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死亡天使●

  随着时间夫人的声音,原本已经因为祁洛的作弊没有被发现而杂乱的观众席又一次热闹起来,毕竟花花学院里谁都知道现在的一年级E班里混有以前F班的学生在,而原来E班的人就少的可怜——因为能够被分到E班去的人也是一堆极品,天赋差到可怜却又不垫底,这种人基本上不会有,有了也找不出来——所以现在一年级E班里80%都是F班的那些来混吃混喝混住等着四年后被雷蒙校长踢出去的那些具有无赖性质的有钱人,看现在的E班的人打架,那可真叫是无聊……

“由于二年级人数原因,下一位选手对手临时调换为三年级优等生。”时间夫人翻阅了一下手上的资料,皱了皱眉,她知道接下来这场比赛的悬念毫无,而且缺乏公正公平。三年级最好的优等生,魔法天赋300,魔法等级在这个时代已经算是大陆上同龄人中较高的了,32级,属于炫彩紫星的进阶级,况且这个优等生还从宠物园那里捕捉了一只宠物做帮手……而E班的人呢?刚才说过的……

时间夫人实在是不理解为什么雷蒙校长安排考试的次序是“抽奖”的,如此的随便,要是一不小心人死了,真正心疼的肯定是雷蒙这个守财奴,虽然E班的人死了对星球来说也不会觉得有什么可惜,可是能来花花学院混日子的都是些有钱人!死了儿子女儿,要赔很多钱啊!想到这里,她瞥了一眼放在桌子最边边上的一本摊开的资料,这一页上面的都是E班的名单和入学介绍。“路西菲尔?”她诧异地默念了这个名字,这是这本资料上唯一一个没有在入学时填写介绍的人,雷蒙校长虽然不会管这件事,但……不知道是他忘了填还是不想,最好不要是不能……时间夫人叹了一口气,把两本资料都合上了。

“考试开始,一年级E班路西菲尔,对三年级A班陆仁甲。”

“我滴天!”观众席上抱着一个空爆米花桶的普鲁托倒吸了一口冷气,“三年级A班?没搞错吧?这……这学校真的嫌死的人太少了!”他把空桶反扣在自己头上,戳了两个洞使自己可以透过孔看到外面——这样做的话可以令他想看的时候就看,不想看或者不忍心看的时候就把桶转一个180°,把眼孔转到后面去——可以确保他看不到自己恩人被揍时的情景。

“你在干嘛?”刚刚在医务室里醒来的克罗蒂娅无语的拿掉了他头上的爆米花桶,“亏你能在铁做的桶上抠出两个眼儿。”“我原来也以为这是铁的,但是它那么轻,然后就发现这只不过是做的比较硬的纸而已,额?克罗,你醒了?”“是啊,后来那个哑巴告诉我你们去参加魔法考试了,而我要被移到下一次。”克罗蒂娅一脸可惜,她在天堂上从来没有参加过这种类型的擂台赛,也不知道自己的魔法水平如何,没有任何的实战经验。

“哑巴?路西菲尔?怪不得刚才找不到他……”普鲁托挠了挠头,“原来他去医务室了。”

“现在他在上面。”克罗蒂娅把空桶重新扣回普鲁托头上,“我先去找一下赫尔卡矿场的人,我要向他们确认几件事情,所以就不呆在这儿了。”“如果是赫尔卡矿场的话……”普鲁托想了想,想起了祁洛考试的时候月光·露娜对弗罗拉所说的话,“他们好像去校长室了。”“知道了!”克罗蒂娅匆匆跑走了,丝毫没有注意到她把爆米花桶给扣反了,原本应该口朝下的……现在普鲁托的头就卡在了这个纸桶里,只能一直抬着头,一点儿也不能动。

“快看,E班果然是E班,他要输了!”

“是啊是啊,E班的低等生哪能跟A班的优等生相比呢?”

“而且还相差了两个年级,那个E班的好像还是残疾人吧?”

“你要输了……”祁洛坐在教学楼顶,“他呢?他不会输给不想输的人吧?”回想起在大天使死去前那一个黑色的身影,那一抹紫色……那人是谁?还是不是自己所认识的零?“那个人”的心血和灵魂碎片?祁洛自己问自己,不过当然不会有人回答他。

“低微的E班,去死吧!”陆仁甲喊道,尽管他知道花花学校最主要的一条校规就是不准在学校里杀人,即使是在迫不得已的情况下,可是他作为一个优等生竟然被一个哑巴耗费那么多时间,这真是令他气急败坏。

【!】

“那还真是可笑,想要杀了我?就凭你?”

陌生的声音,对在场的任何人来说都陌生的声音。

“恶心的虫子,你知不知道,碰我是要付出代价的?”

路西菲尔原本银白色的头发迅速染上了黑色,原来被头发遮住的眼睛变成了黑色,另一只蓝色的眼睛也变幻成了紫色,“你听见了吗?你内心对死亡的恐惧……”变化还在继续,连脚下站着的地方也接连染上了黑色,“死亡的呐喊永远是那么的悦耳,那么的令人着迷……那么……把代价给我吧。”

死亡的天使向自己伸出了手……

“真是一只可笑的虫子,居然在死前还用这种眼神看着我!”

“你是,是谁?你,你不是,刚才那个E……”陆仁甲往后倒退了一步,然后又停住了,他发现他在不知不觉中已经被逼到了擂台的边缘,再退一步他就输了,尊严不允许他输给一个E班的人,甚至还是他自己掉下去的,纵使他的对手在现在看起来那么的不对劲。

○死亡天使●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