自创技能,据说是能和‘还原’魔法媲美的“恢复性”技能呢,哈哈,他只有攒足了学分才能升到二年级,不过像他这样的人攒那么久学分又有何用处,到最后还不是像以前一样,那些学分还没用来晋级就全给他败光了。”

  一旁路过的一个穿着和那个“学长”一样的制服的学生见此情形停下了脚步,开口嘲讽道,他的声音不算小,还可以说是很大,就好像是故意要引起边上购买家具的那些新生注意一般。“学长”好像被气到了,一下把手上的家具扔在地上,而后又立刻一脸心疼地将它们一一捡起,同时还不忘回怼一句:“要你多嘴啊!”

  “你们这些新生别看热闹了,别被误伤。”

  走在后面的一个学生好心提醒道,普鲁托点头表示明白,他回头看向路西菲尔,想要与自己的恩人一起离开去别处逛逛,却发现对方这时候的注意力好像又被远处的“搬运工”们吸引了——在方才得到普鲁托敷衍的回答而普鲁托又为了避免尴尬移开了视线后,他也一并转了注意力,且压根没注意到两个学长之间的争执就发生在他身边。

  “那里有什么东西么?你认识的人在那儿?”

  【啊。】

  路西菲尔闻声回过神,不过他不可能会分心,只是挪回了视线罢。普鲁托已经习惯了听见对方不开口便能发出的声音,也不会去管这个声音究竟是属于自己的恩人、是自己的恩人在变成哑巴前原本的声音,还是他用了过去所听到过的另一个人的声音来“说话”,这种事情只有闲得慌的人才会去想,凭他自己也想不明白。

  【只是有一些不太好的预感,就好像……】

  【危险——人类!】

  普鲁托一愣,还未等他“消化”完恩人的意思,他就被他的恩人用力拉去了一边。抬头看见自己的恩人的脸上依旧没有什么别样的神情,但稍稍转过头瞥了眼四周的学生,根据周围其余的人脸上的表情看,刚才的自己似乎在千钧一发之时捡回了一条命。

  一个家具被人砸在了地上,已经砸坏了,估计是从很高的地方砸下来的,也暂时砸断了那两名学长的争吵。

  普鲁托默默地朝又一次救了自己的恩人投以感激的目光,但这回他看到的却令他有些慌张。路西菲尔并不是大众口中的“面瘫脸”,但除去“面无表情”这个表情外他只会“害怕”——是恐惧,就和之前在宿舍里你一句我一句闲聊时对方脸上时常露出的神情一样,而他所恐惧着的人是……

  站在一棵有着红色似火般叶片的、乍眼一看就像是在熊熊燃烧的树上的那个银发人。

  对方上身穿着一件高领的黑色灰边制服,下身也是与之配套的一条黑色长裤,长相年轻似是还不满十五岁,样貌不能说是俊美亦不能说是平庸或丑陋,至少他从树上下来后也许还会有女生去讨好他。银发蓝瞳,一声黑衣,站在那棵火焰树上想不引起别人的注目都很困难。他不像是这个学校里的学生,也不像是新生群中的一员,不知何时出现在了那里,因为家具店门口学长们的争斗,没人知道他是怎么上的树。

  火焰树就在他们的正前方,顺着恩人的眼神看过去他所害怕的也的确就是这个人,普鲁托向前迈了一步,挡在路西菲尔身前,且挡住了路西菲尔的视线——与此同时,几个身着同学长们一样的特殊制服的学生张牙舞爪地朝那棵树冲了过去,又没人敢公然违反校规使用魔法把树上的人逼下来,只能一堆人挤在树下大声囔囔着要那人快些下来赔偿他们的损失。

  “木雕作品很罕见,可惜审美有些差,雕刻者的技术也不过关,就这样的水平也好意思拿出来卖,也好意思要赔偿……嘛,好吧好吧,不过我现在可没有钱,为何不破例一下使用‘还原’魔法呢?照顾大家,尊敬的雷蒙校长会理解的。”

  那群气势汹汹的人停了片刻,随即意识到了不对劲之处,又开始叫嚷起来,周围那些原本的旁观者也因为闹事者的语气而生气起来。树上的银发人未免太过嚣张太过狂妄自大了,明明是自己砸坏了家具,又不愿赔偿,还要出声反骂家具的设计者审美差——普鲁托低下头,这场闹剧他也不想掺和。

  “恩人……路西菲尔,我们去别处晃晃吧,那边还有几家店,人虽然也很多,但比起这里要好些……你还好么?”

