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通缉○

  普鲁托再一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一个晚上都没睡的后果就是刚回到宿舍,还没碰到枕头,就倒在大门口了,普鲁托坐了起来,看见自己躺在沙发上,不由得又发傻了:“额?难不成昨晚我是梦游之后爬回来的?”“别想得太多,这不过进来的门被你挡着了。”克罗蒂娅把普鲁托从沙发上拎起来,“说,昨天发生什么了?为什么我的学分,还有你的被扣掉了?”“什么!”普鲁托从克罗蒂娅手中接过自己的学生证,“-1”这个数字出现在了这张薄薄的卡片上,而且还是用红笔标出的。

“完了!”克罗蒂娅用一只手捂住自己的脸,“我们很快就要被退学了!”

“额?”“学分少于0的话就会被强制退学,我看我们还是去除草吧,先把学分攒回来……嗯?这是什么?”从窗口飞进来一只带有一对很小的羽翼的宠物,克罗蒂娅当然认识,这只宠物是天堂的代表——羽多,专门用来在两个人之间传递信件的,可以说是炫彩紫星的邮递员。“羽多?”普鲁托在发下来的教科书上看到过这个会飞还会送信的宠物,而且记忆深刻——因为它用处很多。

羽多的嘴里含着一张看起来像广告一样的宣传单,它飞到了克罗蒂娅面前,放下了嘴里的东西后就飞走了。

“叮咚”门铃突然响了起来,普鲁托赶紧把羽多的事情抛到脑后,从沙发上跳了起来,急急忙忙地跑到门前去开了门:“额,雷蒙先生……不对,雷蒙校长?你怎么来了?”雷蒙瞥了一眼被普鲁托丢在地上的那张“广告纸”,然后对普鲁托说:“介于你让我们知道了那个伤人者的名字,学校将奖励你们50点学分值,然后我说过的,那个伤人者已经被上帝通缉了,喏,就是那个。”雷蒙指了指孤零零地躺在地上的那张“广告纸”。

“哎?!这还真是通缉令……不对啊?”克罗蒂娅敲了敲地上的通缉令,“我怎么记得通缉令不长这样的,这明明就是给杀手集团的悬赏令啊?”可不是嘛,通缉令上一没敲章、二没贴照片、三没写联系地址,反而替代这三样东西的是一个巨大的天文数字和……上帝的亲笔签名,还有一张连幼儿园小朋友都会嫌弃的黑衣人的涂鸦画。“悬赏令?哦,上帝大人大概是觉得不给点钱的话人们是不会去找那个家伙的吧……”

“零之人偶师?这又是什么?”克罗蒂娅指着悬赏令上面的一行字问普鲁托。“这个……昨晚……”普鲁托回想了一下克罗蒂娅发飙时的样子,正在考虑要不要告诉她。

“额……对了对了,路西菲尔回来了么?”想了一会儿,普鲁托决定还是不要把克罗蒂娅发飙之后发生的事情告诉她,免得让她觉得很丢脸,于是就尴尬地找了一个话题。“没有。”雷蒙皱了皱眉,昨天他把克罗蒂娅送回宿舍的时候这间宿舍是没有人的,害得他还得去找宿舍长问钥匙。堂堂一校之长问宿舍老师要钥匙!这传出去是要丢死人的!“该死,他们跑到哪里去了?不会也成为受害者了吧?”

“WWW……What?!”雷蒙突然听见面前的普鲁托大叫了一声,然后像抽住了一样地跳了起来,再摔了一个四脚朝天……“他们还没回来?”祁洛死了跟他没关系,但是路西菲尔可是他的恩人啊!死了的话他找谁去报恩啊!普鲁托咬了咬牙,懊悔昨天晚上没有等恩人回来之后再出去“冒险”。

门“彭”地一下从外面被打开了,站在门前的雷蒙校长和普鲁托就那么被突然打开的门压扁了,压在门后面。祁洛从门口走了进来,打了个哈欠,看到宿舍里只有克罗蒂娅一个人,愣了一下:“你没有去参加开学典礼吗?”“啊?”克罗蒂娅也愣住了。“不过反正也没关系,今天早上校长失踪了,开学大典移到明天了。”“啊?”克罗蒂娅又愣住了。说是校长失踪了……可是校长……不就在门后面被压着吗?

“早上我去找皮尔国王商量通缉令的事情了。”可怜的雷蒙校长和悲剧的普鲁托从门后面挤出来。

“哎呀,原来校长你没有失踪啊~那你可真够对不起站在台下面等了你一天的学生们~”看见雷蒙,祁洛装出了一副吃惊的样子,然后用他第一次跟普鲁托说话时那种阴阳怪气地语调说道,“他们现在还在下面找你呢~”祁洛拉开窗帘,打开了窗户。

“那,我得赶快走了。”雷蒙看了看下面,接着就匆匆跑出了宿舍,焦急地跑下了楼。

●通缉○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