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仅仅一半的灵魂○

  电光乍现,光芒散去,不过一瞬。

“居然没事?怎么可能?”伊往后倒退了几步,有些难以置信地看着站在原地一脸漠然的零,这完全超乎想象,一点儿也不寻常。虽说电光圣石是赫尔卡矿场人给他的“灵记”,使用灵记不用消耗自身太多的体力……但他分明为了以防万一已经用了全力,都让能量无限的电光圣石进入另外暂时的休眠状态……受了那么严重的攻击,居然还毫发无损?连动都没有动过一下?

是刚才零之人偶师的速度太快躲过了,还是运气太好没打中?或者是因为他的能力实在是太过强大,连电光圣石都已经对这家伙无效了?伊将自己的灵记收了回来,注意力完全放在零之人偶师身上的他丝毫没有注意到自己身后另一个摇摇欲坠的生命。

“祁洛……”普鲁托从已经变成废墟的咖啡厅里挣扎着爬了出来,在那个角度正正好好可以看到刚才发生的一切过程,普鲁托也是除了零以外真正知道刚才发生的一切的人,“祁洛,刚才那块白色的宝石是什么?”他清清楚楚地看见在电光之力即将击中零之人偶师的那一瞬间——

“就是一块石头,仅此。”祁洛咬了咬牙,普鲁托毕竟不会被牵扯太多进来,告诉他太多也不好……

【不要骗我。】

顷刻,原来浮在空中的零猛然出现在了祁洛面前,全然不顾旁边满脸茫然不知所措的普鲁托。

【那是……谁的灵魂?】

和千奇百怪五颜六色的灵魂结晶接触了那么久,零自然可以一眼看出祁洛丢过来的是一块残缺的灵魂结晶,而且还是白色的。白色灵魂,炫彩紫星上排名第二的属“善”灵魂种,仅次于极致灵魂绿色。在这个大陆上白色的灵魂也不是很容易见得着了,数量稀少的就如同炫彩紫星上的大白菜一样。

炫彩紫星上可没有哪个地方会种植大白菜。

那个灵魂碎片上附有一小片记忆碎片,灵魂飞到零面前的时候零就知道这是谁的……残魂了……

“好吧,零,我认。”祁洛耸了耸肩,抬起手把普鲁托推到一边去,接着摊开双手,做出一副很无辜的样子,“那是我的。”这是第三片,祁洛在心里对自己说,现在还剩下五分之二。

零手上的第一片,弗罗拉手上的第二片,这两件还存在,灵魂能量没有枯竭,只要他们愿意还回来就成……可是祁洛自己也没有想过电光圣石的威力居然如此……可怕,就连自己白色灵魂部分的能量也无法完全抵御住,以至于,那块碎片的灵力枯竭,变成了一块普普通通的石头,掉在地上摔个粉碎……

于是那一部分是没办法复原了。

希望以后别再出这么一个意外吧……

【第二人偶?】

对了对了,祁洛抚了抚额,分离灵魂的同时自己好像一不小心把自己的一小部分记忆也一起带出去了,不知道还能不能收回来……收不回来的话……看看这次晕倒后醒来会忘记谁……

真不理解,在这种时候自己是怎么维持淡定的,是已经麻木了吗?

“祁洛,醒醒,姓祁的,你晕的话待会儿怎么和克罗交代啊?”普鲁托有些着急,抓了抓自己的头发,把那一头蓝发成功地挠成了一鸟窝,“这是怎么回事?”普鲁托扶起晕倒的祁洛,突然想起了什么,“上一次在学校里好像也出现过这种情况,就是魔法等级考试之后!”

【……赫尔卡矿场?你们该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了。】

“哎?”

【空间之力·记忆空间】

空间领域解除了,模糊的一切开始变得清晰了起来,天空竟不知什么时候下起了雨,原本就差不多被赫尔卡大军赶走赶光了的游客变得更少了,也有很多人在陆陆续续地找地方避雨,但是没有人注意到这边的一片狼藉。

伊默默地看着刚才的一切。

零之人偶师不是所谓的杀人魔么?谣言不是说他冷酷无情根本没有心么?

那这又是为什么?他居然会对一个随时随地即可抛弃的小小人偶那么关心?甚至冒着自己再一次使用电光之力偷袭攻击的风险从战场上跑了出来?最后还解除了他最后的一根救命稻草——这个看起来无懈可击的领域?

到底是他太过于自信,还是……

矿场做错了么?

上帝一定是对的?杀人魔一定是邪恶的?

这个自古以来就一直深刻在人们心中的“理念”,是不是早就失去了它存在的意义。天堂,是不是早就已经被那些污秽之气给污染?零之人偶师又是为了什么才犯下这一个个看似“不要命”的错误?

矿场一定是对的吗?他问自己。

那可不一定。心中的那个“他”似笑非笑地回答。

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件事一个人是对的,因为这个世界存在本身就从未正确过。

所以,矿场也不是那么可信……

“他”的声音又消失了,那一片意识之海,再次恢复了沉寂。

●仅仅一半的灵魂○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