  【我没事、没什么。】

  头有些疼。

  精灵抬起手按在自己的额头上,随后意识到不是自己的头在隐隐作痛,而是自己的眼睛,或是说眼眶……树上站着的那个人,自己看到他的第一眼便本能地开始恐惧,银发人是当时领头的那位科研者,当初拿活体做实验并夺去了他一只眼睛和声音的那位科学家用口罩和帽子将自己的脸严严实实地遮着,他不知道对方的样子,但他们都是一丘之貉。

  “我找到你了。”

  他这么说。

  “你这个试验体。”

  他这么说。

  “我要把你带回去,将你的一切献给科学。”

  他这么说。

  【咕……啊啊啊啊啊啊!】

  就一眨眼的功夫,普鲁托发现除了他和他的恩人,还有站在树上的那个家伙以外的人好像都变得很奇怪。

  “怎么回事?”惨叫声来源于他的恩人,普鲁托急忙转身扶住即将跪倒在地的路西菲尔,一不注意碰到了身后的那位先前好心提醒他的学长,刚想表达下歉意,然后就看着这位学长径直地倒了下去,后脑勺砸在地上没有发出很响的声音,但对方似乎是断了气。

  “什么!”

  地上的影子……很奇怪。

  原先站在树上的银发人变成了蹲坐在树上的姿势,饶有兴趣地看着地面上的大批学生因为普鲁托无心发出的一声惊呼而倒成一片,许许多多的水晶自那些倒地学生的头顶伸起,银发人伸出手去抓住一颗,再任着其余的那些水晶上升至一定高度后自然落下、摔成碎片。

  “你做了什么?”

  普鲁托的第一反应便是眼前树上的这个可疑人,对方却一撇嘴作出一副无辜者被冤枉的模样,两手一摊,他手上原本握着的那颗水晶也因为这样掉在了地上,也变成了碎片,然后和地上其他的碎片一起,似奇迹般地消失了。

  “我找到你了。”

  火焰树上的银发人嘴角微微上扬,勾起一个笑容。紧接着他不惧高度地从树上跳了下来,“艺术品。”——他这么说。

  路西菲尔撑着普鲁托站了起来,对方没有说出他以为对方会说出的话,但所说的内容同样令他感到害怕。

  【我为什么要……害怕?】

  “你又不懂什么是害怕。”

  过去曾有一个“人”对他这么说,但他不想回忆起那个“人”是谁。

  –

  “我相信我们会再见面的。”

  银发人从空气中抽出一张学生证,嘴角依然向上勾起保持着那一笑容,他走上前就像是没有看到普鲁托那充满敌意的眼神,踢开脚边拦路的学生“遗体”,来到路西菲尔面前。

  【祁……洛?】

  “嗯。”

  名为祁洛的银发人,或是说,银发少年,也没有对为什么一个哑巴能发出声音而感到惊奇,也不过许他只是不知道面前人不能说话。他在听到自己的名字后似乎是“满意”地咧嘴笑了下,然后再看向一边的普鲁托。

  “花花学院里一年级的学生并非全都是与你们年龄相仿的同龄人,大多和那位自创了魔法的学长一样,是攒不齐学分无法升至二年级的中年人。你们只能在一年级待四年,不过升到二年级后就不用担心学校将你们开除。”

  “我是该说……谢谢?”

  普鲁托咬了咬牙,瞪着祁洛,又迅速低头瞅了眼被祁洛踢到一旁去的那位已死去的学长。

  “如果你也是学长的话,别告诉我这是花花学院入校的考验。”

  “当然不是,这是有人从中作祟,而且与我无关。”祁洛再次摊开手作出一种事不关己的样子,“快些离开这里吧,在后面的家具店里买东西的人要是过来看到了这些,也不知道会怎样想呢。”

○祁洛●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